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陈淞山:三足鼎立让民进党抗中主轴更有效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3月18日电/赖清德今天突然登记投入民进党2020大选党内初选,绿营出身的政治评论员陈淞山今日在“美丽岛电子报”发表评论表示,政治局势处于劣势的民进党,天下大乱就是蔡英文或赖清德的机会,国民党高雄市长韩国瑜或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会不会参选“总统”这个局只要越慢确定,蔡英文或赖清德的胜选机会就会越高,而且只要是“三足鼎立”的局,韩柯这两个对手都与“中国因素”脱不了关系,民进党的“抗中”选战主轴与策略就会更加有效。 

他强调,不信任或不满意蔡英文及民进党的执政,并不意味着台湾多数民众就会接受或支持所谓国民党的“九二共识”或者是中共当局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柯文哲的访美、韩国瑜的访中登陆及访美结果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新情势变化?这正直接反应了美、中更新一波的政治角力,诡谲多变的台湾政局与“总统”大选新变数将进入更难预料到的新局面了。 

以下为陈淞山评论全文: 

被炒作成“总统”大选前哨战的316“立委”补选结果出炉,民进党在惊涛骇浪中保住了台南、新北二席“立委”席次,这两区的投票率都达到四成以上,远远超过国民党赢得的彰化“立委”席次的36.59%以及无党籍陈玉珍在金门获胜的21.21%,为什么会有这样投票率的差距?是媒体太过聚焦这两区选情所产生的蓝绿对决动员结果或者是其他潜藏的因素所造成?还很难遽下定论。然而,这场被韩国瑜市长称作是“赢的不能算赢,输的不能算输”的“立委”补选结果,对民进党而言只是“一息尚存”的政治止血。  

是以,“韩流旋风”继续发酵但稍做停歇,“柯文哲效应”继续下滑但搅动变局的政治能量依然如影随形,而蔡英文的“三角督”连任布局政治操作又往前进了一大步,殊料,此时竟然令人相当意外地杀出赖清德登记参加“总统”初选的突袭,会不会因此造成民进党内部的大乱或因此选出最强的候选人?会不会牵动着柯文哲或韩国瑜的参选与否可能变化,的确就是诡谲多变可以形容了。  

国民党该大赢而未赢,最大的原因就是赢得去年九合一地方大选后的“你争我夺”“总统”人选内斗不止,全党上下只仰赖着“韩流”余威的过度操作就想政党轮替安享晚年,这在当今瞬息万变的民意潮流来看,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扶不起阿斗”!所谓的“经济民生牌”的政治效用,摆明的就是完全倾中的“卖主权救经济”交易游戏,又有谁愿意把台湾交给这样的政党来执政呢?  

民进党的危机忧患意识救了这一次的补选“立委”结果,从各方民调结果显示,原本在2月下旬郭国文都还落后谢龙介近7到8%差距的情形,却在最后一周的努力冲刺,终于挽回颓势而逆转胜,保住了这个政治版图几乎是最绿的“立委”席次,其中,最大的辅选功臣就是赖清德的连续19天陪郭国文扫街拜票相挺到底,以及陈水扁前“总统”投票前夕操作弃保的临门一脚!  

这样的补选结果反应出一个政治道理,虽然民心已经思变,绿营基本盘严重流失,“三中一青”的绿营铁票部队不再,但是“教训民进党”并不等于就是放心让国民党重新执政,“教训蔡英文”也未必就是等同于台湾民众想要看到“拿主权换经济”的全面倾中结果,不信任或不满意蔡英文及民进党的执政,并不意味着台湾多数民众就会接受或支持所谓国民党的“九二共识”或者是中共当局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  

因此,吹捧“韩流”过头的中天电视台,造成韩国瑜过度曝光的政治消耗,甚至让“韩流”与“中国因素”汇流成风,是相当容易引发一般民众的反感及“恐中”民意的反扑,再加上过度渲染操作的“造神运动”,也只会让原本相当接地气的韩国瑜愈来愈自以为是,飘飘然的误认为自己就是“救世主”,容易犯大错而不自知,最后“韩流神话”也就来的快,去的也快!  

民进党目前已开始进行“总统”提名初选登记,原本可能只有蔡英文1人角逐的局面,因为赖清德突然参加登记而变的复杂化,已经表态竞选连任的蔡英文最后会不会有新的变化?尤其是根据外界各种民调结果不论是对比式或互比式都是赖清德胜过蔡英文的情况下,谁会被劝退或参加初选到底都很难说?会不会最后造成民进党内部分裂或因此产生最强的候选人来团结士气对抗大敌,应该值得观察进一步的发展。  

政治局势处于劣势的民进党,天下大乱就是蔡英文或赖清德的机会,韩国瑜或柯文哲会不会参选“总统”?这个局只要越慢确定,蔡英文或赖清德的胜选机会就会越高,而且只要是“三足鼎立”的局,且其他两个对手都与“中国因素”脱不了关系,民进党的“抗中”选战主轴与策略就会更加有效,316的“立委”补选结果其实真正反应的就是这样的政治现象。这其实不是韩流稍退或者是柯P支持度继续下滑所造成,而是更隐约可以观察到的是其背后潜藏的“中国因素”问题,“教训民进党”就只是“教训”而已,是爸爸妈妈教训自己的孩子要变的更好,要改进反省孩子的缺点,但并不是想把孩子赶出去,要孩子去认别人做爸爸!  

所以,国民党应该反思,民进党真的最害怕韩国瑜出线选“总统”吗?还是最在乎朱立伦或王金平代表国民党的参选?柯文哲也该想想,蔡英文或赖清德真的担心柯文哲参选来搅局吗?柯文哲的组党或不组党来参选“总统”,到底是对谁有利?尤其是蓝绿都会归队的“总统”大选,想要靠不组党来操作弃保效应,可能吗?2000年宋楚瑜的三角督弃保结果真的容易复制吗?当然,更加该好好思考的是中共当局,过多程度的介入台湾的“总统”大选,无论是选择党派、人选还是选战过程的因应操作,真的对两岸关系发展的融合大局会有益吗?  

总之,这场无关“总统”大选的316“立委”补选接果,不是“总统”大选前哨战,也没有真正的赢家!可是,其所隐含的政治意涵或许有各种仁智互见的政治解读,但其所正牵动影响的可能政治效应,包括赖清德勇于承担的表态参加民进党的“总统”初选,或者牵动着韩国瑜与柯文哲会不会参选“总统”或变成只有一人出马角逐的情况?而中国因素会不会是其背后最关键的变局关键?还有,柯文哲的访美、韩国瑜的访中登陆及访美结果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新情势变化?这正直接反应了美、中更新一波的政治角力,诡谲多变的台湾政局与“总统”大选新变数将进入更难预料到的新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