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开第一枪!苏系前中执委公开信要求征召蔡

105440627

民进党前中执委蔡宪浩(右)。(中评社 资料照)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5月29日电(记者 黄筱筠)民进党今日下午将召开中执会再度处理2020初选相关事宜,中执会前夕,苏系前中执委蔡宪浩发出一封公开信指出,创党至今已20余年,曾执政、后在野,现又执政,期间党有任何难以取舍的案件,都是中执会做最关键的决定。因此,他大胆建议以中执会进行过半数的表决,征召蔡英文同志继续作为2020“总统”的候选人。 

蔡宪浩目前为中小企业信保基金董事长,过去担任多届中常、执委。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致民进党中执会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各位中执委同志们,大家好: 

我是大家的老朋友蔡宪浩,今年58岁,曾任5届中常委及1届中评委,也曾担任2届台北县党部主委以及8年的台北县党部评召,更多次担任选对会委员。我不敢说我最懂党务运作,但多年的经验让我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可提供给各位执委同志们参考。 

首先,我必须说明我不代表任何派系,我也绝对未与两位候选人或其幕僚互动,也未曾向苏贞昌院长报告。基于我个人对党的使命感,以及党永续发展的期待,基层民众对这次“总统”初选作业怨声载道,我不得不站出来提出我的浅见,我知道我这样做必遭受各种批评,染黑染白染蓝染黄甚至染红,我都愿意承担。因为若明知应为而不为,将对不起多年来支持我担任党干部的同志们,也辜负了一路栽培我的苏院长。以下我分点说明: 

一、(一)党的制度是非常重要的,它显示党的健全性及体制化,也唯有在健全的制度下才能有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机制;但前提是不管是两人、三人或多人参选,大家的起跑点应是要公平一致的,只有这样,制度才有意义。但可惜的是,这次的初选,起跑点是不公平的。 

(二)一切争论的起因在小英的民调。何以小英民调这三年会低?是她做违法的事?形象不好?或酒后驾车……等,都不是!是因她提出多项长远政策,如“年金改革”、“国防自主”、“一例一休”,“婚姻平权”、“空污防治”、“非核家园”、“坚守主权”……等许多重要但不易短期有成果的改革,而造成今日她民调低落。但改革需要时间的淬炼,我请各位中执委不要忘了,这些都是党长期主张的核心价值,当初小英主席提出这些政策时,是经过中常委讨论及中执会同意后,才进入“立法院”及“行政院”程序运作,但小英“总统”推动时,遭遇蓝营反制,自己人也没有强力辩护,导致尔今小英民调低迷。如今这样的结果却要小英“总统”一人承担,试问这样公平吗? 

再者,若推动这些政策是错误的,那表示党当初决议的方向也是错的,现在该做的是立即改正并向全民道歉(因后期大选此问题也必遭对手挑战),但若是对的,怎可因一时民调低落而阵前换将?若这种模式成为标准,那以后我相信未来的“总统”绝不会提长远规划,都只要做短期运作,放烟火式的政策以求民调保持高度支持,如南部某市长只是用做秀式的喊吶就可高民调,请问这是民进党要的初选制度吗?本党创立之初就是为了让台湾人民能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下,经济能长治久安,这些都需要各项长远规划,若今天因承担党的方向而导致一时民调下降就断其连任,这对依循党的理想方向并勇敢执行的“总统”情何以堪?  

二、若坚持要进行初选,不管结果如何都将造成党内的不信任,甚至分裂。而永续执政是需要培养人才的,若此例一开,“总统”将不再信任她(他)所派任“行政院长”,院长也不再信任部长,那么民进党人才培养必将中断,甚至落入派系的斗争及恐怖平衡式的领导,这不但非全民之福,也将会是民进党创党以来空前的大灾难!  

三、过往党在面对难以取舍的关键时,中执会绝对有其权力与资格可以决断。也许会受批评谩骂,但做应做的事,不就是我们担任中执委的目的与责任吗?  

四、创党至今已二十余年,曾执政、后在野,现又执政,期间党有任何难以取舍的案件,都是中执会做最关键的决定,今天这个案子,更是民进党前所未有的难题。所以,这件事需要各位中执委先进们的智慧、坚决与勇气来做出决定。因此,我大胆建议以中执会进行过半数的表决,征召蔡英文同志继续作为2020“总统”的候选人。 

五、最后,我恳请停止对赖清德同志再做任何不理性的批评,清德兄是本党非常重要的资产,在民进党未来的永续经营规划中,他具有举足轻重的份量。我相信他是一位有使命感、有理想、有爱心、勇于承担的同志,他积极争取2020“总统”参选,我想也是因为使命感驱使所致,只是时机未到。所以,我们需要继续保护他,让民进党的优秀领导人才,能在未来持续带领人民安稳地走在这条自由民主的大道。 

言语是一种主张,不是事实,只有行动才是唯一的事实,事实才能改变、才能前进!  

终身党员 蔡宪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