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韩流”正夯 民进党如临大敌使出毒招

蔡英文争取连任的意志极为顽强。在民进党内2020初选阶段,运用一切手段“砌低”赖清德后,现在正清理战场,准备以更毒辣的手段,攻击其在2020选举中的主要对手。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在蔡英文的眼中,她在选举中的最主要对手,是国民党的高雄市长韩国瑜,及无党籍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因而“挺英”中执委拟定的民进党党内初选的民调执行方案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将蔡英文、赖清德与韩国瑜、柯文哲对比,并未将国民党的郭台铭、朱立伦、王金平放在眼中。何况,当前“韩流”正夯,因而民进党对之如临大敌。

因此,蔡英文在打击柯文哲的同时,也正在“修理”韩国瑜,而且手段更毒辣。其中又以“新潮流系”骨干流员,曾在陈菊麾下担任高雄市副市长,并曾由陈菊全力推荐代表民进党参选高雄市长,及在高雄市当选“立委”的刘世芳,最为积极。除了是充分利用其在高雄市的政治资源,暗中操弄大做韩国瑜必须辞去高雄市长职务参选2020的舆论之外,就是正在密谋发动“罢免韩国瑜高雄市长案”,在国民党初选确定由韩国瑜出线参选2020后,就进入“罢免韩国瑜案”的法定程序,并力争该“罢免案”与2020选举的一月十一日同时进行,在高雄市形成“三合一”选举。

“新潮流系”骨干刘世芳(左) 

“新潮流系”骨干刘世芳(左)

文章说,实际上,在四月一日的“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审查“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及“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选举罢免法”修正草案时,刘世芳就质询“中选会”代理主委陈朝建,万一韩国瑜被国民党征召担任2020候选人,同时又被高雄市民提案成功成为可能的被罢免人,是否按照新制“选罢法”,“罢免案”投票日与台湾地区领导人、民代选举日为同一天?刘世芳又举例说,高雄市有二百二十八万人口,罢免提议门槛为百分之一,亦即约二万多人就可提议罢免案;罢免成功要四分之一以上(约五十七万票),而去年高雄市长选举韩国瑜获八十九万票当选,支持陈其迈的则有七十四万票,间接暗示韩国瑜被罢免的可能性不小。

陈朝建答询表示,“罢免韩国瑜案”的确符合“选罢法”规定,但他不回答任何假设性问题;任何候选人当选后,若任未满一年,不能被罢免,但就法律层面而言“超过今年年底”就算就职一年。“内政部长”徐国勇则回应,只要依“法”合乎规定,要不要同一天投票由“中选会”决定,法律上就是看真的发生时,检视有没有符合构成要件,只要符合构成要件,最后如何投票,再由“中选会”决定。

台湾地区的两个主要选举“法律”:“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选举罢免法”和“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除了规范选举之外,也规范罢免。因为罢免与选举一样,都是由“宪法”保障的人民罢免政务官的权力。公民既然可以透过直选产生政府首长和民意代表,也可透过罢免、弹劾、不信任案等机制令其强制退场。台湾地区曾数次发起公民罢免,但至今仅于罢免乡镇市民代表中成功数次。由于罢免的保护“门槛”设计过高,至今在“立委”、直选“首长”的罢免中,尚未出现成功案例。

而“罢免案”的其中一个失败个案,就是发生在韩国瑜的身上。一九九四年七月十四日,对民进党发动待台北县选区的国民党“立委”洪秀柱、韩国瑜的“罢免案”进行投票,结果都因“门槛”过高而告失败。

年前民进党与“时代力量”联手修订“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降低“罢免案”的“门槛”,随即由所谓“割阑尾(‘蓝委’)”民间团体发动对国民党“立委”的“罢免案”,而“时代力量”主席黄国昌也遭到报复,被发动对其“立委”职务的“罢免案”,仍告失败。

如今民进党及其外围组织要发动对韩国瑜高雄市长的“罢免案”,其“理由”是,韩国瑜刚就任高雄市长,就投入国民党2020初选,违背当初“做满四年市长”的尊严承诺。因此,已有多个脸书账户建立“罢免韩国瑜高雄市长职务”的社团或粉丝页,规模最大的已有近十五万人加入并进行连署,酝酿在十二月二十五日韩国瑜就职满一年立即发动“罢免案”。某绿媒还号召有心参与“罢免”韩国瑜的人员,务必在六月二十五日之前将其户籍迁到高雄市,以符合法律有关具有当地户籍半年才享有投票权的规定。

按照“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规定,要罢免民选县市长,须该县市长任满一年后,由所属选民以总选举人(选民)百分之一连署支持提出“罢免案”;提案成立六十天内,提案人要再送总选举人百分之十连署书让“罢免案”成立;投票时除同意票需多于不同意票外,同意票还要达总选举人四分之一以上才过关。

依此标准,以去年高雄市长选举总选举人数二百二十八万一千三百三十八人换算,若高雄市民要罢免韩国瑜,要有二万二千八百一十三人连署提案;提案成立六十天内,还要有二十二万八千一百三十四人连署让“罢免案”成立;投票时除同意票要多于不同意人数外,且至少要有五十七万零三百三十五人同意才过关。

而在高雄市长选举中,韩国瑜拿下了八十九万票,陈其迈也获得了七十四万票。如果当时支持陈其迈的选民,在“罢免案”投票中都投下赞同票,就将远超过“罢免案”过关所需的五十七万票。何况,在高雄市长选举中投票给韩国瑜的八十九万选民,当时投票支持他的是出任高雄市长。可能会有其中一部分选民仍然坚持此初衷,认为韩国瑜参选2020是欺骗了他们,也将会投票赞成罢免韩国瑜的市长职务。考虑到在多个民调中,均由六成多的高雄市民不赞成韩国瑜参选2020,因而“罢免案”过关的机率甚高,并将成为台湾地区首个成功罢免民选县市长的案例。

这并非是耸人听闻。而且从韩国输的言行看,他也嗅到了危机感。因此,上周六在其夫人李佳芬娘家的云林县造势时,就少了些激情,而是摆出来哀兵战术,恐怕就与此有关。

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国民党确实有必要提早设法应对。因此,郭台铭提出“备胎机制”建议,并非没有道理。但“换胎”必须是在“中选会”接受2020参选人领表登记或政党提名参选人作业之前,否则就“生米煮成熟饭”,要“换胎”也来不及了。

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