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马英九致词谈台湾竞争力 轰蔡英文(全文)

1

马英九致词。(中评社 倪鸿祥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4月30日电(记者 倪鸿祥)马英九今天上午在“突破困境,迎接挑战”重振台湾竞争力会议开幕时连番炮轰蔡英文,无视去年589万人支持“以核养绿”公投,带头反核践踏多数民意,这种态度叫“谦卑”、“进步价值”吗?蔡呼吁大陆台商将厂迁回台湾却无视缺电问题;蔡提“新南向”政策,对大陆市场泼冷水,结果3年来对大陆出口的依存度,反而比他执政时增加1.2个百分点,达到41.2%。他执政8年被骂“亲中卖台”全台第一多,现在蔡算不算“亲中卖台”呢? 

马英九也批评,赖清德说他是一个务实的“台独”工作者,但以发展经济为优先,很明显,主张“台独”与发展经济是自相矛盾的。 

马英九上午出席在张荣发基金会举行的“突破困境,迎接挑战”重振台湾竞争力会议,邀请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专题演讲,为台湾经济把脉,马英九发表开幕致词。各家媒体到场采访,会场座位共13排约325个座位,媒体就占了4排,估计约180人到场聆听。 

马英九致词全文如下: 

“突破困境,迎接挑战”   

欢迎各位出席马英九基金会成立八个月以来第三场政策研讨会。去年十一月我们举办了“习会三周年两岸关系何去何从研讨会”,希望为两岸当前僵局谋求解方;今年三月我们召开“2019年民间能源会议”,就国家的能源政策提出建言;今天举行的“重振台湾经济竞争力会议”,我们要针对过去三年经济困境,试图补救,寻找振衰起弊、拨乱反正的策略。 

壹、经济不景气 国民不生育  

首先,我想从最近一个受关注的消息谈起。“世界人口评论”(World Population Review)网站今年四月初预估2019年的各国生育率排名,“我国”在全球近200个国家中是最后一名,平均每位妇女仅生产1.218个婴儿。虽然这只是预估,但三年来台湾生育率低迷,少子女化问题日趋严重,确实令人忧心。如果人口持续减少,势必伤害台湾经济。 

年轻人为什么不生育?他们的答案绝大多数是担心经济不好,怕生了孩子养不起。年轻人对台湾的经济没有信心,我执政8年,新生儿逆势增加1万5千人,但去年新生儿人数只有18.1万人,比我任内少3万多人,创下20年来非虎年的最低纪录。可是蔡英文却告诉我们,台湾经济是20年来最好的。但不论从客观数据或主观感受来看,都不是事实。显然只是蔡英文自我感觉良好,而人民感觉却不好。 

贰、经济成长处后段班 竞争力下滑 

台湾经济状况到底如何?让我们先从客观的数据来检视。台湾是一个小而开放的经济体,备受国际经济变动的影响,2017年受惠于全球经济十年来最强劲复苏的带动,台湾的经济成长率达到2.84%,优于前一年,但仍然低于全球平均成长率3.7%(IMF统计),还是处于世界各国的后段班。2018年经济成长率下滑到2.63%,也还在世界后段班。以“主计总处”估计今年出口成长率只有0.2%来计算,国外部门对于经济成长率的贡献可能为0,市场甚至预测今年的经济成长率恐怕达不到2%。 

回头看2008年至2016年我执政的八年间,因为受金融海啸、欧债危机、与全球出口萎缩等三大经济冲击的影响,台湾平均经济成长率为2.83%,但当时的世界平均成长率只有2.3%(世界银行统计),台湾仍处于世界各国的前段班。 

金融海啸后发生后一年半,2010年台湾的经济成长高达10.6%,是24年来第一次,全球第4名,也是四小龙第2名,仅次于新加坡;欧债危机后,2014年经济成长率为4%,是亚洲四小龙第1名。因为两岸2010年签署《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大陆进口关税降低,包括工具机、石化产品、乃至于中小企业生产的电锅、单车、与内衣等,台湾产品大量进入大陆。台湾对大陆的贸易顺差平均每年为733亿美元,八年合计5900亿美元。同时,两岸直航后,来台陆客从30万人次增加到2015年的418万人次,境外访客总计1043万人次,创造新台币4300亿的观光外汇收入,货出得去,人进得来,是我执政前2.8倍,都是历史新高。 

经济发展另一项重要指标是国家竞争力。根据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发布的2018年世界竞争力报告,“我国”的国家竞争力从2017年的第14名,掉到2018年的第17名,降了3名。李登辉“总统”时代(1996-1999),台湾竞争力排名平均为16.25名,陈水扁“总统”时代(2000-2007)平均是16名,我执政8年(2008-2015)的平均排名则提升为全球11.5名;蔡英文执政3年多,排名平均为15名,又回到陈水扁“总统”时代水准,尤其去年的排名下滑到第17名,是自金融海啸以来最差的排名。 

在“中华民国”表现最好的2011年,国家竞争力全球排名第6,如果按2千万人口以上国家计算,则是全球第2,仅次于美国。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当时的“行政院长”,也就是今天坐在台下的吴敦义兄,他领导的“内阁”表现优异,贡献卓著。 

参、消费能力锐减 陷入低端经济危机 

也许光谈数字,大家不一定有感觉,我们再从现象面来看。当蔡英文夸口说台湾经济正处于20年来表现最佳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却是国民消费能力降低,台湾社会经历了抢购卫生纸、抢办499电信资费方案、满街夹娃娃机的“低端经济”现象,尤其许多知名老店一家一家的收摊,改由夹娃娃店进驻,现在甚至连夹娃娃店也开始泡沫化而纷纷退场,市面萧条,景气动能下滑,加上近三年来两岸关系恶化,陆客来台大减近半,观光产业大受影响。另外,“一例一休”、年金改革,更令人忧心内需经济将持续探底,平民百姓感受尤深。 

肆、错误能源政策 阻碍经济发展 

经济发展是国家生存的根本,能源则是经济发展的命脉,尤其台湾缺乏自有能源,98%靠进口。我们谈经济问题,就不能忽略能源政策。我要特别指出,影响现今台湾经济发展不佳的关键之一就是错误的能源政策。全国工业总会在2018年“对政府政策建言白皮书”中大声疾呼,应尽速排除水、电、土地、劳工及人才等“五缺”障碍,其中在缺电部分就强调,政府持续推动2025非核家园政策,要达成50%天然气、30%燃煤及20%绿能的发电配比,但各种发电来源独缺核能,“会折损电力系统可负担性与低碳性”,提高缺电风险,不利国家竞争力与发展低碳经济,严重还会影响企业投资。今年三月十日本基金会举举办“民间能源会议”中,多数专家支持“核一、核二、核三延役,核四重启”与大力发展绿能的共识,以实现“以核养绿”公投目标,保证工商界要求的“不缺电”。 

三天前(4月27日)反核人士在台北举行一场废核游行,蔡英文及民进党人士参加,人数与去年三月的反核游行相近,比2013年的12万人,减少九成以上,再一次证明去年11月全国589万人(占6成)支持“以核养绿”公投的民意,并未改变,但蔡英文居然公然带头践踏多数民意,这种态度叫“谦卑”吗?叫“进步价值”吗?这个政府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民主政府吗?。 

蔡英文日前呼吁大陆台商把生产基地迁回台湾,以避免受到美中贸易战的波及,但无论海外或大陆台商、国内外商与本土工商团体,最担心的就是缺电,他们都建议政府保留核电,蔡政府却不予理会。美国脸书(Facebook)公司本来要在彰化设立它的亚洲数据中心(data center),但去年决定改设在新加坡,一般认为这个决定与台湾前年“八一五”大停电显示的电力供应不稳定有关。因为数据中心跟半导体制造业一样,必须24小时运转,停电一分钟都不允许。 

伍、洽签自贸协定 加入区域经济整合 

各位,扭转台湾经济颓势已刻不容缓,今天召开这场会议当然不是只有批评,我们指出问题,同时也要提出有效改进策略,以协助解决问题。今天的会议中我们将探讨如何“建构国际经济发展新策略”、“解决低薪与人才培育问题”以及“建构台湾产业发展新蓝图”等三个主要议题。在此,个人先提出一些浅见,供大家讨论,集思广益。 

台湾面积小人口多,必须采取开放政策,才能参国际竞争。我上任前,“我国”仅与中美洲5个国家签署4项自由贸易协定(FTA),但因贸易量仅占“我国”整体贸易量的0.15%,“我国”货品中受FTA覆盖的比率不到1% ,效益有限。我2008年上任后积极推动与主要贸易伙伴洽签自由贸易相关协定,在2010年与中国大陆签署《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后,发挥了“敲门砖”的效果,2011年“我国”又与日本签署《台日投资协议》,2013年与纽西兰签署《台纽经济合作协定》(ANZTEC)、2014年与新加坡签署《台星经济伙伴协定》(ASTEP),使得出口货品的FTA覆盖率从不到1%提升到前所未有的近10%,不过仍远低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必须急起直追,全力争取与各主要贸易伙伴洽签自由贸易协定,进而消除各项关税与非关税障碍。 

2016年民进党政府上任以来,与我“友邦”巴拉圭及史瓦帝尼签署了2个经济合作协定(ECA),这远远不够,因为贸易量太少。我任内曾与智利及澳洲洽签FTA,之后受两岸关系恶化影响而搁置,我们要继续努力。更重要的,应尽快让2013年签订、已送“立法院”六年的《两岸服贸协议》生效,并完成《两岸货贸协议》谈判,让更多产业及企业受惠。面对世界各国合纵连横的经贸结盟趋势,我们也应更积极参与区域经济整合机制,为“我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创造良好条件,让企业在外国市场能公平竞争。特别是,日本核灾区食品及美国猪肉问题,成为“我国”加入CPTPP及与美方洽谈FTA的障碍,这三年两岸关系恶化,也使加入RCEP更为困难。政府必须拿出对策,想办法尽快谈判。 

陆、创设自贸区 协助产业转型升级 

另外,5年前我任内提出设置“自由经济示范区”,做为经济自由化、国际化的试办区域,希望透过法规松绑、市场开放,协助国内产业转型升级,但民进党却自陷于“反中”情结,为反对而反对,在“立法院”强力杯葛,使得这项“以台湾为主,对人民有利”的计划无法通过。各位,我们不能再眼睁睁坐视台湾优势流失,在全球区域经济整合的浪潮中被边缘化,应推动设置“自由贸易经济特区”(简称“自贸区”),将台湾建设为一个与国际接轨的“自由经济岛”,以吸引外资、增加生产、扩大出口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现在包括高雄市韩国瑜市长在内的15位县市长都连署要求设立“自贸区”,请民进党政府不要再反对或回避设立这个对台湾经济大大有利的政策。 

柒、政府丑化两岸经贸 意识形态拖累经济 

蔡英文说“拚经济方向要对”,她的方向真是对的吗?我们看到民进党政府不断以炒短线的方式哄抬“新南向”政策,对大陆市场泼冷水,结果三年来不但未能降低对大陆出口的依存度,反而比我执政时增加1.2个百分点,达到41.2%。投入大量心力的“新南向”政策,成效更不如预期,反而增加不少来台非法打工与卖春的人口。事实上,在朝向全球化过程中,两岸经贸关系也是台湾在全球布局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不可能将中国大陆排除在外,我们的经济固然不应完全依赖大陆,但也不能因此忽视大陆市场的重要,更不该以意识形态偏见将两岸贸易“妖魔化”,动不动就把“亲中卖台”的帽子扣在两岸贸易上。我执政8年,被骂“亲中卖台”的次数是全国第一多。现在,在蔡英文领导下,台湾对大陆出口依存度比我执政时还增加,蔡英文算不算“亲中卖台”呢?恶化的两岸关系,对台湾经济不利,更会成为我们融入国际经贸体系的阻碍。赖清德说,他是一个务实的“台独”工作者,但以发展经济为优先。很明显,主张“台独”与发展经济是自相矛盾的。 

捌、解决低薪问题 建构产业发展新蓝图 

我们要拚经济,且经济成长的果实应为全体“国人”所共享。台湾的物价相对低,薪资成长缓慢,我任内即努力改善年轻人最关切的低薪问题,例如完成《公司法》及《中小企业发展条例》的修正,希望企业能与劳工分享获利。这方面我们仍有很大努力的空间,除了调整租税政策,提高企业加薪诱因外,包括促进投资以创造就业机会,落实产学合作提高人才素质以提升薪资等,都是我们今天会进一步讨论的主题。 

当然,要根本解决低薪问题,必需加大经济成长力度,把饼做大,我们要更积极擘画产业转型,鼓励产业投入创新研发,透过“创新加值”推动产业转型与升级,让经济发展模式由“效率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并透过推动现代化农业政策,建立前瞻性产业政策,以及打造国际化、科技化服务业,建构台湾产业发展新蓝图。

玖、结语:台湾不可自甘落后,必须拨乱反正  

各位先进,前“副总统”连战在1995年“行政院长”任内提出的“亚太营运中心”构想,原是跨世纪的一步好棋,却因为李登辉“总统”对大陆采取“戒急用忍”政策而停摆,也将台湾从原本亚洲最具活力的经济体,带向发展停滞的困局。《服贸协议》签署的2013年,大陆正进行“十二五计划”,服务业是推动重点,那时台湾服务业比大陆强,若能趁势去对岸发展,将可提升台湾服务业的竞争力,但在太阳花学运及及民进党的盲目阻挠下,机会一去不复返。当这些伤害台湾经济的罪人还在快意庆功时,2014年8月5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社论就有“台湾自甘落后”(Taiwan leaves itself behind)的感叹。连外国人都看出我们的错误与困境,我们还能不觉醒吗?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开放带来兴旺,闭锁造成萎缩,我们不能再让错误的政策导致经济空转,人民受苦,更不能让我的下一代成为无法翻身的“失落世代”。重振台湾的竞争力,从这场会议开始,让我们一起来努力拨乱反正,突破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