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赖清德赢初选也不保证稳获民进党提名

蔡英文与赖清德的初选之争最近越演越烈,双方阵营都杀红了眼,连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也明显介入。可以预见,蔡英文会采取一切手段确保提名,赖清德即使赢得初选,也不保证能够代表民进党参选。

微信图片_20190527205647

民进党“中执会”在4月10日做了延长初选协调期的决议;原订5月1日“中执会”讨论初选时程,因为蔡系人马反对当天决定,决议在5月22日“立委”提名完成后,再确认蔡、赖初选时程。然而,5月22日“中执会”讨论蔡、赖初选时,民进党中央提出规划6月10日至14日民调,挺蔡人马又提出三项提案,包括修改民调办法、初选民调市话、手机各半;对比式民调与国民党韩国瑜及无党籍柯文哲对比。

不过,卓荣泰并未处理24位“中执委”要求修改初选办法的提案,反而当场宣读声明,指出党内初选办法的修改,除非在协调阶段双方合意按程序进行合理的调整,否则必须依照制度在选举公告前提出并完成,或是依照制度适用于下一次。他并强调“这是基本的道理,程序的公平与正义,民进党历年都如此,今年也不能例外。”随后裁示休息,请双方代表联络参选人询问意见,赖清德随即现身中央党部,并召开记者会提出新方案。

毫无疑问,卓荣泰的声明早已备好,赖清德提出的新方案也一定是预先拟就,证明卓赖之间事前即使没有串通,至少已有默契。蔡阵营强烈抨击卓荣泰突然中止会议,“让中执会没办法决定初选的期程与方式,造成期程的延宕,无异于没收中执会,没收民主机制”,从这个角度看,蔡阵营指责卓荣泰“偏袒”似乎是不无道理。

然而,从局外人的角度看,蔡英文阵营的指控,完全是“做贼喊捉贼”,就像霸凌不成还要怪被霸凌的人不肯配合一样。正如卓荣泰所说,3月6日“中常会”、3月13日“中执会”,两次会议议决的提名初选公告,中央党部所据以执行的初选办法、流程及采用的民调方式,当时都经会议通过,这是民进党内多方讨论所形成的共识,已经行之多年,是为民进党内各类公职的初选所制订,并且适用于所有参与者,也不是为了任何个人单独制订。

试问,蔡阵营这些“中执委”都参加了那些会议,为什么当时不提出修正意见?为什么“中执会”通过决议之后,蔡阵营要强力运作,让初选时程要一延再延、初选办法一变再变?五人小组协调时,为什么又一味站在蔡英文的立场,要赖清德退出?难道比赛开始后修改规则才叫民主吗?难道除了蔡英文之外,其他人都不能参与初选吗?果真如此,为什么不早就修改初选办法,明定“现任优先”或是“保障现任”?

显然,蔡阵营的动作,完全是因为蔡英文没有信心在全民调的初选中获胜。尽管蔡英文最近在网络声量上节节上升,在网络民调中也有进步,但她和赖清德相比,仍然略逊一筹。根据绿营的“台湾民意基金会”所做最新民调,蔡英文执政三周年施政平均分数只有55.01分,仍旧不及格;支持率方面,蔡英文只有37.2%,远较赖清德的49%落后。相较于上个月“台湾民意基金会”所做民调,蔡英文与赖清德民意支持度的差距,已经从22.2个百分点,缩小为11.8个百分点;其他各家民调,也出现类似的现象,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确实在急起直追,蔡赖差距不断缩小。

这当然就是蔡阵营的如意算盘,时间拖得越久,拥有庞大资源,又掌握议题主导权的蔡英文,就越占便宜;相反的,缺乏资源又无职在身的赖清德,不仅会被边缘化,而且还可能要背上破坏团结、违反民主的恶名。

话说回来,蔡赖相争完全是为了各自的政治前途,再怎么恶斗也可以理解。问题是,卓荣泰为什么要介入其中?他不是民进党中生代“保皇党”集体推出来的党主席吗?为什么现在反而跟蔡英文作对?难道他是故意让时程向后拖延,为蔡英文争取更多时间?

这种唱双簧的可能性固然不能排除,不过卓荣泰不是蔡英文的心腹,而是谢长廷的嫡系;他就算全力配合蔡英文把赖清德“做掉”,也未必能够得到蔡英文的真心信任,却要承担造成民进党分裂的罪名;再加上蔡英文即使获得民进党初选提名,2020最终胜算也极为渺茫,这或许才是他坚持程序公平正义的原因。无论其动机如何,这种作为毕竟值得肯定。 

尽管如此,卓荣泰势必无法挡太久,因为“中常会”与“中执会”都是合议制而非主席制,英派人马都占绝对优势;另外,蔡英文还有撒手锏,也就是万一赖清德赢得初选,英派人马就动员县市党部联名要求召开“全代会”,然后以“霸王条款”否决赖清德,这虽会造成社会不良观感,但利之所在,英派人马一定不会放弃。

换言之,赖清德就算赢得初选,也不保证最终被提名,这固然是他的悲哀,又何偿不是对一向标榜民主进步的蔡英文的讽刺? 

来源:央视 (本文原载“大华网络报”,作者汪诞平为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