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游盈隆宣布退出民进党 心情辛酸惆怅不得已(2)

第四,自2008年民进党下台以来,在蔡英文主席八年领导下,民进党优良的党内民主传统已渐渐消失,不但不分区“立委”提名全数由党主席一人决定,连三十位票选中执委选举也乔到同额选举,剥夺“全国”党代表的选举权。党内逐渐定于一尊,合议制已流于形式。 

第五,这次党内“总统”初选,在蔡阵营坚持下,数度延迟初选时程,改变游戏规则,破坏初选制度,甚至威胁没收初选等等惊世骇俗的离谱行径,在光天化日下彻底摧毁党的民主价值与公信力。“赖清德是否真的输了“总统”初选?”不但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也是一个无头公案。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却当作没看见,我无法承受“我也是乡愿与邪恶的平庸”的良心折磨。。 

第六,也是最后,过去这三年,我全力投入一个非营利、非政府、超党派的公益组织---台湾民意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秉持超然专业的精神,“关怀、研究与传达台湾民意”是这个基金会的宗旨,针对台湾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两岸重大议题,单纯呈现真实民意,是什么就说是什么,免费提供不分党派的社会大众珍贵的资讯,满足大众“知的权利”,大家有目共睹。希望我今天退出民进党后,可以更提升基金会的社会公信力,去除过去所有不必要的绿色标签疑虑。 

游盈隆强调,离别是辛酸的、惆怅的、不得已的,人生本来就是一连串偶然织成的。但,该走的时候还是要走。他愿藉民初徐志摩的新诗“偶然”来写下他这时候的心境,但他改了几个字,句中“你”指的是“民主进步党”,“你我相逢在国民党威权统治的漫漫长夜,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