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大华网:继续纵容扁保外就医无异践踏法律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5月6日电/大华网络报6日发表台湾资深媒体人汪诞平的文章说,保外就医四年多的陈水扁,最近又成为媒体焦点,尽管他屡踩红线,蔡英文既不敢特赦,民进党政府也不敢依法处置,不只任凭他到处“趴趴走”,还继续展延他的保外就医。如此纵容姑息,对法律无异是公然的践踏。  

陈水扁因贪污案有罪定谳入监后,就千方百计想要保外就医,据他的医疗小组召集人柯文哲爆料,陈水扁“一开始是装的,后来就变成真的病了”,可见陈水扁早就有此打算。二0一五年一月,国民党政府在九合一选举重挫下,虽不得不批准陈水扁保外就医,但当时台中监狱仍依“保外医治受刑人管理条例”规定,限制陈水扁不能参与选举活动、不能参与政治活动、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不可参与显然与疾病无关活动。  

文章说,陈水扁出狱后,虽然阳奉阴违,在国民党执政时期至少还不敢公然造次,二0一六年五月初,陈水扁北上出席凯达格兰基金会活动,中监提出“不上台、不公开讲话、不接受媒体采访”的三不原则,当时陈水扁就采取“到场不进场”方式,在会场旁新娘房和支持者见面,显示他多少还有顾忌。可是民进党上台之后,他就毫无忌惮,四处横行,视法律为无物。  

去年年初,陈水扁替他的儿子陈致中议员助选站台;年底九合一选举期间,陈水扁又接受日本产经新闻访问、参与独派喜乐岛联盟活动、不但以录像形式在各种政治场合发表言论,每天还在脸书上以“勇哥”角色发表政治观点,并且与民进党议员候选人一字排开照相。这些作法都明显违反受刑人保外就医的规定,连民进党政府也不敢否认。  

可是,对于陈水扁的公然挑衅,民进党政府却一再通融让步。陈水扁替陈致中初选站台,中监虽宣称违反规定,扬言“未来将不会核准类似活动,再犯就撤销保外就医”;但到了年底,中监竟然同意陈水扁出席陈致中竞选总部成立的造势晚会,现场陈水扁虽未演讲受访,却播放事前录好的音档向民众拜票,还以“上阶不上台”的方式为陈致中披挂彩带。试问,这算不算选举活动?算不算政治活动?难道这跟他的病情有关吗?  可议的是,当陈水扁不断挑战中监相关规定,还对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和党的运作指三道四时,蔡英文非但没有饬令相关单位依法处置,只敢恫吓陈水扁“在Line放话,对保外就医不是好事”;无怪陈水扁敢公然向蔡英文呛声“马英九可以让扁出来,蔡英文就要抓扁回去吗?”  

文章说,更讽刺的是,陈水扁保外就医之前,民进党就开始要求马英九特赦陈水扁;尤其是2014年九合一选举结束至2016年520蔡英文就职之前,民进党几乎倾全党之力推动特赦,当时刚当选的十一位民进党县市长联名呼吁提前释放陈水扁,吕秀莲更要求马英九在当年十二月十日国际人权日释放陈水扁,否则不排除发起“全面救扁”行动;苏贞昌说:“只有一个人有这个权力,就让他好好去做这个决定”;谢长廷说:“特赦其实不是法律问题,是政治问题”;陈菊认为“陈水扁的特赦应由马英九执行,以符合人民期待”。  

然而,到了民进党全面执政,蔡英文明明有权可以特赦陈水扁,却从此只字不提,甚至连全代会五百多位代表联署,几乎所有公职人员都包括在内的“建请特赦陈水扁”提案,都被民进党中央技术封杀。试问,这是什么逻辑?如果说特赦陈水扁于法不合,也不符合社会公平正义,为什么要马英九做?如果特赦陈水扁是人民期待,为什么蔡英文又不敢做?这不是相互矛盾吗?  

文章说,说穿了,民进党之所以让陈水扁为所欲为,一方面是因为民进党内许多人欠陈水扁的人情,就像陈幸妤所说“民进党哪个人选举没拿我爸钱?”;另一方面,去年九合一选举县市议员当选席次占民进党议员总席次26.9%的“一边一国联机”,才是民进党最忌惮陈水扁的关键。因为“一边一国联机”跟独派高度重迭,拥有超过一百万票的实力,不管蔡英文、赖清德或是民进党的“立委”参选人,都在积极争取,所以谁也不敢得罪陈水扁。正因为如此,陈水扁才会越来越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