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专论:王金平下一步?一切有迹可寻

105466768

王金平(中评社资料照)  

中评社香港6月27日(作者 王道)6月6日王金平宣布退出党内初选,但表示2020将参选到底,各地“王金平之友会”仍接续成立,并有支持者私下开始为其发动连署。同时,面对是否脱党参选的提问,王最初答称“再说嘛,现在时间还早”;后则多次表示不会退党,并将继续整合各方面人脉和力量,这些资源都会成为国民党重要力量,不会让期待政权轮换的民众失望。 

1、“王金平下一步”玄而又玄 

媒体舆论与相关人士各种分析揣测杂象纷陈,“某王配”以至于“蔡王配”不一而足。但由于王此前一直宣示不担任副手,因而更多的推测集中于“立法院长”、“行政院长”、海基会会长等等。后面这些基本属于寻常膝盖式反应,都已为王否认,直斥为胡说八道。确实,对曾任“院长”十七年、“副院长”六年的王来说,再回锅“立法院长”不止是“没意思”,简直近乎无耻;而“行政院长”为岛内折损率最高的工作,自扁至马两个八年中,平均被“炒”时间也就一年多,王岂能以一生积累去换这么个朝不保夕、任人摆布的角色?至于海基会,出任者历来是党内二、三咖,以王自视A咖,怎会屈就?而所谓“蔡王配”,确实够震撼够张力,但那个弯子转起来实在有点太大,应属天马行空,自由发想。 

王下一步究竟会是什么?6月13日,岛内关注度极高的政论名嘴沈富雄在脸书发文,由衷赞叹学弟王金平“高深莫测”、令人望尘莫及,“一出手就石破天惊,不选是无招胜有招,政坛及媒体人仰马翻,几乎无人能说出他的动机与下一步”。 

17日,进一步看到王本人夫子自道。针对是否会将力量灌注到党内其他参选人身上的提问,他再度强调自己选到底,否认担任副手或“立法”、“行政”院长的可能,但又说要怎么选目前很难说明,世事如棋,变化难测,到正式登记竞选的五个月中要发生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要准备,这准备若党需要,当然为党所用。他认为,国民党最强就是提名他,他最能拿到绿的票、中间选民的票,其他人哪里拿得到?拿绿的票加上国民党大团结,难道不是最强的人?他还再次表示现在不考虑脱党,又说“我的下一步,谁也猜不到”。 

确实,从目前国民党初选到各党及自行参选人正式登记选举,长达五月;即使是王本人,要对变幻莫测的选情、未来出现或不出现的各种状况提前作出预设与应对,也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如果能从历史和现实的层面全面观察,从他以往历次选举中的进退行止把握其基本心态、意向与诉求,仍能透过扑朔迷离的选举氛雾,作出合乎逻辑的推断,一切仍将有迹可循。 

2、王本来就不可能参加“初选” 

不少人认为,王的民调支持度一直拉不起来,至韩国瑜凯道造势展现超高人气,最终使王认识到势不可为,所以决定退出初选,转而“待价而沽”,以自己在中南部拥有的资源,寻求与未来出线者互补合作,从中获取最有利政治位置。也有的认为王本就没有胜出可能,退出初选是为避免结果出炉后的尴尬,总算有点自知之明。 

以上看法,基本属于市井群众街谈巷议的层次,流于皮相,远谈不上真正的分析。事实上,王从来就没打算进入投票、民调的“初选”游戏,他真正寻求的,是党内“协调”。 

早在2008年大选前的党内初选中,王即郑重申言:国民党的选举是先协调,协调不成才举办初选。当时支持王的连战也表示:要以团结为最高原则,先透过协商产生共识,不懂为什么那么急着办初选。其他历次党内选举中,王之所以往往既要参选又暧昧不定,就是等待、寻找各方僵持不下时以协调产生人选;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才可能是他真正的机会。这是他历次党内选举的主旋律。 

为什么只能走协调的道路?很明显,不论是党内投票、社会民调,王都不可能出线。早些时国民党有投票资格的党员一度为二十多万,其中光黄复兴系统为代表的外省军公教就占了八、九万,这一群体视王为“蓝皮绿骨”,绝大多数抵制他;后来吴敦义竞选党主席时,据说有大量本土人士进入党内,这或许多多少少对他有利,但究竟能在结构上起多大作用,也未可知。民调方面,加诸王身上的既有形象与长期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也使其始终居于后段班,从来不具优势。所以在其他参选人当初就投票与民调比例等问题激烈争执时,他倒显得十分超脱,表示党怎么决定就怎么做。最后当党中央决定“全民调”而摒除党内投票时,他反而反应强烈,说这是剥夺特定参选人的优势与已作的努力。这其实是在为日后的发难作铺垫了。 

如蓝营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你老王本来就没有胜选的可能,起什么哄啊、捣什么乱啊,每次还不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但老王可不作如是想。在他看来,国民党之所以丢掉政权,主要是因为失去中南部本土民众支持,是因为“本土化”不到位、不够“基层化”,而他正是代表国民党应有方向的“本土蓝”,攻击他“蓝皮绿骨”是对他极大的不公,也是对党内构成中举足轻重的地方派系的轻藐与歧视。所以,代表“本土蓝”在党内出头,是他长期以来的志向与目标。正如他前面所说,国民党大团结支持他,他再争取到部分绿营票和中间票,岂不一切OK? 

所以,当国民党正式启动初选、开始登记交费、民调作业时,王断然宣布不参加就是必然结果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