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绿营单纯却是凶险 蓝军复杂但趋明朗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4月7日电 今年蓝绿两党的“总统”提名人之争,斗得不亦乐乎。 

澳门新华澳报6日发表富权的文章说, 表面上看,民进党较为单纯,就是赖清德跳出来要与蔡英文争锋,但现在公开发声的,都是基本上支持蔡英文;虽然“独派”和“新潮流系”部分“流员”支持赖清德,但却因为赖清德此举缺乏“正当性”,而无法公开表态支持赖清德。因此,民进党只要“搅掂”赖清德,就可渡过这个难关。不过,似乎赖清德已经不顾一切地跳将出来,而且是以“突袭”无预警式领表登记,就已经注定他不会轻易被说服。而且,民进党本来的布局就是“蔡赖配”,并被认为是梦幻组合,但赖清德却予接受,而且坚持要“选正的”,这就预知他不可能会被“搓圆仔汤”接受“蔡赖配”,否则就根本无需这样地折腾。而从“英派”等势力意图启动“霸王条款”等的小动作看,党内多数政治势力都已经将赖清德视为“内敌”,他现在的处境是“做了过河卒子,只得拼命向前”,只有透过党内初选程序扳低蔡英文,才能掌握主动权,否则将会粉身碎骨。因此,民进党的前景,颇为凶险,有可能会分崩离析。

相对于民进党,国民党的表面情况则较为混乱复杂。先是有“四个太阳”之争,后是党内基层及“立委”拟参选人热捧韩国瑜,但韩国瑜在权衡利弊之后,却反而力挺郭台铭,真是“七国咁乱”。 

在“四颗太阳”中,曾经“疑似”要回锅参选的马英九,不参选的基本趋向已经明朗。其实,这段时间他那么高调,又是成立基金会,又是到处趴趴走,并非是为了参选,而是意图以高出镜率的舆论声势,对他所涉的几宗官司产生某种程度的影响。实际上,在马英九所涉的官司中,确是没有个人对价关系,亦即并非个人贪贿,但倘是对照制度,却确实是存在着一定的瑕疵,甚至是犯罪,他当时作为国民党主席,必须负起责任,这是连马英九自己也心中有数的。因此,马英九的频频亮相造势,其实是为自己的官司“打掩护战”,而不是要再次“出山”参选“总统”。其实,最近就连他自己也承认,他在八年“总统”任内,缺乏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因而有许多失误,错失了当时的较佳机会。既然如此,他不会争取“回锅”,再次发生更大的失误。 

文章续道,曾经有心“坐轿”的吴敦义,逐渐看清形势及自己的实力不足,因而已经转軚,改为诚心“抬轿”。如果强要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糟蹋难得的翻身机会,就将会是历史罪人,遗臭万年;而做一个“造王者”,发掘最强棒出选夺回政权,就将是历史英雄,留下英名。因此,他现在极力思虑的,是要推出韩国瑜参选,并顺道贩卖阻挡朱立伦的“私货”。他的企划可能是出任“行政院长”或“立法院长”。前者是回锅,事实也证明他极为胜任;后者他也曾担任过“立委”,对“立法院”的实务也颇为熟悉。但先决条件是,必须当选“立委”,因而估计他会充分利用党主席的有利条件,将自己安排为“不分区立委”参选人。不过,他要“卡朱挡王”的手法并不光明正大,三天两头抛出“初选创意”,从征召领表、征召初选到特聘初选,甚至让组发会公开呼吁党籍“立委”、“立委”拟参选人及十五位党籍县市长,对征召韩国瑜表态。这让朱立伦和王金平颇为不满。 

本来,朱立伦在二零一六年之前,确实是国民党的“明日之星”。但却被“太阳花学运”后的惨败“九合一”选举吓破了胆,在“总统”党内初选中怯战、避战,还要搞什么“防砖”、“换柱”,不但是葬送了国民党是前景,也蹂躏了自己的形象。其实,当时他倘不是爱惜羽毛,而是勇敢地迎战,即使是败选,也是虽败犹荣,因为“太阳花学运”的“余威”仍在,人们可以谅解他。但他先是为了避免羽毛折损而怯战,后是回到原点不得不披挂上阵,却因经历了“防砖”、“换柱”,而且副手选战失误,反而输得更惨,也得不到同情和谅解。因此,此次他坚持要参选,虽然是在韩国瑜之外民调最高的。但人们的感觉,却是缺乏正当性。因此,在党内外呼唤韩国瑜的洪流势不可挡之下,朱立伦似是有所“觉悟”,表态倘是征召韩国瑜,他不反对,但必须符合程序。或许,他是在“韩流”面前,不得不直面现实,将“价码”降低,换取获得出任“行政院长”等更适合他的位置。 

王金平是国民党内评价最分歧的人。如果他不是为了讨好绿营,及出于讨厌马英九的原因,而没有抓紧审查“两岸服贸协议”,就不会导致爆发“太阳花学运”,而这正是国民党走向衰败的转折点。也正因为他与民进党的关系过于密切,才导致出现“司法关说”的嫌疑,并被马英九草莽地拿来说事,而爆发“马王政争”,更是催发国民党分裂。因此,王金平要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更是缺乏正当性。但他却自我感觉良好,以协助韩国瑜组织“三山造势”,将“韩流”从“空军”转型为“陆军”,及自己拥有协调地方派系势力的能力为政治资本,认为自己才是国民党最有实力的。但既然如此,为何在四年前不敢回到高雄大树郷的家乡参选“区域立委”,却硬要朱立伦为他一个人再次修改国民党公职提名的规例,让国民党再次提名他为“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并排在第一位?事实却证明,这样的安排,不但无法使他兑现“顾好责任区”的诺言,国民党照样是输掉“立委”选举,而且也因为如此,使他再任“立法院长”梦碎,只能做一名“阳春立委”,从而暴露了其软肋。

从王金平的态度看,他表面上是坚持要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的意志十分坚强,连“副总统”也不愿选,其实是要吊高价码进行政治交易。他所争取到名位可能有两个,其一是“立法院长”,这是他最熟悉的岗位,驾轻就熟。但却不愿参选“区域立委”,而是希望再次循“不分区立委”途径参选。从现在情势看,国民党“立委”有可能过半,“立法院长”就是在手中。平情而论,他做“立法院长”好过“总统”,因为他缺乏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难以承担“总统”的重任。其二是“行政院长”,因而他才会透露陈水扁曾数度谘询他出任“行政院长”意见的秘辛。 

文章指出,现在的焦点是韩国瑜是否愿意参选“总统”。韩国瑜之所以在一片“挺韩”的呼声中仍然没有轻易表态,最主要的障碍是出于他刚上任高雄市长不久,尚未能实现选前开的支票承诺,而且也担心高雄市重新落入民进党的手中。另外,也有在在党内初选时,将会对不起王金平,在正式参选时,更是不能与柯文哲撕破脸的个人原因。最新的困扰,就是也对他有恩典郭台铭,可能也将会参选“总统”。一句“老鼠偷拖鞋,大的在后头”,就暴露了他的这种心理。 

但郭台铭前日的一句“我不是老鼠,而是老虎”,却暗示他将不会参选,而是支持他心目中的“老虎”韩国瑜。实际上,现在的情势与四年前不同,当时国民党兵败如山倒,而且桌面上没有大棒可以帮助国民党翻身,而刚好美国是也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当选总统,因而人们将将他作为特朗普在台湾地区的“化身”。但现在整个形势已发生重大变化,尽管民众仍然不信任国民党,但“讨厌民进党”的氛围仍在。因此,当时非要郭台铭出来不可的因素,已经淡出。而且恰巧的是,好像是“度身定做”,针对人们并非支持国民党的心态,而偏就出了个“非典型”国民党的韩国瑜。 

郭台铭其不可能参选,是他的事业,他在中国大陆,在各地,甚至在美国,都有事业,倘出任“总统”后就无法到处“趴趴走”去亲自参与管理。尽管已经走上轨道,但个人因素仍在。既然已有韩国瑜,就不需要他出面拯救国民党以至是整个台湾地区了。因此,现在国民党只要能够为韩国瑜扫除参选的心理障碍,并为他创造参选的正当性,就将完全明朗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