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民进党动摇两岸关系的基本逻辑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3月5日电(作者 金九泛)九合一选举中大败于国民党使得民进党在2020连任的信心大受打击。在2月19日告知CNN确定参选的蔡英文以及可能参选的赖清德成为民进党目前最有力的候选人。而联合报12月27日的民调显示,除吴敦义以外,柯文哲、朱立伦、王金平、马英九或是张善政若参选都会构成民进党连任“总统”宝座的挑战,特别是最近有参选迹象且网络人气火爆的柯文哲。在内政不利、经济无起色的条件下,除了复制2004陈水扁的”两颗子弹”这种可以说充满阴谋论色彩的事件,民进党最有力的牌之不外乎两张:炒作对岸威胁及拉取以美国为首的国际支持。 

来自对岸的“威胁” 

1月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称“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提倡一国两制与九二共识的同时多次强调“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其“促统”的基调要比“反台独”更为浓厚。即便习近平主席将“外部势力干涉和极少数‘台独’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动”作为动用武力的条件,然而,绿营人士以及媒体还是抓住了“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这段话做了文章,添加了浓厚的“武统”意味以及营造了危机气氛。 

以往倾向于维持现状,在“九二共识”上一直模糊的蔡英文以 “我们始终未接受‘九二共识”首次公开表态不接受“九二共识”,并以“四个必须”、 “三道防护网”强硬的进行了回应。同时在CNN的采访中称 “中国展现出一种意志,就是它不惜以武力来扩充它的影响力的这种意志”,而表示“我们自己会承受第一波的攻击之后,全世界其他的国家可以共同站出来对中国做一个很强烈的表示跟压力”。“行政院长”苏贞昌则称“战海上、战海滩、战街道、战山上,我们绝不投降” 这段丘吉尔抗纳粹时所说的话正符合台湾现况,将海峡两岸的状况比作正式开战的两国。 

武力冲突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于两岸之间。然而考虑到大陆不放弃武统作为最后手段是一直以来的常态、经济与社会发展视仍是主要目标、中美间的武力对比仍存在鸿沟等因素,炒作武统威胁既不符合两岸现状也过于夸张。蔡英文及其幕僚在这时机的强硬更容易从九合一选举后民进党对于民意低落的危机感及提升2020年大选前的支持率的考虑来解释。台湾民意基金会1月21日公布的民调也确实显示蔡英文该月的支持率从24.3%上升到34.5%,这一升幅主要来自于蔡英文的强硬表态获得了部分独派以及希望维持现状的民众的支持。 

透过炒作两岸议题而取得的这一效果似乎提供了蔡英文等人一张在国民党支持率低迷时打起来有风险,现在打起来却理所当然的选举牌:若无法在民生及经济议题上取得优势,则不如将选举的焦点转向两岸关系,透过炒作大陆威胁来提升支持率。考虑到国民党支持九二共识以及称“两岸一家亲”的柯文哲在统独议题上一贯的模糊性,最有利于民进党的方式就是制造武力逼统的恐惧来巩固独派以及拉拢希望维持现状的群众。如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王业立所认为,一方面蔡英文的“维持现状”论述已过时,保持模糊且封闭立场则可能会连任不利。确实,考虑到蔡英文在“维持现状”的期间台湾经济发展停滞、“外交”受挫,炒作大陆威胁有助于合理化两岸经贸关系倒退以及外交失利。 

被孤立下的美国撑腰 

另一方面,2014年后台湾陷入“断交风波”,并被拒于国际民航组织大会(ICAO)及世界卫生大会(WHA)之外,使得民进党在外交上不断的失分。然而华盛顿在中美关系摩擦的大背景下却提升了对台湾的支持。特朗普签署通过《与台湾交往法》以及附加众多惠台条款的《2018年国防授权法》、《2018年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白宫也对于坚持一中政策的航空公司更名事件以及以萨尔瓦多为代表的台湾断交事件做出了严厉的批评。而在美国国会议员(Cory Gardner), 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 汤姆·卡顿(Tom Cotton), 约翰·康宁(John Cornyn), and 特德·克鲁兹(Ted Cruz) 甚至联署要求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 邀请蔡英文到美国国会发表讲话,对中美关系的基石提出挑战。 

美国在民进党“外交”不利的时候伸出了橄榄枝,使得蔡当局能够宣扬台湾民众最在乎的“国际支持度”,对于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就能被说成是一种“外交成果”的台湾来说,蔡英文似乎已经为台湾找到了“最坚定的盟友”。如同笔者在《蔡英文“灯塔外交”战略解读》一文中所指出,蔡英文当局正积极的透过呼应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来拉拢美国与其它国家的支持作为“外交手段”。其主要逻辑就是台湾是民主的,大陆是非民主的,因此要国际社会理应捍卫台湾不要被统一。在1月5日时呼吁国际社会,协助捍卫台湾的民主和生活方式,称“台湾拥有非常好的民主!从安全、从产业、从民主的发展来讲,台湾对世界是非常有意义的。面对中国威胁的不只是台湾,而是全世界,我们希望周边以及理念相同的国家,一起来支持台湾。颇有组建反中的 “价值观同盟”的意味。而美国也确切地以一系列行动显示对台湾的重视与支持。如2010年8月4日时,美国副总统拜登( JoeBiden)以“美国始终认为,对所有中国人而言,台湾的民主拥抱显示了一个更佳的途径”这一发言凸显了台湾对于美国来说的重要政治利益,同时美国国会对台越来越积极的支持台湾,表明台湾的这一“价值观外交”策略显然符合美国的胃口。不论双方在外交话语下有多少的现实主义考量,美国的西方自由民主主义价值观决定了美国从政治正确性上无法不支持台湾。而从选举考虑来看,民进党也没有理由不继续进行下去这一外交策略。 

如从一来,蔡英文无论如何都能够宣称任期内在美台关系上取得进展。同时,与美国拉近关系使得民进党在炒作大陆威胁时能够给予忧虑武统的群众定心丸,使其能无顾虑的炒作大陆的武力威胁。 

民进党不负责任的选举策略 

蔡英文的强硬以及突出价值观的“外交”方向固然使得美国国会中的一票反华派找到了重要筹码,以至于出现邀请蔡英文到美国国会发表讲话这么不顾后果的做法。然而如台湾问题专家,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2月8日发文所称,蔡英文进行国会将“空洞化”美国对于与台属于非官方关系的承诺,从而动摇中美关系的基石。另一方面,这样的做法可能给与民进党更多的安全感去刺激大陆,逼得目前为止对蔡英文及幕僚的挑衅言论做冷处理的陆方开始强硬应对,而使得两岸关系保持在美国可控范围内的难度加大。蔡英文本人要理解到,长时间上无法维持稳定的台海对于美国来说是有弊无利的。 

蔡英文在1月5日对国际媒体的讲话中提到,台湾无法接受一国两制的原因就是“中国民主体制的欠缺与不足,还有人权纪录的不佳,还有第三点,他们从未放弃武力犯台”,而“这三点都是造成台湾人民对中国有高度疑虑的理由。” 然而讽刺的是,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台湾民意基金会民调基金会、陆委会的民调都显示在蔡英文的任期中民间对两岸统一的支持率上升。最直观的解释就是体制差异并未根本性的影响台湾人民在统独议题上的趋向,或是说台湾人民并未如想象中的排斥大陆体制。这一现象有待于蔡英文直视及解释。而随着2020年柯文哲参选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例如开始启用名为KP2020的社交账号),中间选民可能被分票的比例越来越大。蔡英文若在政治立场上过于激进,罔顾大多数中性化以及反独立的意识越来越强的选民趋势,那么赢得选举的机会将越来越渺茫。 

最重要的是,倡导和平的蔡英文从国际观察者所认为的“维持现状”以及提倡合作的表面立场偏离,不仅未积极的维持两岸间的和平稳定,还创造了对立的局面。一直宣称想与大陆直接对话的蔡英文在没有建立对话前就以公开言论与行动去妨碍这一可能性。习近平主席的讲话从通篇来看有提倡与鼓励多个从两岸增进交流与合作的道路。称,“两岸要应通尽通,提升经贸合作畅通、基础设施联通、能源资源互通、行业标准共通”,并称“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又提及“和平统一后,台湾同胞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将得到充分尊重,台湾同胞的私人财产、宗教信仰、合法权益将得到充分保障”。即便蔡当局不想统一,以备战言论去回应大陆在一贯的统一立场中试图进行合作理解的表态只会让台湾人民更反对独立以及让大陆对于武统的考量增加。如北京联合大学教授朱松岭所称, “如果中国通过西方民主方式票决解决台湾问题,几乎99%的人会要求立即武力统一”,而 ”习近平主席的这一讲话正是中国政府通过理性谈话对种种民意的回应。这是有利于引导大陆民意通过民族智慧和平理性解决问题的极大善意和诚意,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如台湾大学教授张亚中所说:蔡英文如果过分激进的话,会迫使大陆内部强烈力量抬头,所以她在有关涉及军事意涵问题上,还是稍为谨慎一点。 

不论是解放军一贯强硬的态度或是其它蔡英文指摘的挑衅性行为,都不能合理化蔡英文在官方和平论调下刺激两岸关系实际行为。和平不是透过炒作,以及塑造“有骨气、霸气”等个人形象来维持的,最终还是要回到稳定的安全与发展的真实利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