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媒体:民进党新主席要走蔡英文老路明年选举就悬了

原标题:民进党新主席要继续走蔡英文的老路,明年选举就悬了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没有改革魄力,也没有权力基础

卓荣泰就任民进党主席

象征意义似乎远大于实际意义

卓荣泰:民进党的“过渡主席”

本刊记者/李静

1月9日,民进党举行第16届党主席宣誓就职仪式。即将过60岁生日的卓荣泰在致辞中说:“就算记不得9·28创党的日子,但绝对不能忘记11·24,这个几乎让我们站不起来,差一点我们就被翻天覆地的日子……虽然民进党的形体尚在,但心理上要有被打掉重建的认知。”

这位“行政院”前秘书长并非政坛显赫人物,此番爆冷当选民进党主席前外界对他并不熟悉。台湾竞争力论坛执行长谢明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对大多数台湾人来说他都是生面孔。”

去年11月24日,民进党在台湾“九合一选举”中遭遇惨败,蔡英文辞去党主席。在中生代接班的基调下,桃园市长郑文灿、新竹市长林智坚、屏东县长潘孟安、连任失败的台中市长林佳龙与参选高雄市长失利的陈其迈等人均成为新主席热门人选。然而,这些人都没有参选意愿,纷纷搬出“正当”理由婉拒,民进党主席选举一度陷入无人登记的尴尬局面。

直到距离登记截止日期仅剩下一天的2018年12月13日夜里,郑文灿在“脸书”发出《中生代谦卑反省、共同承担责任》的声明,文中说:“经过共同的讨论,认为面对眼前的挑战,民进党需要一位坚定无私的专职党主席,能够全心投入党的改造与革新,并且争取台湾社会更大的信任。而我们中生代的大师兄卓荣泰是最适合的人选。”文末,潘孟安、郑文灿、林佳龙、林智坚、黄伟哲、陈其迈、翁章梁七人联合署名,这七人几乎涵盖了民进党的主要派系。

12月14日,卓荣泰在桃园市长郑文灿、新竹市长林智坚、准台南市长黄伟哲、准嘉义县长翁章梁及前“立委”陈其迈5位党内中生代领袖的簇拥下,赴民进党中央党部登记参选。登记完后,6位“中生代”并排站在一起,手拉手握紧举起。

台湾不少媒体评论认为,卓荣泰当选是“挺英派”的胜利,他将为蔡英文的2020年选举“抬轿”。但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佑宗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却表示,“挺英派”胜利的说法过于简单。在他看来,卓荣泰是民进党中生代推选出来的人,这是中生代维护团结的“自救”而不是“救英”,如果蔡英文的民意支持率一直低迷,中生代也可能抛弃她。

“学运世代”

卓荣泰的参选颇有戏剧性,是在登记截止日前一夜中生代的火锅局上商定的。2018年12月13日,郑文灿和陈其迈一起喝咖啡,商议着约“几个年轻一辈见面聊聊”。于是,林智坚、翁章梁、卓荣泰等人应邀而来。

卓荣泰对媒体回忆称,在火锅店橘色涮涮屋,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说到底谁去参选,一定要讨论出结果,毕竟隔天就要登记了。一开始大家的观点是,不管谁当了党主席,都要让卓荣泰来当秘书长;说着说着,大家都说,一个专任的党主席比一个专任的秘书长更重要,那不如干脆让卓荣泰出来参选党主席。

“在那个转折底下,我考虑了相当久,一直到10点半左右,大家都累了,再不决定可能回不了家。”于是,卓荣泰决定承担下来。卓荣泰答应参选时也对在场者说,未来包括立委补选、党的改造都需要大家一起承担,且是无上限的改造,“大家必须有这种体认,我们才能把事情做好”。

后来,卓荣泰在接受《中国时报》采访时还表示,当时愿意接下重任,“最重要是看看他们坚定的表情,是让人无法拒绝的!”

相比卓荣泰,竞选高雄市长落败的陈其迈、桃园市长郑文灿都是此前参选民进党主席呼声比较高也更有知名度的人选,但是他们非但自己没有参选,还一起推出了卓荣泰。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经济研究所教授丁仁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实在是没有人了,别人都不肯接,现在接这个主席是吃力不讨好。”

卓荣泰1984年从中兴大学法律系毕业,此后担任律师。1986年,卓荣泰担任时任台北市议员谢长廷的助理,开始进入政界。由于追随谢长廷的时间较早,因此被称为“谢系大弟子”,被中生代昵称为“大师兄”。次年,他升职为谢长廷东区服务处主任,逐渐成为谢的嫡系人马。谢长廷转战“立委”后,卓荣泰于1989年接棒竞选台北市第6届市议员,并成功当选。

谢明辉回忆,1990年3月台北市中正纪念堂广场(现称“自由广场”)上曾发生集结上千名来自于台湾各地大专院校学生静坐抗议的政治事件,并以“解散国民大会”、推动民主改革为主要要求,那场学运被称为“野百合学运”。民进党现今政治人物的代表中所谓的“中生代”,有不少正是该场学生运动出身的,所以也称为“学运世代”。桃园市长郑文灿、前台中市长林佳龙、嘉义县长翁章梁都是该“学运世代”的核心人物,当然也包括卓荣泰。“学运世代”被吸纳入民进党正逢民进党成立不久,一路以来随着民进党成长,从担任民进党民代助理、或出任党职、或行政官员,最后竞选公职,经历30年左右的政治历练,逐渐成为民进党内的重要力量。

张佑宗说:“当时卓荣泰已经担任台北市的市议员了,不再是学生,更不是那场学运中的学生领袖,但他应该是有去声援学运,而且跟这些学弟之间有一些私人的情谊,因此卓荣泰也被归入了‘学运世代’。”

1994年卓荣泰获得市议员连任,之后一路追随谢长廷转战“立委”、民进党秘书长、“行政院”发言人及秘书长等职。

2008年民进党败选,卓荣泰从此消失在政坛,近10年没有再出现在公众视野。据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在“消失的十年”里,卓荣泰投身公益事业,担任双连视障关怀基金会、安宁照顾基金会的董事,鲜少接触政坛事务。直到2017年3月15日才复出担任民进党副秘书长,同年9月赖清德“组阁”后,邀请他担任台“行政院”秘书长。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任“行政院”发言人时就曾因颈椎骨刺发作痛到无法回头,离开政坛是为了调养身体,现在颈椎病还偶尔发作,但比最严重时舒缓不少。

“在政界只有朋友,没有敌人”

阔别政坛10年,重返政坛不过才一年多就担任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感慨地说:“人生的变化再大也不过如此。”

郑文灿在社交媒体脸书的文中写道,卓荣泰有完整政治历练,从地方到“中央”,每一岗位他都使命必达。特别是他的个性谦和无私,能在各种不同意见中,协调折冲,整合出最大共识与力量,这是他足以扛起党主席重责大任的特质。在随后接受访问时郑文灿说:“他在政界只有朋友,没有敌人。”

张佑宗对卓荣泰的印象也是如此,“他这个人几乎在民进党各个派系都有朋友,几乎没有人讲过他负面的话。”

2007年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的初选时,谢长廷与苏贞昌互出恶言、撕破脸皮。随后,时任“总统府代理秘书长”的卓荣泰代表谢系去和苏系的林锡耀沟通斡旋,成功说服苏贞昌在次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同意担任谢长廷副手,让互有心结的二人搭档竞选。

台湾媒体在提到卓荣泰时,基本都会选用两个字:圆融。在言辞普遍比较激烈的民进党人中,卓荣泰的言辞行为一向较为温和严谨,每次出现在媒体镜头前几乎都是面带微笑,比较激动的“出格”言论只有一两次。

卓荣泰在选举投票前接受电台专访时还提及,倘若当选党主席,对于老长官阿扁所受屈辱,“未来一定会叫‘那个人’加倍奉还”,暗指要报复马英九,舆论一片哗然。谢明辉说,2004年陈水扁连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后,卓荣泰如同搭上“政治特快车”从民意代表一跃入府身居高位。

卓荣泰发表清算马英九的言论,表面上是对于陈水扁当年的提携之恩的回报。但时间点选在此次民进党党主席选举投票前一天,更明显是向扁系与独派等反英派的喊话和拉拢。此次民进党党魁之争,除卓荣泰外,另有对手游盈隆。游盈隆为陈水扁支持对象,卓荣泰的此次发言显然是经过计算,说给独派听的。

派系斗争一直是民进党的传统。有台湾媒体评论称,常常选战还没开打,就只顾内部争利分肥,把对手和选民晾在一边。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原高雄市长陈菊2017年在出版的书中,揭露了民进党内派系内斗的各种细节。一些党政人士对台湾《镜周刊》分析说,在去年“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大败,各派系都严重受挫,可能会连带掀起一波派系斗争、重整、结盟的风潮。下一任党主席需要处理复杂的党内协调事务,平衡各派,必须是各派系都能接受的人选。

圆融成为卓荣泰当选党主席的优势,但他也因此面临“和稀泥”“老好人”的质疑,并且也被批评没有政治明星的气质。

在谢明辉看来,卓荣泰的出线就是党内派系妥协的结果,是为处理民进党的家务事,各界普遍对他评价并不高,期待也低。

丁仁方则认为,卓荣泰的主席身份虽然是各派系支持的,但是他明显不是大佬型领袖,更不是实权派,没有多少影响力。各派系推他出来不是让他来给民进党重新拍板定调的,而是继续发挥他善于协调的优势。

也就是一年的主席生涯

据统计,卓荣泰当选民进党主席时的得票率虽达到72.6%,但这次补选整体投票率只有16.9%,创下2000年之后党主席补选投票率新低。尤其是民进党党员数量第一和第三的高雄市、台南市,投票率更是只有10.86%和7.89%。投票期间,台湾多地出现投票所冷清的情况,有民众在投票所遇到蔡办秘书长陈菊时还询问她“怎么这么冷”。陈菊则直言,民进党正逢史上最大的挫败。谢明辉分析说,这说明卓荣泰任党主席的含金量极少,并不见得获大多数党员赞成与信任。

2018年12月28日,卓荣泰请辞“行政院”秘书长一职后,在脸书上发文称:“我将从最难的岗位离开,转向最拼的前线作战,我要跟我们的同志站在一起,从事最深沉的改革,重新找回支持者的热情,赢回人民的信任。”在被贴上“保皇党”的标签时,卓荣泰坚决否定,他在受访时表示,关于2020,民进党党章明确规定,现任者并没有优先权。

这让外界不禁对他产生一丝期待。国民党发言人欧阳龙说,期待未来两党可以良性竞争,并希望卓荣泰可以慎重思考如何打破两岸僵局,带领民进党正视两岸问题,并找到两岸往来的默契。

但在接下来的行动上,卓荣泰并未表现出任何改革的迹象。在党主席补选第二场电视政见发表会上,卓荣泰要求全党都应该与蔡英文否定“九二共识”的立场保持一致,称“当前排的杀球手跳起来要杀球的时候,后排的人不要指指点点”。

“九合一选举”中,主流民意已经用选票说明了对民进党错误的政策的强烈反对,就连被视为绿营票仓的高雄市,街头都出现了“民进党不倒,经济不会好”“民进党不倒,农民不会好”的横幅。中评社发表评论说:“民进党惨败主因在经济衰败,特别是两岸关系冻僵,也就是国民党高雄市长当选人韩国瑜所说的‘货出不去,人进不来’。蔡当局上任后陆客团几乎拦腰斩,导致观光产业链垮台,业者哀鸿遍野。”

1月10日台湾《中华民意研究协会》发布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对于蔡英文执政二年多期间处理两岸关系高达64%不满意,有63%民众认为提振台湾经济的发展最重要。

虽然卓荣泰嘴上说要“大破大立”,但对民进党困局的核心——两岸关系却没有任何反省。丁仁方认为,卓荣泰本来就是一个过渡型人物,“在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之后,如果选得不好他承担选举结果负责下台,这么算也就是一年的主席生涯”。至于具体的改革,他没有这种魄力,也没有权力基础。卓荣泰就任民进党主席,象征意义似乎远大于实际意义。

这似乎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那些更有声望、手中更握有实权的中生代不愿接下党主席这个“烫手山芋”。张佑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赖清德、林佳龙、陈其迈这些知名度更高的中生代,都有更上一层楼的政治抱负,瞄准2020或2024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因此对目前这个党主席的位置有所顾虑。“但是卓荣泰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强烈企图心,看起来他一点这方面的意愿都没有,他似乎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这样,在幕后做一些辅助性的协调性的工作,从来没有想过要站在台前。”

此前,蔡英文所属意的党主席人选为陈其迈,但陈其迈不但不愿“接棒”,还参与了郑文灿主动推举并不在蔡英文规划之内的卓荣泰的运作。张佑宗认为,从“中生代”的这些“小动作”可以看出来,如果说卓荣泰是一枚棋子,也是中生代推出来保护自己利益的,未必会遵照蔡英文的意愿,因为党主席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提名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人选,如果蔡英文的声势持续低迷,中生代有可能会抛弃蔡英文,通过党主席推自己的人出来。

谢明辉认为,卓荣泰只会是傀儡性的过渡党主席。“如无意外,蔡英文应可代表民进党角逐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但是绝对不会当选。台湾将再次出现政党轮替,届时卓荣泰将为败选辞去党主席,民进党正式进入分崩离析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