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郭震远答中评:美台关系有不确定性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北京6月6日电(记者 张爽)中国海洋大学海峡两岸关系研究所教授、所长郭震远近日对中评社表示,2017年1月特朗普在美国执政以来,美国国内政局和中美关系、台湾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都发生了复杂、剧烈变化。受这些变化影响,大陆已面临美台关系重要变化及其风险。可以确认,当前和未来两年,美台关系重大变化风险的相对易发期将会持续。但在更长时期是否继续,则有较大不确定性。 

郭震远对中评社说,未来两年是大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分两步走战略第一步目标的关键期,也是大陆加快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进程的关键期之一。防范美台关系重要变化及其风险意义重大。为此,大陆需及早做出较准确预判,以有效管控可能的风险。 

郭震远认为,美国政府对台政策调整,历来是美台关系重要变化最根本最直接的原因,也是这一变化核心内涵的具体表现。特朗普2017年1月开始执政以来,对台政策调整,只是特朗普对华政策调整中不甚重要的部分。迄今,美国国务院还没有稳定、专职分管台湾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即表明了这种不重视。经过两年多,现在已可以对特朗普的对台政策调整及其影响做出若干评估: 

第一,美国开始重新重视台湾和美台关系战略意义,但迄今实际进展十分有限,在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没有大打“台湾牌”。 

郭震远对中评社表示,可以预料,尽管中美竞争持续,而且可能进一步加剧,但台湾不可能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只能继续,甚至进一步被边缘化。 

第二,特朗普政府进一步突出“保持台湾现状”的美国对台政策目标。 

郭震远认为,“保持台海现状”的政策目标,是最符合美国利益的目标。推进这一目标将可实现,美国在不卷入与中国直接军事冲突的前提下,通过发挥美国的“平衡者”、“仲裁者”角色的作用,保持美国在台海局势中的主导地位,并从而在这一中国的核心利益问题上,获取对中国的战略优势。 

第三,“美国支持而不军事保护台湾”的美台关系大框架继续基本保持。但“支持”的内涵明显扩大,尤其“支持”的军事合作内涵强化。 

郭震远说,过去两年多当中,美对台军售、美台军事技术合作等不断有所强化。特别是,2018年至今,美军舰在“维护航行自由”旗号下,已6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实际上都是美国“支持”台湾内涵的进一步扩大。蔡当局则自认为,这些就是美国承诺“军事保护”台湾,而倍感鼓舞。但实际上,特朗普政府没有,也不可能突破“不军事保护台湾”的底线。对于上述作为,特朗普政府自欺欺人地认为,仍然只是强化支持“台湾”,而不是“军事保护台湾”。美军舰通过台湾海峡,意图主要是显示“维护航行自由”决心之大,而不是“保护台湾”,更不是“保护‘台独’”。 

郭震远指出,美国如“军事保护台湾”,就意味着准备为“台湾”,甚至为“台独”与中国打仗,而这是1949年以来的历届美国政府都极力避免的灾难。 

郭震远对中评社说,可以预料,未来两年中,特朗普政府还会扩大“支持”台湾的内涵,以强化对台湾的“支持”,但美台关系“支持而不军事保护台湾”的基本框架不会,也不可能有突破性改变。 

第四,特朗普政府谨慎对待,有限度执行相关涉台法律、法案。 

郭震远回顾说,2017年年底以来,美国国会两院全部以一致通过的方式,通过了一系列法律、法案,并促使特总统一概签署,顺利成法、成案。由此,一时间人们普遍认为美台关系将发生重大变化,无论美台高层互访层级的明显提升,还是美台军事安全合作、美对台军售的全面强化,都将有“突破性重大进展”。台湾的蔡当局对此尤为期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但一年多以来的事实却显示,美台关系没有因为这些法律、法案出台,发生重大“突破性”进展。 

“显然,对于这些涉台法律、法案,特政府是谨慎对待、有限度执行,而不是谋求美台关系的重大‘突破性’进展。因为特政府已经了解,美台关系突破性‘进展’带给美国的利益,必然远小于由此对中美关系冲击,给美国利益的损害。可以预料,这一局面在未来两年将继续保持。”郭震远说, 

第五,特政府对台政策存在明显的自相矛盾,未来两年的美台关系将呈现越来越明显的微妙态势,即日益明显的府院不同调局面。 

郭震远对中评社表示,事实表明,特政府的对台政策,存在明显的自相矛盾。其中十分重要的是,重新重视台湾和美台关系对美国的战略价值,与以保持台海现状为政策目标,以及谨慎对待、有限度执行已通过的涉台法律、法案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反映了,特本人和其政府内对于美台关系及其变化认识的分歧和演变。 

“特政府对台政策的自相矛盾日益明显,而且在未来两年中还将更加明显。受此影响,未来两年的美台关系变化,将呈现越来越明显的微妙态势,即日益明显的府院不同调局面。”郭震远说,一方面,美国国会将继续推进强化美台关系,甚至力度更大;另一方面,特政府则将更突出保持台海现状的政策目标,更加明确地谨慎对待并有限度执行涉台法律法案。显然,美台关系变化实际上将不再具有这两年的势头,而且内涵也将有所改变。 

郭震远对中评社说,可以确认,当前和未来两年,美台关系重大变化风险的相对易发期将会持续。但在更长时期是否继续,则有较大不确定性。主要是2020年1月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以及2020年11月美国总统选举。这两场选举过程中,美台关系重大变化的概率大为增加;而选后,则因不同的选举结果,美台关系重大变化发生的不确定性更加突出。总之,当前和未来两年,美台关系重大变化的风险,处于很不确定的相对易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