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赖清德由盛转衰 只能赴日寻求温暖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5月8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投入民进党“总统”党内初选到赖清德,将于今晚启程前往日本,进行五日四夜的访日行程。赖清德此举一反台湾地区蓝绿政客,在参选“总统”时是访问美国争取华府支持度传统习惯,而是访问不太热衷台湾领导人选举事务的日本,这既有可能是他自知山姆大叔支持蔡英文,自己跑去美国只能是自讨没趣,也有可能是美国人根本无意邀请他前往“面试”,因而在民进党中央五月二十二日正式启动初选程序,而在此之前一无党公职舞台,二无政治及行政资源,三无严密幕僚团队的赖清德,也不能受困于“佛系战法”,因而只能是前往日本这个“老台独大本营”,寻求温暖。 

文章说,赖清德虽然并无在日本求学及生活的经历,反而其硕士学位是在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取得,而且还曾于二零零四年获选为美国国务院全球领袖菁英计划访问学者,但可能在赖清德的心里,更趋近于日本。实际上,日本曾经凭藉着《马关条约》对台湾地区进行长达五十年的殖民统治,在台湾的影响根深蒂固,并培养出一批“皇民”心里的“台独”分子,因而台湾地区的“老“台独”,都是以接受“皇民”教育者居多,早期的“台独”海外基地也是以日本为主,“老“台独”廖文艺就是以日本为大本营。因此,作为“台独”金孙”的赖清德,要到日本寻求温暖,并不出奇。 

文章说,更重要的是,在台湾政坛中,人们普遍地认为赖清德具有日本血统。实际上,台湾光复后,滞留在台湾的日本殖民者并不少,传说有从十万到五十万不等,而且基本上都是冒充客家人为主,而且都改汉姓了。而赖清德恰好就是客家人,倘是从本源找相似的姓氏,有人怀疑是由日本比较普遍的“广赖”姓氏改姓“赖”。而且,赖清德的相貌不太像华人,反而与日本人更为相似,比较像日本四岛靠近东北边阿努伊人血统为主的日本人。实际上他就一直被说与日本男星大泽隆夫有一张兄弟脸,当年大泽隆夫到台南出席电影记者会时,两人有机会见面,仔细一看两人的外型和笑容连电影监制魏德圣都说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九十。而且,从未到过日本求学的赖清德,其日文水平极高,不该是正常台湾人可以拥有的,即使大学日文系毕业的,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水准。 

也正因为如此,在赖清德的内心里,较为亲日。他在出任台南市长时,就主持决定在台南市巴克礼公园旁种植四百多株从日本引进的河津樱花,却引发争议。因为樱花难耐台湾炎热的气候,容易得病虫害。在台南市的八田铜像被人“砍头”并泼红漆抗议,台南市政府修复后,赖清德以市长名义写信向日本政府报告,并在主持修复礼致辞时表示要“饮水思源”。二零一六年日本熊本地震后,赖清德与高雄市长陈菊赴日访问,赖清德还曾以台南市长的名义,包机组团前往日本,抢救日本观光。赖清德出任“行政院长”时,极力主张开发日本肉类进口,还主张加入以日本主导的“CPTPP”。而且,在台湾地区的地方政权中,台南市政府是少见的设立对日本的友好交流协会的。而这次赖清德的访日之行,就是由台南市台日友好交流协会理事长郭贞慧作重要幕后推手。而担任赖清德此次访日团的新闻发言人的前“农委会”副主委李退之,就是郭贞慧的丈夫。赖清德为了强化其此行的“寻求外援”依赖对象,还公开表示目前没有计划到美国访问。因而其向日本“一边倒”的态势,颇为强烈。

但似乎是赖清德打错了算盘。因为日本官方对台湾当局的态度,与美国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异。实际上,美国官方对中方“一个中国”的立场,只是“认知”;而在《中日友好协议》中,日本对“一个中国”是“承认”。因此,美国给台湾“护照”发出的“签证”,是盖章在台湾“护照”上;而日本给予台湾“护照”的入境“签证”,只是另行开出一张纸,钉在“护照”上,在办妥入境手续后就将之撕走,不在台湾“护照”上留下任何痕迹。何况,日本自民党传统中就有亲华派,还曾经是执政的主流派系,如田中角荣派,时至今日执政党中仍有亲华派。这也是虽然中日之间曾经有过冲突,但双方高层仍然来往不歇。正因为如此,日本官方不像美国那样,出于制衡中国大陆,尤其是巩固“太平洋第一岛链”的考量,讨好台湾当局,尤其是不可能会支持很可能会再次沦为在野党的民进党,甚至是在民进党内的气势已经转向弱势的赖清德。 

因此,赖清德只能是在日本民间寻求温暖。但即使是如此,也无法公布完整的行程,只是像“挤牙膏”那样,一点一点地公布行程。直到今日启程前,赖清德办公室昨日公布的访日行程简表,也只是注明在东京都的“公开行程”,没有详细内容。不过,据说,此行的最高峰,是将会会见日本自民党亲近首相安倍晋三的团体代表性人物,日本自民党青年局的主要干部见面、餐叙,及出席在日同乡会于东京都池袋举办的演讲会,主讲《台湾与日本共同面临的挑战与机会》。在十二日当天,赖清德预计在东京都分别与台湾媒体、日本媒体茶 

叙。据李退之说,访日团将逐日公布隔天的行程,因为与日方的默契是不希望事情太早曝光,担心有其他的力量介入。 

但是,此次日本之行,对于赖清德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因为争取连任意愿极为强烈的蔡英文,近段时间“发威”,卯足了劲,凭藉自己拥有的庞大行政及政治资源,打压赖清德的发展空间,并针对赖清德“台独”金孙”的本质,积极拉拢“独派”人士,因而有部分“独派”转軚支持蔡英文,即使是仍然支持赖清德的,也已倾向接受蔡英文的“蔡赖配”主张。在此情况下,蔡英文的民调已经逐渐回升,甚至超越赖清德。尽管公布此民调数据的机构是由“英系”人马经营,不排除有“灌水”的可能,但在民众的认知看,也确实是有“英超德”的迹象。赖清德决心摆脱此不利趋势,但在一无党公职舞台,二无政治行政资源,三无幕僚团队之下,就只能是从“老台独”及日本右翼团体中寻求最后的支持。 

在这里,台湾当局派驻日本的谢长廷的态度,就很微妙,将引人关注。一方面,赖清德虽然现在是单纯的民间人士,但毕竟也曾当过“行政院长”和台南市长,具有前公职身份,谢长廷有责任出面接待及协助其行程。但另一方面,谢长廷是由蔡英文派出的,倘热情接待要将蔡英文拉下马的党内敌手,就等于是“打脸”蔡英文。另外,谢长廷与赖清德所属的“新潮流系”有冤仇,因而无论是否出门接待,都会像“父子骑驴”那样,有人会说怪话。 

不过,赖清德也并非是穷途末路。在民进党丢失政权的可能性很高的前景下,他如是代表民进党出征,反而断了政治后路。而蔡英文代表民进党出征,倘败选了,就将永远丢失政治舞台。赖清德反而有机会东山复出,在卓荣泰必辞去民进党主席以示负责后,有机会接任民进党主席,再除图再起,并压制有可能与自己争夺“二零二四”的“新潮流系”第一新星郑文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