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渔村”市长韩国瑜在深圳的两天两夜

01

高雄的前世今生

李鸿章步出春帆楼一路寡言再无反顾,起身迎送的伊藤博文难掩得意神色 —— 1895年4月17日马关城下之约,台湾走了,日本人来了。

东瀛汽轮缓缓驶入港湾,丘陵掩护水深不淤是为天然良港。小小渔村发迹于明朝,当地人称为“打狗港”,日本人以为不雅,遂引谐音“Taka-o”以京都右京的高雄山命名之,高雄就此得名并沿用至今已过百年。

当年的“打狗”天然良港,被殖民者一眼相中。本文图片 “直播港澳台”当年的“打狗”天然良港,被殖民者一眼相中。本文图片 “直播港澳台”

当年,日本殖民者将台湾视为向东南亚扩张的跳板,让高雄就此成为重要港口与工业重镇,但当地人也因此成为二战时美军轰炸的炮灰。半个多世纪的时光,家园可以重建,殖民统治的后遗症却总是阴魂不散。

1979年12月10日,“美丽岛事件”在高雄爆发,当年恐怕谁也想不到,被提审的众人中,有一个叫做陈菊的,后来成为了高雄人口中著名的“花妈”——民进党占据高雄二十载,2017年,很多人都以为能不能当上下一任高雄市长,要看是不是“花妈”的人。一个来自台北的“光头佬”让事情起了变化。

这一年9月,这个男人正式成为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他叫韩国瑜。

02

这个光头抄了民进党的老家

2018年8月,韩国瑜以“炮灰”的身份登记参选高雄市长,在竞选资金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妻女齐上阵,以“卤肉饭与矿泉水”杀出了一片天。韩国瑜玩转网络直播尤擅辩论,能将生硬的政治话语翻译成民众喜闻乐见的“庶民话语”,草根出身也让他与传统国民党精英政客有所区隔,这位“非典型国民党”甚至在竞选时毫不讳言“九二共识”。初入选战时,台湾民调机构得出悲观结论:蓝营在高雄胜算不足四成。2018年5月24日,趋势民调显示,民进党籍候选人陈其迈选情指数为66%,国民党籍候选人韩国瑜为34%。同年11月24日胜选时,韩国瑜得票率为53.87%、陈其迈为44.8%。“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的竞选口号响彻全台湾。

台湾民调机构记录了韩国瑜在高雄的逆袭之路台湾民调机构记录了韩国瑜在高雄的逆袭之路

民进党苦心经营二十余年的大本营,丢了。2018年12月25日,韩国瑜在爱河畔就任第3届高雄市长,并接受媒体采访。韩国瑜当时表示:想去深圳看看。2019年3月5日,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对记者表态:欢迎韩市长过来。20天后,韩国瑜与刘结一在深圳西丽握手。

3月25日下午,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主任刘结一在深圳麒麟山庄会见到访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一行。  3月25日下午,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主任刘结一在深圳麒麟山庄会见到访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一行。

03

在深圳的两天两夜

2019年3月24日午后,搭载韩国瑜一行的双体客轮越过伶仃洋驶入蛇口港,“渔村”高雄市长来到另一座“渔村”深圳。让韩国瑜对深圳心生好奇的绝不仅仅是两座城市同为“渔村”的缘分,在深圳之行的首站前海,韩国瑜告诉我的同事陈佩瑶:高雄与深圳一样,都是移民城市,充满着爱与包容。在创新力与活力等诸多领域都高度相似。

多位朋友劝韩国瑜“一定要亲自去深圳看看”,其中一位便是在大陆经营多年的台商郭台铭。韩国瑜在胜选后不久便拨通了“学长”郭台铭的电话,邀请这位小学校友前往高雄投资。在接受我的同事何嘉琪专访时,郭台铭直言:“我跟韩国瑜讲,我讲一万遍都不如你自己去看一遍。我们在高雄投资的时候,我也跟他讲,你看深圳的年轻人都有拼劲,都有创新。”

韩国瑜的深圳行程安排里,腾讯、大族激光、盐田港赫然在列。“腾笼换鸟”的阵痛深圳懂,高雄也正在面临这道坎,深圳在产业升级上的实践能让韩国瑜有所借鉴。

参观海吉星国际农产品市场是韩国瑜最得心应手的一站,这是他的“老本行”。在“北农公司”的经历让他对农贸产业十分了解。海吉星将园区内的2个摊位租赁给高雄市,韩国瑜不禁感叹“一摊难求”。要知道,深圳海吉星是广东农产品批发市场中的领头羊,它不仅覆盖了深圳两千万的人口,还辐射到了700万人的香港。在签约仪式上,韩国瑜“卖菜郎”上身,卖力地推介来自高雄的瓜果。

“货出去,人进来”不仅仅是韩国瑜此行的唯一目的。作为高雄市长,韩国瑜仍然想在城市治理方面有所收获,从他的随访成员名单就能窥见一斑:高雄市副市长、海洋局、农业局、观光局、卫生局、交通局、新闻局、研考会等城市部门主管赫然在列。在深圳市城市运行管理中心与南山区行政服务大厅,韩国瑜一行对大数据城市管理与便民市政服务有了更直观的认识,深圳在这些领域的实践走在全国前列。

在深圳的最后一场记者会上,韩国瑜宣布了高雄与深圳将举办双城论坛的消息,旁边有人说了一句“高深?就是‘高深莫测’的那个高深啊”,马上有人接上“高深?就是情比山高,爱比海深咯”。“高”“深”两地,来来往往,“圳”好“雄”起……

04

2020年会是一道坎

启程前,他曾在台湾对媒体表示:大陆此行只谈经济不谈政治。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台湾岛内一直时刻关注他在大陆的一举一动。客观地说,韩国瑜将政治与经济强行分开避而不谈更像是一种话术,此刻他的听众仅限于台岛内一部分针锋相对的政敌,毕竟这些人一度妄图阻拦韩国瑜以及更多像他这样的蓝营县市长拥抱大陆。中国有句古话:听其言,观其行。韩国瑜在香港澳门除了与特首会晤,还先后拜访两位中联办主任,在深圳更是与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会晤,大大方方绝不遮掩。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瑜每结束一站行程便举行一次记者会,诚恳回答提问,与媒体记者广结善缘。

在本文推送的时候,韩国瑜即将坐上开往厦门的高铁列车,去往他这趟大陆之行的最后一站。回顾此行,搭机跨海峡、乘车走大桥、坐船进蛇口、高铁赴厦门,这样的行程安排看似不着痕迹,实则意味深长。这一趟他亲眼看到了大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硕果累累、看到了粤港澳大湾区的蓄势待发、看到了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当他的列车以200多公里的时速向厦门疾驰进发的时候,他会路过广东潮汕地区。前不久,潮州的一位老板与高雄市农渔协会签署了一份1年采购2亿元人民币相关产品的合约。做生意与做人是相通的,勤劳刻苦的潮州人更是深谙这个道理,他们更愿意与好朋友保持长期的生意往来。韩国瑜毫无疑问在大陆开了一个好头,但被他夸赞为“有钱又善良”的大陆朋友们肯定也会用放大镜继续审视他的一言一行。

另一个正在发生的事实是,韩国瑜尚未回到台湾却仍然在民调数据中遥遥领先,“劝进”的声音不绝于耳。聒噪热闹的台湾政论节目里,名嘴们巴拉巴拉着2020年选战的一切可能性。此时此刻的韩国瑜应该难免心中惴惴:2019年才开了个头,为何已经有人急不可耐地替他操心2020年了?正如韩国瑜自己解读:“所谓韩流,实际上是一种民心、更是一种民怨。”希望韩国瑜能够一如既往地保持这样的清醒,这份民心不只是2300万台湾人民,也包含10多亿大陆人民的心声。

笔者忽然想起江湖里一句流传甚广的话: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看个人的努力,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我想,对一个人、一座城、一湾海峡、一个国家,大抵如此吧。

来源:直播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