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韩国瑜来趟大陆做生意,绿营的“卖身论”都出来了

这几日,高雄市长韩国瑜到访港澳、深圳,截至25日已卖了40多亿元新台币农产品,可谓收获满满。

而在台湾岛内,绿营政客却正对他群起而攻之:“卖台”“卖身”“出卖主权”“自我港澳化”“营造‘一国两制’氛围”……大帽子满天飞。

一位市长替老百姓卖货,难道不是善尽职责,怎么就成了“卖台”?台湾政治最近有点魔怔,原因无他,某“反中”政党焦虑症大爆发所致。

苍蝇

3月22日,韩国瑜首站来到香港,开启为期7天的港澳深厦四城“经济之旅”。两天时间里,高雄与港澳签下了价值34亿元新台币的农渔产品合同。25日在深圳,又签下9.2亿元新台币订单。

在港澳期间,韩国瑜获高规格接待,分别拜会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澳门特首崔世安、澳门中联办主任傅自应。25日下午,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在深圳会见了韩国瑜。

马英九、郝龙斌、朱立伦担任台北、新北市长时,都曾到访香港。韩国瑜是第四位参访香港的台湾县市长,与中联办主任会面,则是首例。

正愁鸡蛋里挑不出骨头的绿营政客,顿时如见了血的苍蝇般一拥而上。

在南太平洋所谓“友邦”访问的蔡英文23日称,中联办是中国大陆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重要机构,安排韩国瑜去这个机构拜访,“很难排除是在制造‘一国两制’的氛围。”

台陆委会则称,虽然韩国瑜没有触犯法律,但这是“极其敏感的政治行为”,要求高雄市政府回台后对外公开说明会面情形。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说,韩国瑜这是“要肚子,不要主权”。

已报名参选2020“大选”民进党党内初选的赖清德在脸书发文,“提醒”韩国瑜“可以只卖农产品,不卖身”。

25日,人在海外的蔡英文再度隔空喊话,要韩国瑜抓住这个机会帮她传个小纸条给大陆:“请告诉对方,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请中国停止打压台湾的国际参与空间。”

……

棋筋

见中联办主任就是营造“一国两制”氛围?就是“卖身”“卖台”“卖主权”?这是什么奇怪逻辑,绿营照例“不解释”。“红帽子”嘛,从来不解释!

为什么一个高雄市长访问港澳能引发这么大动静,为什么民进党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民进党吃不到葡萄必须说葡萄酸,眼热心急。

蔡英文上台后,两岸官方联系渠道中断,民进党籍的县市长无法访问大陆。韩国瑜先是携“九二共识”攻下绿营重镇高雄,又带着高雄的农渔产品连访港澳深厦,还没算上厦门,就卖了40多亿元新台币的产品,成绩这么亮眼,对比这么强烈,民进党怎能不羡慕嫉妒恨?

按照国民党“立委”的解读,韩国瑜现象就是“一个市长狂胜执政党、府院党”。台当局“农委会”带着全台县市去东京营销,只拿下23亿元新台币订单,韩国瑜1个人在香港就拿下26亿元新台币。

韩国瑜的成功,正凸显出民进党的无能,更凸显民进党两岸政策的荒诞。为了遮掩自己的无能和没面子,民进党必须打韩。

民进党必须打韩的另一个原因,是2020“大选”已开始暖场,而韩国瑜是民进党的头号假想敌,也是国民党最重要的资产。

去年“九合一”选举,韩国瑜在高雄创造奇迹,带动了国民党整体选情。之后,岛内民间劝进韩国瑜参选2020的声音不断。赖清德宣布参选时点名韩国瑜,声称要跟他来场“君子之争”。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最近表示,要征召韩国瑜参加党内初选。

民进党必须打韩国瑜,因为他是蓝绿气势消涨的“棋筋”所在。在民进党看来,不管韩国瑜是否参选2020,只要灭掉他的威风,国民党就颓了。

但是,韩国瑜在“九合一”时之所以迅速走红,正和民进党集全党之力围攻他有关。而现在的情况也有类似之处——不得不打,越打越红。

民进党正陷入集体焦虑。执政破绽百出,“柔性台独”难以为继。赖清德参选2020,挑战现任当局领导人,创下前所岛内政治未有的先例,种下分裂隐忧。蔡英文民调落后,“独”派逼宫,想借出访“友邦”赚人气,却内有赖清德突袭,外有韩国瑜抢镜。

“九合一”后,民进党的两岸路线已彻底走回“逢中必反”。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的选战,“统独”将成为主战场。民进党打韩国瑜,是希望能隔山打牛打倒“九二共识”,而手段只剩“抹红”一招。

大路

韩国瑜是“非典型国民党”。面对“抹红”,他的回答是“不必要的杂音,非常无聊”,“我要出卖高雄吗?如何出卖?”,“歪七扭八的说法,不值一提”,“他猪八戒卖不了人参果,我孙悟空开始在卖,有什么好扯后腿的?”

此处涉及台湾政治生态下最常见的一个问题:面对无理责难、道德审判、莫须有的罪名时,该怎么办?

过去,国民党的主要人物在跟民进党争斗时,往往拿着“温良恭俭让”“理直而气缓”的温吞态度,给人以“秀才碰到兵”的既视感,一批就转向,未语矮三分,结果如何,大家都也看到了。

民进党的“红帽子”毫无道理可言,完全是双重标准。国民党执政那几年,当时的台南市长赖清德、高雄市长陈菊、云林县长苏治芬、嘉义市长张花冠,都曾访问过大陆并帮所在城市作推销,这是不是“卖台”?怎么韩国瑜去大陆,就成了“卖身”?

当年谢长廷想访问厦门,曾说出厦门和高雄是“两个城市一个国家”,现在当了“助日代表”,俨然成了日本代言人,“反中”言论层出不穷。当年赖清德批大陆游客来台是“木马屠城”,后来又说“欢迎中国大陆的观光客来台旅游”。民进党挡掉两岸服贸协议,上台后却承认“服贸协议当然是要的”。

各种前后矛盾,该信哪句?

对民进党这种蛮横无理的欲加之罪,如果还去认真解释,只能自取其辱。如果竟因害怕顾虑而自缚手脚,那就成了必有可恨之处的可怜人了。

有岛内网友说的好,“韩国瑜如果连这种绿营抹红伎俩都无法过关,就不叫非典型国民党!开大门走大路,绿营要抹红还怕找不到借口?”

可以想见,绿营的“抹红”攻势不会断,只会越来越盛。如何坦然面对“抹红”,如何使自己免疫“抹红”,是韩国瑜现在和将来必须面对的考验。

对绿营的指责,韩国瑜回应说:“勇敢、大大方方走出去之后,如同本地的朋友跟我们一样敞开胸怀,多结交朋友,一个朋友就是一条路,至于歪七扭八的看法,我想非常不值得一提,而且没有意义。”

勇敢、大大方方,仁义加智勇,才是对付无理取闹的正确方法。走自己的路,让焦虑症患者去焦虑吧!

来源:侠客岛 文/黑白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