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韩国瑜:郭台铭若参战2020震撼人心

105401069

高雄市长韩国瑜等一行人,美西时间15日下午拜访史丹福大学的胡佛档案馆,阅览近代珍贵史料收藏。(照片:胡佛档案馆提供)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高雄4月16日电(记者 高易伸)对于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可能参与2020大选,中国国民党高雄市长韩国瑜美西时间15日接受媒体联访时表示,郭是跨国性的国际企业家,赤手空拳打出一片江山,跟美国、中国大陆、世界各国的关系都非常好,如果他有心参选,一定是非常震撼人心。 

在美国访问的韩国瑜美西时间15日在圣荷西下榻的饭店受访时表示,郭是跨国性的国际型企业家,而且自己赤手双拳打出一片江山,跟美国、中国大陆还有世界各国的关系都非常好,过去是以企业界领域为主体,如果他有心来参选,我相信他会是一个有全球能见度的巨型企业家。如果说郭台铭董事长要参选的话,一定是人心非常震撼。 

对于是否会跟郭董合作?韩国瑜表示,“我现在先把高雄市长做好”。 

对于民调高于蔡英文及前“行政院长”赖清德,韩国瑜表示,民调参考就好了,现在就是把工作做好,今天最重要的是去美国有名的斯坦福大学报告台湾民主政治的发展,晚上还要与三千名侨胞见面,希望他们有空能够多来高雄走一走,也多给高雄投资的机会,今天最主要先把这个工作做好,其他的民调都做参考。 

对于今天斯坦福大学的演讲。韩国瑜说,主要是介绍台湾民主政治。2018年选举之后的一些走向以及选举的过程,我自己亲身体验的第一手的感觉,与斯坦福大学师生分享。 

对于韩国瑜是否要被征召选2020? 

韩国瑜回答,今天先把我们在旧金山该做的事情、角色扮演好,明天还要去拜访一个非常重要的电动车厂,将来空气污染,电动车一定要扮演很重大的角色。昨天我在离开洛杉矶之前,又拜访了一位洛杉矶的议员,他长期在推动气候变迁,非常关切洛杉矶的空气。大家可以看到洛杉矶的空气号称全美最差的,可是跟高雄比起来还是比高雄好,他们在这种状态之下都在一直不停净化他们的空气,重视他们的气候变迁,所以明天我们还要参观电动车,希望未来高雄市的空气能够变得更好,这两天我们就先把这些工作做好,一切等到回到台湾再说。 

副市长叶匡时要去见Oakland市市长吗,您不去吗?会不会觉得层级不太一样?韩国瑜强调,他本来就预计要做这样的一个拜访,后续可能有类似两个城市之间的签订及合作。现在先由叶匡时副市长先去,但不公布,因为公布出来万一没有兑现,我们又像自己打脸,感觉不好,所以由叶先去。 

对于前“立法院长”王金平酸韩国瑜“黄袍加身”还不够?韩问,王金平院长本身讲的吗?韩说,这幕僚放话其实都不必要的。到目前为止,我讲过2020根本就不在我的规划之内,所以太多的酸言酸语是没有必要的。 

对于中天新闻台被NCC罚款,台湾各电视台的新闻采访自由应受保障? 

韩国瑜表示,民进党长期在野的时候,最痛恨的事情之一,就是所谓的媒体不自由,现在民进党好不容易小媳妇熬成婆,成执政党,他怎么面对新闻自由,我相信不是光全台湾,全世界都在看,执政的民进党所做的一切是未来要接受检验的。如果因为一党之利一党之私,凡是对自己不友好的评论,你都认为是假新闻,采取一些行政手段,你不是永远的执政党耶,民进党有可能成为万年执政党,絶对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这些标准都是一致的。 

第二,所有这些承办官员都是“国家公务员”,絶对不要,真的不要,为这些不正当的政策来做背书或者来执行,我再次呼吁所有军公教好朋友们,你们都是“国家”保障你们,用法律保障你们一辈子的,有一些完完全全违法的政策,要执行的时候还是要靠这些公务员,希望你们能本着良知跟专业,因为将来都要接受检验的,我提出这个呼吁是非常严肃的。 

针对义大世界开发案遭禁止开发,义联集团向高市府提出高达新台币258亿元“国赔案”官司? 

韩国瑜说,高雄市最怕三输,任何重大的投资案最后企业家要输,高雄市政府也输,高雄市民也输,有没有可能一些重大投资案发生到冲突跟争执的时候有没有一些缓解之路,让高雄市政府也赢,高雄市民也赢,企业家也赢。这个商人从卖茶叶蛋,到发射飞弹,到人造卫星统统都是要赚钱的,这个大家都懂,杀头生意有人做,赔钱生意没有人做,企业家投资一定想赚钱。只是我们身为政府,在审查案子的时候,只要不违法,我们予与企业家大力的帮助,整个高雄市繁荣起来以后,市民朋友一定可以享受到经济繁荣的好处,所以市政府要赢,高雄市民要赢,企业家也要赢。 

如果一个重大投资案造成人民惨败,市政府惨败,只有企业家赢,那绝对不可以的,我再三跟我们官僚体系公务人员讲,所有的政策一定要让多方面都能够赢,台北市的大巨蛋,事实上的发展是三输,市政府输,台北市民也输,事实上企业家也输,那这样子的一个投资不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我无意批判台北市长柯文哲,因为他毕竟刚当市长的时候做的决策。我在高雄,我绝对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回去之后,我们将思考有没有其他路可以走,在合法的范围之内,大家都能得到他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