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专论:王金平下一步?一切有迹可寻(2)

3、静候“延长赛”重大逆转 

王宣布不参加初选时,曾激动抨击党中央因人设事、量身定做,他不能接受,要选到底;回答记者提问未来动向时,又引用电影台词称:“我跟他们耗一辈子”。面对是否退党参选的问题,最初回答是还早、以后再说,后则明确表示“说退党是不瞭解我”,更反问:谁能保证初选不会出现延长赛?延长赛一说,又与郭台铭的一项主张异曲同工,就是要求初选同时要确定“备胎”,因应出线者因故不能完成选举的主张。 

为什么郭、王二人都对初选出的人选没有信心?初选启动前夕,韩凯道造势如日中天,但民调却出现向下趋势,相反蔡英文逆转向上,包括柯文哲在内的“三咖督”民调显现三强鼎立。这无疑是王、郭提出上述之论的直接原因。其实对王来说,不仅是韩,也包括郭,以非典型姿态横空出世,暂态卷起千层浪,但随后突槌脱序所在多有,不时让支持者捏一把冷汗。所谓“成则周武三千,败则田横五百,可常可变,可生可死”。以老王之老辣,何尝看不出这种潜在逻辑。 

由此可见,老王不参加初选又要选到底,但目前又明确不退党的奥妙,就在于等和“耗”。首先是耗掉韩。韩目前已经势头向下,内有高雄“落跑”、政绩中空的攻诘,外有各种隐私丑闻之曝料,即使通过初选,也真说不准会不会出现遍体麟伤的情况。从更宏观来看,韩支持度开始萎顿不前的主要原因,是其“庶民政治”、“发大财”的号召力似乎已达瓶颈,因为台湾总体上是一个中产社会,真正的贫富差距并不大。从他高雄大胜的原有支持群体看,一是传统军公教,这至现在仍是铁军铁票;二是部分农渔工和摊贩阶层,这部分人口并不够多;三是希望变化的中间选民,这为数不小的部分“九合一”时从韩身上看到改变的可能,但目前已经逐渐游离。其次,是最好把郭也“耗”掉。郭虽为顶极企业家,但重要的“国防外交”、两岸论述都是弱项,商业与政治的冲突也是攻击点,也难说笃定成功。 

所以,老王目前仍着眼党内,且战且走,静待二人出状况之后的“协调”良机。正因如此,王对郭提出的“备胎论”也不予认同,称历来没这做法;试想若韩出状况而郭又顺势接棒,“协调”岂不又要落空? 

目前,王一方面持续未来参选的相关准备,一方面以“忠贞党员”、一切为党的姿态与党内各方广结善缘,除对韩面带愠色外,其他一概笑脸相迎,营造“协调”时的广泛利基。王近日痛斥民进党十大恶政、高呼捍卫“中华民国”,言辞激烈远胜以往,就是着眼未来争取深蓝群体在不得已情况下接受他出线。 

假如上述情形成真,势必重现当年“换柱”剧情,协调即为必然。此时剩下的,就王和朱了。朱固然民调也明显胜于王,但2016大选前身为党主席时曾六次向王劝进,当年六劝,今年何不再劝?你们带领深蓝支持我,我再挖到绿营和中间的票(你们行吗),国民党不就大功告成?何况我老王只干一届,四年后交棒于你谁曰不宜? 

4、若无协调机会,脱党已无罣碍 

无疑,先后“耗”掉韩、郭二人,存在一定难度。这时就触及到人们最为关注的王是否会脱党参选,或者与其它阵营合纵连横的问题。从历史脉络和王基本心态与追求看,王脱党可能不小。 

目前不敢绝对排除的,是如果郭出线且出线后并无重大变故,王是否会接受副手搭档。原先朱、王、吴(敦义)三人格局时,吴意识到自己民调低落恐难胜出,一早开始酝酿“万分之一可能下”对韩的征召,韩则一直暧昧不明,直到最后“YES I DO”。这无疑是最让王不能接受也最为愤懑的。在王看来,他“三山造势”出钱出力出人助韩胜选,为的是换取韩支持自己攻大位,现在韩却“得陇望蜀”自己端碗吃起来,简直是欺师背祖忘恩负义,所以如最终确定韩选,王一定割袍断义揭竿而起。但郭则有所不同。真正打破王“协调”大局的是韩不是郭。王早已表明参选意向,但韩胜选后始终不表态支持;郭与王没有这种受惠关系,而且二人关系一直不错,王对郭参选固然不满,但却不好公开迁怒于他;再者,能以“副总统”之尊作为政治生涯终点,也不失颜面有光。但另一方面,最终郭选的话,毕竟阻断了王代表本土蓝出头的多年志业,使王打破“党由少数外省精英控制、长期统治多数族群”格局的努力功亏一篑,接受副手职位等于王最终放弃“初心”向深蓝屈服,诚不易也。至于要翻脸反目的理由,则可随时随地顺手拈来。 

王在以前历次党内选举中,就已明白袒露心声。首先是认为国民党长期维持“恩庇—扈从体制”,少数外省精英控制党中央,本土蓝始终处于从属地位,不能出头(他可能认为连战当主席、选“总统”都算不上本土化,吴伯雄、吴敦义当主席也只是为外省精英抬轿,因而有“本土化就是基层化”的特殊用语)。其次,认为国民党丧失政权是因为失去中南部本土民众支持,“中南部乡亲希望土生土长的子弟来领导”。而自2016年失去政权以后,国民党气若游丝命悬一线;去年底的“九合一选举”,无疑是党起死回生关键一役,其中最重要因素,是“韩流”席卷全台;而他老王助韩胜选居功厥伟,足以洗刷对他“蓝皮绿骨”的“污蔑”。我老王都挽救全党了,还不平反正名?连老对手马英九、新党主席郁慕明不也承认我不是“蓝皮绿骨”吗?深蓝以往加诸的轻蔑不屑、甚至开除党籍的重大羞辱,是不是都该有所补偿?所以,老王现在是最后一战,国民党如果继续不把他当盘菜,则不免老王恩断义绝,挥手一别,再无罣碍。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