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民调专家:绿初选民调替蔡英文解套了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报道,民进党2020初选民调因为纳人手机调查,引发社会各界争议其可信度,世新大学公共关系暨广告学系教授兼知识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梁世武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这次初选相当程度替蔡英文解套,因为蔡之前调查都20%不到,现在却有百分之三十几。此外,梁世武也强调,大概今年9月之后,一旦蓝绿参选人都确定、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等人也确定要不要选,届时2020大选民调可信度才会比较高,至于现在蓝绿或各界民调,都不过是一种想像而已。 

梁世武,台湾科技大学管理学院资讯管理学系博士,台湾民意学会创会成员之一,曾任世新副校长兼总务长、知识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民调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民调超过25年。 

梁世武向中评社表示,每个政党在进行初选民调时,都会有各种政治作为,有助于民众在接受政党初选民调时的表态。 

例如,一是民众对手机调查与家用室话调查的认知与态度,会不会认为是赖清德让步的合理探测? 

二是民进党中央或地方派系,如果在初选民调前补助地方治水或建设预算,也会对影响民众在接受民调时的选择。 

他指出,上述及其他作为,包括对整个意见气候、政治态势、政治氛围等政治作为,其实背后可能进行了很多次,但很多民众根本看不清楚,所以不知道在接受民调时已经被影响了。 

他认为,民进党这次初选民调,许多民众都知道民调时间,有的回家、或是拿手机等着接受调查,所以民调结果在相当程度上已经替蔡英文解套了,因为蔡之前调查都20%不到,现在却有百分之三十几。 

他强调,基于相同道理,国民党初选民调时,因为这段期间有党内分裂、团结等议题,也有电视政见会、参选人造势活动等作为,应该也有助于国民党支持度的提升。 

民调专家、台湾大学政治学系退休教授洪永泰认为民进党的初选民调纳入手机调查,是“台湾民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梁世武倾向用“社群时代失焦的调查研究方法”来形容,因为社群时代的调查方法是多元的,而手机和网路调查一样存在“没有可供清查的涵盖率”,即没有样本依据或母体不完整的问题。

梁世武向中评社指出,即使依照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公布的手机号码,也有一些问题无法解决,例如无法区别究竟是个人或商用的手机,以及1人拥有2支以上手机门号的情况等。 

他表示,这次民进党初选民调意义,其实只是提醒各位,社群时代失焦的民意调查,要考虑到手机及网路调查的存在,只是这部分仍有问题未解决。 

他指出,在台湾经过使用调查,发现单纯用手机约为25%,单纯用家用室话约为7%,两者都用大约66%,所以如果要纳入手机调查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将单纯用手机的25%调查做为一个权值,将使用家用室话(含两者并用)约75%调查加权后做为另一个权值,然后两者进行比对。 

他说,手机调查的权值与家用室话调查加权的权值不能合并,因为就像土豆和蕃薯虽然都是淀粉,但不可混为一谈是一样的道理,而且手机、网路调查还需要经过实证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