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严重警讯蔡英文完全掌握“释宪大权”

105468687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7月1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 “立法院”在暑假召开“临时会”,其中一项议程,是六月二十八日对蔡英文提名的四位“大法官”人选行使同意权。民进党“立委”挟着席次优势,并在国民党“立委”退席、拒绝“背书”下,顺利让被提名人“司法院”秘书长”吕太郎、“考选部长”蔡宗珍、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院长杨惠钦,以及台大法律系教授谢铭洋均顺利过关,十月一日将接任“大法官”。 

“司法院”的“大法官”共十五席,蔡英文已经在二零一六年提名七席,现在又提名四席,共掌握十一席,超过“释宪”所需“门槛”。因而对《党产条例》、“刑法通奸罪”、“死刑是否违宪”等社会上具高度敏感的“释宪声请案”,这些“亲绿”甚至是个别带有“台独”意识到“大法官”,如何取态,就成为人们极为关注的问题。因而国民党“立委”痛批,“大法官全家就是小英一家”。 

本来,在目前“大法官”待审案件中,最受瞩目的是退休军公教关切的“年改“释宪案”,不过因为该案已经排期在八月廿三日前作出“合宪与否”解释,四位新增大法官不会参与本案“释宪”,亦即被这四位“深绿大法官”取代的,由马英九提名的“大法官”仍然在位,因而“释宪”结果未必完全符合蔡英文的意愿。但在十月一日这四名“大法官”就任后,对其他的“释宪案”,蔡英文提名的“大法官”就将掌握绝对优势。 

“司法院”“大法官”,是台湾地区最高司法机关——“司法院”中所设置,具有“解释“宪法”、“统一解释法律及命令”的职务、审理“政党违宪解散案”及“总统”、“副总统”弹劾案”权限的常设机关,相当于“宪法”法院”。“司法院”“大法官会议”作出的“解释文”,具有拘束全台湾地区各机关及人民的效力。 

按照《“司法院”大法官审理案件法》的规定,可以声请“释宪”的主体有“中央或地方机关”、“人民、法人、政党”、“立法委员”、“终审法院”、“法官”等,各依循不同的流程。所谓的“释宪”,就是“声请大法官统一解释法令”,所以“大法官“释宪”的效力可能是宣告该法令“合宪”或“违宪”。现行“大法官会议”解释有七种可:该法令并无“违宪”,不生抵触“宪法”的问题;定期修法;警告性裁判;立即失效;定期失效;以解释代替立法;自始无效等。

文章说,“立委”声请“释宪”,相关法律规定,依“立委”现有总额三分之一以上之声请,就其行使职权,适用“宪法”发生疑义,或适用法律发生有抵触“宪法”之疑义者。如认经多数“立委”审查通过、“总统”公布生效的法律有“违宪”疑义;或三分之一以上“立委”行使其“法律修正”之权限时,认现行有效法律有“违宪”疑义而“修法未果”之情形。 

“大法官”十五人,并以其中一人为院长、一人为副院长,由“总统”提名、经“立法院”同意任命之。“大法官”的任期为八年,不分届次,个别计算,并不得连任;但并为院长、副院长的“大法官”,不受任期之保障。 

制定的《“宪法”诉讼法》已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公布,并自公布后三年亦即二零二二年一月四日实施,未来“大法官会议”将改制更名为“宪法法庭”,“大法官解释”将改称为“宪法法庭判决”。而在这部《“宪法”诉讼法》施行前,现行“释宪”程序仍然应该依照《“司法院”大法官审理案件法》规定办理。 

从今年十月一日开始,在十五名“大法官”中,有十一名是由蔡英文提名的“亲绿”甚至是有“台独”意识到,已经超逾“释宪”所需的三分之二“门槛”。而且,其中现在获“立法院”通过提名的七人,任期直达二零二八年九月三十日,另有蔡英文提名的五人的任期也到二零二四年十月三十一日,这将会是严重的警讯。因为不管明年一月十一日的“总统”大选,蔡英文是否当选连任,这些具有任期保障的“小英大法官”,都仍然“稳坐钓鱼船”。此后,这些“大法官”就可“为所欲为”。如果蔡英文成功连任,他们就理所当然地在“释宪”领域为蔡英文“保驾护航”;蔡英文即使落败,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仍然将会以各种理由声请“释宪”,而“绿油油”一片的“大法官会议”作出的“释宪文”,必然会与国民党政府或柯文哲政府作对,这就将会陷入“宪政混乱期”。 

当然,也有人会说,在今次蔡英文提名的十一名“大法官中,在司法界不少是被视为“自由派”,加上出任“大法官”是极高荣耀,蔡英文要籍此介入政治,恐非易事。是耶非耶?且拭目以待之。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成立的劳动党,本来在筹备成立时,是以“共产党”的称谓向“内政部”进行政党登记的(此时尚未制定《政党法》因而政党被纳入“人民团体”管理,适用《人民团体法》),但“内政部”以《“国家安全法”》和《人民团体法》关于“人民结社不得主张共产主义和国土分裂”为由,予以拒绝,而只得改以“劳动党”的名义登记。后来,“大法官会议”作出“释宪文”,确认该规定违反“宪法”有关“保障人民言论和集会结社的自由”的规定,当然更是为了落实两个《国际人权公约》有关公民政治权利的规定,以配合“扁政府”“加入联合国”的活动。因而“立法院”据此修订《“国家安全”法》和《人民团体法》,删除“人民团体不得主张共产主义或分裂国土”的条文内容。这固然是让主张共产主义的团体、政党得以合法成立,但也为主张“台湾独立建国”的社团、政党可以名正言顺地活动。由于在台湾地区,主张“台独建国”的人敢于公开活动,而且还十分张狂,而主张“共产主义”的人只是一些打着“共产党”的旗号进行招摇撞骗者,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反而不愿以“共产党”之名进行活动,故实质上此项决定是大为有利于“台独”分裂势力。

今后更值得注意的是,民进党党团可能会对“宪法”中的“固有疆域”表述提出“释宪”声请,要求“大法官会议”明确,“中华民国”的固有疆域”,究竟是指包括中国大陆,还是只限于台澎金马?倘是后者,《“宪法”增修条文》第一句的“为因应国家统一前之需要”,是否属于“违宪”?可能又再提出“释宪”声请。倘得逞,台湾地区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就将会在“宪政体制”上成为“国与国”关系,完全吻合蔡英文为李登辉研拟的“两国论”。随后,可能就是连串的提出“释宪”声情,比如,将《两岸关系条例》第一条第一句“国家统一前”,也视为“违宪”,并因而否定整部《两岸关系条例》。紧接着,由李登辉委托蔡英文起草的《港澳关系条例》的“第三地”定位,也被“大法官会议”裁定“违宪”,不再将港澳视为“第三地”,而是“外国的地方”,因而撤销据此定位而立法的《港澳关系条例》,由规范外国人入境台湾逗留、定居、投资等的法律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