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世卫主席裁示当堂打脸蔡英文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5月21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蔡英文昨日召开“记者会”,一改其过去四个多月来多次召开全建制的“国家安全会议”,气势汹汹地制定各种恶化两岸关系决策的调子,而是召开题为“三年有成,台湾进步关键字”记者会,着力推销其就职三年来的“政绩”亦即所谓“十个关键字”,包括加薪减税、扩大投资、产业生技、非核家园、绿色能源、年金改革、长照托育、社会住宅、“国防”自主、捍卫“主权”等。蔡英文之所以会有此“变调”,估计主要原因是,因为她在民进党内被“逼宫”的威胁已经闯过,也已争取到“独派”的谅解和支持,并因此其民调已经超越赖清德,因而不必再在“强硬”部分争取“加分”,否则反而将会令“讨厌民进党”的社会氛围更难化解。在自己代表民进党再次参选“总统”的出线权问题获得解决后,就要回到三年多前竞选“总统”时的主轴,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为主。当然,由于民进党已经执政,就不能在使用“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的诉求,而是讲好民进党执政后各项发展“成果”的故事,以消弭“讨厌民进党”的情绪,让选民们再给蔡英文四年时间。 

而在所谓“十个关键字”中,最后一个是“捍卫‘主权’”。配合这个主调,台湾当局“外交部”发表新闻稿,高调宣扬蔡英文执政三年来的“五大外交成绩”,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已经三度对台军售,总值高达二十二点五亿美元,并多次公开重申《台湾关系法》的承诺,支持台湾参与相关国际组织,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也公开表达支持台湾当局以“观察员”身分参加“世界卫生大会”(WHA)等。 

但话音未落,在日内瓦开幕的第七十二届“世界卫生大会”,受到台湾当局鼓动的某些“邦交国”,向大会提交的“邀请台湾作为观察员参加WHA”提案,先是遭到闭门举行的总务委员会拒绝,后在大会上,经过辩论之后,大会主席作出裁示,“邀请台湾作为观察员参加WHA”不纳入议程。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有危地马拉及尼加拉瓜两个“邦交国”,并未参与提案;而在此前曾经表态支持台湾当局参与“世界卫生大会”的某些“非邦交国”,包括具指标性的美日等国,其代表也没有在辩论环节为台湾当局“出声”。这正是对蔡英文就职三周年的“打脸式贺礼”,也宣告尽管蔡政府使尽吸奶气力,出动各种资源,但由于她拒绝承认“九二共识”,而再次被“世界卫生大会”赐予“闭门羹。 

文章说,其实蔡英文是“哑巴吃黄连,心中有数,有苦说不出”,早知会有此结果。实际上,专程前往日内瓦“闹场”的台湾地区“卫福部”长”陈时中,在随后举行的国际记者会上,就播放了蔡英文事先录制好的影片,就声称台湾今年仍无法出席“世界卫生大会”,并狂喊什么“打压阻止不了台湾走向世界的决心”。 

其实,在蔡英文上台后,三年间一连丢掉了五个“邦交国”,占当时“邦交国”的五分之一强。如果不是考虑到与两岸关系议题不同,“断交”就连承认“九二共识”的民众也有不太愉快的感觉,为了照顾台湾民众这一特殊情感,可能早就如吕秀莲所预言的,发生“雪崩式断交潮”,连提案的“邦交国”都没有了。 

所谓“受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些小国穷国收受了蔡政府“鸡碎咁多钱”,总要演出一出“马骝戏”给“施主”看。其实,这是白费力气。因为“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的专门机构,当然要遵守及执行联合国第二七五八号决议,而联合国第二七五八号决议是揭橥一个中国原则的,尽管在当时的时空背景,提出该提案的国家在未能与中国沟通的情况下,可能会有某些不尽完善之处,但毕竟还是坚持一个中国,不承认“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及“台湾独立”。由此,中国卫生部长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其施行细则于七月十二日公布。《谅解备忘录》的主要内容是,“世界卫生组织”必须严格遵守联合国第二七五八号决议,及“世界卫生组织”根据联合国第二七五八号决议所通过的《WHA第二五•一号决议》。这些文件要求“世界卫生组织”秘书处将台湾视为中国的一省,并且必须避免任何会造成认定台湾在“世界卫生组织”内有单独地位的行为,任何涉及这个《谅解备忘录》规范下的事物,都必须透过“世界卫生组织”总部的联络窗口,先行与中国在日内瓦的常驻代表团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办公室和法律顾问办公室谘商。因此,台湾当局要出席“世界卫生大会”,就必须象已经回归祖国的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区政府主管卫生工作的主要官员那样,作为中国代表团的正式成员,堂堂正正地出席会议。 

二零零八年马英九上台后,因为马英九承认“九二共识”,为因应中国根据“胡连会”《两岸和平共同愿景》中关于“两岸恢复谈判后,解决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活动”的精神,在中国的主动建议下,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陈冯富珍向马政府的“卫生署长”发出邀请函,邀请其以“中华台北”的名义,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世界卫生大会”。观察员只有出席权,没有表决权和投票权,但可与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交流分享成果。 

实际上,据饶戈平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国际组织法》所示,国际组织的成员大致上有五类,其一是“完全会员”,其二是“准会员”,其三是“部份会员”,其四是“联系会员”,以上都是主权国家;第五类是“观察员--谘询会员”,包括有非成员国的国家,民族解放运动组织,政府间国际组织、个人等。就此而言,会员是属于所在国际组织的“建制内”成员,因而是国际组织各项活动的当然出席者,开会前都必然会收到通知书。“观察员”也在建制内,但不具完全资格,因而虽然可以出席国际组织的活动,但必须要由大会发出邀请函,而且大会也保留了不发出邀请函的权利。 

具体到“世界卫生组织”及其年度大会上,据台湾地区曾经在联合国总部秘书处实习过的“台湾新世纪文教基金会”董事陈隆丰法学博士所着的《台湾与国际组织》(三民书局出版)一书所指,《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并没有明文规定所谓的“观察员”,它是《世界卫生大会议事规则》的产物。为实际运作的方便,“议事规则”第三条规定干事长有权邀请下列三种国家或非自治领土派代表,在大会开会期间以观察员身份参与卫生大会会议,但仅只于“观察”而已,可说是“旁听生”:一、已提出入会申请而尚未被允准加入的国家;二、已提出加入为准会员的申请,尚未被允准的非自治领土;三、已批准《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的国家。“议事规则”第十九条赋予大会有权通过决议邀请非会员国家,已提出准会员申请而未被允准,或有关联的政府间组织与非政府间组织派代表作为“观察员”与会。观察员顾名思义并没有任何会员的投票权利,伹可以递交备忘录及获取大会会议的文件。 

文章说,二零一七年一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往欧洲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并进行历史性的主旨演讲之后,就专程访问“世界卫生组织”并会见了陈冯富珍。习近平指出,中国同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堪称典范,中国赞赏“世界卫生组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相信“世界卫生组织”将继续坚持这一重要政治原则。而陈冯富珍则表示,中国是“世界卫生组织”创始成员,“世界卫生组织”将始终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高度评价中国的全民健康计划,将继续支持中国深化医疗卫生改革。这就抢在陈冯富珍即将卸下“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一职之前,将一个中国框架形成惯例,框住台湾当局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问题。后来即使是陈冯富珍卸任后,新当选的干事长是来自中国的邦交国,而且他在激烈竞争中当选,中国出了大力。何况,他必须执行联合国的第二七五八号决议,蔡政府要闯进“世界卫生大会”的会场,根本无门可进,而且比来自中国香港,因而与北京协商较为通畅的冯陈富珍更为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