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王金平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105330677

王金平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2月12日电   中国国民党的四颗“太阳”,既有共同点,但差异度更大。不过,在有关“总统”大选的时程方面,吴敦义和王金平这一对“难兄难弟”,却既是异中有同,也是同中有异,相映成趣。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吴敦义对于国民党启动党内“总统”初选的日程,是使用拖延战术,尽量往后推延。这既是要“睇定先”,等待最佳时机才“出手”,也是为了创造条件积累更多的人气。因而从原先表达的五月间确定人选,往后推延到五六月启动,七月确定人选,比国民党自己以往的惯例及民进党预订的时程,都迟了两个月。此时距离“中选会”发布“总统”大选的领表登记及连署作业的时程,已经不远了,违背“先讲先赢”、抢占舆论高地的规律,犯了选择兵家大忌。 

而王金平则是对自己何时正式宣布参选“总统”的时间点,一再推延。既然自己有意参选“总统”,已经到了“司马懿之心,路人皆知”的地步,就应该是越早正式宣布自己参选“总统”,对自己越是有利;如果拖拖拉拉,扭扭捏捏,就将会使得人们极不耐烦,对他失去兴趣,即使是支持者也各奔东西了。但作为政坛老手的王金平,却甘愿冒犯这个大讳,先是一再说“大约元宵后”,这本来就与“人约黄昏后”相对应,比“夕阳无限好”还要昏沉,昨日又说是三月初,比元宵还要迟了半个月,如果是将时间“量化”的话,可能已经是“黑夜”了。 

王金平为何明明是要参选“总统”,却又拖拖拉拉,一拖再拖?可能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是什么?内涵极为丰富。既有可能是等待“马粉迷”的谅解,也有可能是成功地寻觅道最适当最能为其“加分”的副手。当然,还会有其他的考量。 

前者,以出书《桥——走近王金平》,并亲自带着新书登门拜访马英九,还把马英九回赠的手写春联张贴在办公室,就是为了彰显两人在“马王政争”之后的首度“破冰”,以争取为数不少的“马粉”的谅解和支持。不过,这还并不足够,因为这些“小动作”看在广大“马粉”的眼中,只不过是表面文章的公关行为而已,如要真正与马英九和解,还应从马英九的“痛点”着手。实际上,马英九最近到处“趴趴走”,并不是为了再次参选“总统”,而是要为自己的系列官司争取民众的同情。而在马英九的系列官司中,有一些个案是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紧揪不放的,而王金平与柯建铭的个人关系“friend过打band”,经常在一起“乔”法案(他的新书《桥》,就含有“乔”——协调之意),而“马王政争”更因为是王金平为柯建铭所惹上的官司进行关说而起,但柯建铭却倒打一耙,反告马英九“泄露司法机密”,甚至连马英九出境到香港演讲也要横加阻止。王金平倘是真的有心与马英九和解,就应凭藉着自己与柯建铭的密切关系,再次“关说”,恳求柯建铭放马英九“一马”。相信这才能显示自己的憣然大悟,并是真心与马英九和解,这才能获得广大“马粉”的谅解及支持,为自己在国民党“总统”党内初选的激烈竞争中“加分”。 

后者,他最理想的“副手”人选是韩国瑜。因而近日就大谈自己发动及组织“三山造势”的功劳,似乎是要韩国瑜回报偿还。这个“偿还”,不是希望韩国瑜对高雄市长选举的形式回报,以其“韩流”来拱抬自己的选情那么简单,而是要求他亲自以“副总统”身份参与自己的选战,更有力地催夯自己的选情。不过,韩国瑜必须兑现对高雄市民作出的诺言,全面落实“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的竞选纲领,不会轻易作出背叛高雄市民的情事。即使是倘到“中选会”正式接受有条件的政党提名“总统”参选人的作业,国民党的选情危急,全党都强烈要求提名韩国瑜,并也获得高雄市民的谅解,而必须“背弃诺言”时,韩国瑜选的是“总统”,而不会是王金平的副手。因此,才有王金平前日“韩国瑜不会做副手”之说。看来,他是碰了个软钉子,但又希望能获得适当的补偿。 

文章说,王金平的这种焦急心态,昨日在接受《POP抢先爆》专访时所,籍着揭露秘辛而充分地发泄了出来。其所揭之秘,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朱立伦曾表示要提名他参选二零一六年“总统”大选,当时在“换柱”前朱立伦曾五、六次去看他,邀请他出来选“总统”。当时朱立伦说,国民党中央依据民调和各方面反应,认为找王金平担任提名人最适合,因而要征召他,后来他也同意了。不过王金平建议朱立伦,最好再召开临时“全代会”,完成“换柱”及提名程序。但最后“推荐的新郎不是我”,而是朱立伦自己亲自挂帅。 

二,陈水扁曾三度邀请王金平“组阁”。陈水扁第一、二次邀请他“组阁”的时候,他有跟时任党主席的马英九报告,但马英九不予同意,因此就没有成案。至于马英九为什么不同意,他不知道。陈水扁第三次再邀他“组阁”,是二零零七年邀请“行政院”前院长张俊雄“重作冯妇”前,那次双方只有幕僚出面谈,谈了几次,还是觉得不宜,他就没有去。 

三,马英九曾先后于二零零七年、二零一一年两度透过时任国民党秘书长的詹春柏、时任“总统府”秘书长的廖了以,邀请他出任副手。二零零七年那次他表达希望留在“立法院”,二零一一年那次,他没有直接答覆,希望慢慢考量,直到当年四月,现任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就浮出台面,九月党正式提名他续留“立法院”。 

王金平的“爆料”,对朱立伦是极大伤害,如果王金平的说法属实,朱立伦得罪的人就不仅止是吴敦义和洪秀柱,还包含王金平。而讲求江湖诚信的韩国瑜,恐怕也会站在王金平一边,让朱立伦腹背受敌。因此,朱立伦连忙出来“辩诬”,直指因为是王金平的夫人不同意,才改变了礼请王金平的主意,并由自己亲自出马。 

其实,王金平是“说一些,不说一些”,没有把最关键的部份内容说出来。那就是在洪秀柱“抛砖引玉”之前,爱惜羽毛的朱立伦怯战,由王金平代表国民党出战“总统”大选,但王金平由于与马英九有罅,不愿透过初选出线,因而朱立伦就与王金平商定,在参选的第一阶段时不作登记,然后在第二阶段就以无人登记为由,征召王金平参选。谁知不明就理的洪秀柱,眼看无人报名,情急之下就去登记,希望能产生“抛砖引玉”之效。此时王金平的夫人是没有反对他参选“总统”的,后来的反对可能是心中有气。

也就是说,王金平如果不是为了自抬“征召”的“身价”,在第一阶段就报名,就没有洪秀柱的“抛砖引玉”,更没有后来的粗暴“换柱”,这是王金平最不智的地方。尽管说,按照当时的时势,王金平出来选,不一定能赢,但是却可获得党内外的同情,挽回他在“马王政争”和“太阳花学运”中的人心。但由于他的矫情,继“马王政争”之后,再次导致国民党分裂,因而王金平须负较大的责任。 

当然,王金平的“爆料”,也暴露了自己也是“换柱”的共犯,因而除了“马粉”、“深蓝粉”以外,还将会成为“柱粉”抵制的标靶,甚至连“韩粉”也不会谅解,因而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此,一向谨言慎行的王金平,今次一反常态乱“爆料”,可能是折射了他的心真的急了。。 

值得注意的是,王金平还扯到“行政院长”,因此有人说,王金平是“向天要价”,“落地还钱”,失去参选“总统”的资格,能够当个“行政院长”也是好的。实际上,王金平已经七十八岁,过了这村没有下一店,既然做了十七年的“立法院长”,就希望能最后一博,博取更高的地位,“行政院长”排名在“立法院长”之前,而且行政权力更大,能捞个“行政院长”当当也是好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