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国民党相对单纯化 民进党还有得拗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5月16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昨日是国、民两党正式进入“总统”竞选程序的“起步式”。其中国民党较为完整全面,昨日中常会通过《二零二零“总统”提名特别办法、作业要点与时程》。由于此“特别办法”把主动表态者以及被推荐党员都纳入初选机制,以全民调决定人选,因而被视为特别为“最强棒”韩国瑜打开一道大门,但也仍然保留倘韩国瑜受制于主客观因素而未能出征,让其他“次强棒”(以郭台铭为首选)出战,充分利用目前极为难2得的有利条件,实现“唯一胜选”而重返执政之目标。而民进党的初选办法,还要等待于下周三召开的中执会讨论决定,但党中央昨日也终于邀集到蔡英文、赖清德两边阵营的代表,进行初选相关事务协调,双方经过约一个半小时的协调后,仅是就举办电视政见发表达成共识,其他部分尤其是双方分歧最大的是否将手机纳入民调,却几乎没交集。 

因而比对起来,尽管在国民党方面,王金平对昨日中常会通过的初选办法,尤其是其中的采取全民调的部分,表达强烈的反对,但由于除了少数支持王金平的党员之外,几乎全党都没有把王金平在这场“夺回政权”的战役中的角色作用“看在眼内”,因而也就对王金平的反弹“当佢冇到”。因此,国民党的初选选情相对单纯,而且位于顶层的韩国瑜、郭台铭没有发生恶斗,反而是惺惺相惜,关键是在于韩国瑜能否自行解决“落跑市长”的正当性问题。而民进党则相对麻烦得多,因为虽然只有蔡英文、赖清德两人领表报名参选,单就“投入战场”的人数就比国民党简单得多,但偏是蔡赖二人是势均力敌,而且相斗得异常激烈。因此,民进党的选情是较为复杂麻烦。 

现在看来,虽然在国民党元老级人物的心目中,认为郭台铭才是代表国民党出战二零二零年“总统”大选的最佳人选,不但是同样可以达成“重返执政”之目标,而且也可减轻党中央的竞选经费负担,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高雄市再次沦落民进党的手中,并让韩国瑜继续经营好高雄市,在获得亮丽的政绩,四年后才正式出征“总统大选,较为理想,但由于韩国瑜本人的参选意志强烈,而且“韩粉”的反弹力度强大,如果不创造有利条件安排韩国瑜代表国民党出战,可能会造成难以预料的反效果,“韩粉”的“动力”就会转化为“破坏力”,一个“非韩不投”的诉求,将会让柯文哲或蔡英文/赖清德“渔翁得利,令国民党丧失这难得的重新执政机会,未来的前景将会极为黯淡。 

因此可以说,国民党中常会昨日通过的《二零二零“总统”提名特别办法、作业要点与时程》,几乎是为韩国瑜一人“度身定做”。其一,针对韩国瑜不方便主动领表登记参选的问题,“特别办法”把主动表态者以及被推荐党员都纳入初选机制,以全民调决定人选,而无需经过领表登记的这个在所有政党都必须经过的初选程序,而是以进入此机制内的竞争者需缴交选务作业费五百万元,用于三场“国政”愿景电视发表会以及施作民调的费用,来代替领表登记,甚至还不反对其他人为参选者代交作业费。果然,昨日在国民党中常会开会前,国民党中央委员徐正文就率领十多位“韩粉”在中央党部外表达诉求,希望“特别办法”不要有“卡韩”的条件,强调只有韩国瑜是最强母鸡,才能带领小鸡、“立委”参选人打赢“二零二零”最重要的选战的同时,表态将会透过韩国瑜脸书粉丝团,号召大家替韩国瑜募捐五百万元,透过这个方法来作为既不伤害韩国瑜又可协助他参加初选的方式。但韩国瑜却也迅速表态,他自己将会筹募五百万元,亦即不接受”“韩粉”的捐款。 

其二、“特别办法”刻意将初选的核心程序,都安排在六月四日高雄市议会进行市政中质询之后,亦即是订于六月十日公布参加初选名单,六月二十三日到七月四日间举办“国政”愿景电视发表会,七月五日到十五日展开为期十一天的民调,七月十六日公布民调结果,七月十七日报中常会核备,七月二十八日“全代会”正式提名。这样,韩国瑜就可避免“蜡烛两头烧”,无法顾及参选与市政总质询。尤其是在民进党全党及“独派”人士都把韩国瑜视为头号假想敌,倾尽全力“剿韩”,在市政总质询中用尽下三滥的手法,捉弄确实也是准备不足的韩国瑜的时候,安排国民党的初选程序,就将会对韩国瑜大为不利,令其民调急挫。 

其三、“国政”愿景电视发表会只是采取“各自表述”的方式,不设辩论及互相诘问的方式,显然也是要照顾对整体政策不熟悉的韩国瑜,避免他在其他参选人大诘问之下“讲错话”。 

其四、民调采取“全民调”的手法,也是在最大程度上照顾韩国瑜。因为按照以往“七分民调,三分党员投票”的办法。韩国瑜可能会在党员投票部分吃亏;而“全民调”则对韩国瑜有利,因为许多“韩粉”都不是国民党员。 

最吃亏的是王金平,因为他已经为这场国民党“总统”党内初选准备了一段时间,而且也自恃熟悉地方派系,如是采取“三七开”,其中的党员投票部分就对他有利。但昨日中常会决定采取“全民调”,这就让他的准备工作全部白费工夫,而且也令他的拥有地方派系势力支持的优势化为乌有。因此,王金平昨日傍晚就临时举行记者会,表达他既不能认同,也无法接受这样一个量身订做、因人设事的初选办法。他还提出五点看法,期盼党能以更审慎圆满的态度与思维,悬崖勒马、亡羊补牢,订出可长可久的制度与做法。 

但抗议归抗议,国民党中央及其主席吴敦义,为了胜选及重返执政。也就顾不上讨好及回应王金平的责难了。其实,他们也知道,无论是否有韩国瑜、郭台铭参与,王金平都将“无戏可唱”,即使是轮到朱立伦也不轮不到他。因而他的抗议其实是“法国大餐--多旧鱼”。王金平之所以明知将难以出线也要参选并摆出强硬态度,只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争取国民党再次为他修订“不分区立委”的提名办法,并将它安排在“安全名单”之内,让他有机会再次参选“立法院长”并当选而已。 

反倒是曾经向吴敦义提出将手提电话纳入民调,及进行电视辩论两项建议都遭到否决的郭台铭,表现得高风亮节,在表示失望的同时,却表态接受党中央的安排。而在此前,郭台铭还曾表态,倘韩国瑜赢得党内初选,他乐意为韩国瑜站台辅选。 

对比之下,民进党的“总统”党内初选就麻烦多多了。昨日的蔡赖两阵营协调,双方仅是就举办电视政见发表会有共识,其他部分几乎没交集。双方将于十七日上午再度进行协调会议。但看来即使是加开这一场协调会议,也无法解决各种分歧问题,尤其是在手机是否纳入民调部分。因此,可能是在下周三中执会讨论初选办法时,双方都仍然“有排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