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韩国瑜赢了还须思考国民党也能赢

105487429

105487468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7月16日电/中国国民党“总统”党内初选民调结果昨日上午揭盅。韩国瑜以百分之四十四点八零五的民调支持度压倒性获胜,获得国民党二零二零年“总统”大选候选人资格,而第二名郭台铭的民调只有百分之二十七点七三零,第三名的朱立伦是百分之十七,周锡玮有百分之六点零二,最后是张亚中,只有百分之三点五四四。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这个结果如人们所料,是韩国瑜胜出;但又出乎人们意料之外,韩国瑜的民调数据,无论是与党内的郭台铭,还是与党外主要对手蔡英文的差距,都竟然是如此的大,不但是郭台铭与朱立伦的总和,而且是蔡英文的三倍。 

不过,国民党中央昨日下午进一步公布民调的政党对比细节,在国民党参选人对决蔡英文、柯文哲的“三脚督”情况下,不论是韩国瑜还是郭台铭、朱立伦,都能大胜蔡英文和柯文哲;而蔡英文在三方角力中,民调都是最后一名。因而在政党对比支持度方面,只要不是派出周锡玮或张亚中,就连国民党党内第三名的朱立伦,民调都可击败蔡英文与柯文哲。 

而且更为奇妙的是,国民党中央委托世新大学、TVBS、全方位、“全国”公信力、联合报等五家民调公司,在历时七天,合计取得一万五千一百八十五份成功样本中,五家民调机构的结果,都好像此前民进党的党内初选那样,都很相近。这意味在同一个时间点,用同一套抽样方式、问卷,各家做出来的结果,会有很高比率大同小异,不会有太大争议。 

这就等于是为国民党中央是以公平、公开及公平的态度进行此次民调的说法“背书”。至于韩国瑜与郭台铭的民调,为何会在短短的几天内,从只有三个百分点的合理误差范围内,急剧地拉大距离,而且还是十七个百分点?看来主要是出于如下的几个原因。 

其一、“韩粉”的“含铁”程度高,属于“死效派”,不管遇到什么逆境,都对韩国瑜不离不弃。而那些“果冻郭粉”则较为松散,缺乏凝聚力。而且,原来是王金平“强势”的地方派系势力,尤其是影响力最大的张荣味、颜清标家族,还有“花莲王”傅昆萁等,都转而支持韩国瑜。而颜清标有“妈祖头”之喻,着对在宣布参选时声称获得“妈祖托梦”而参选的郭台铭来说,带有讽刺意味。实际上,韩国瑜的支持者中,相当一部分是退休军警和公教人员,他们的本性本来就是遵守纪律,而且在退休后有充足时间耐心地守在电话座机旁,而地方派系势力也有较强的动员能力,乡镇居民的夜生活并不丰富,也没不存在下班时间迟错过询问电话的问题。因此,光是这一点,韩国瑜就占尽了优势。而且,这部分“韩粉”因为“含铁量”极高,在明年一月二十一日投票日时,即使是天上下“刀雨”,他们也将会出门投票。这是韩国瑜能够获胜的基本保证。 

其二、毫无置疑,民进党号召其支持者“灌票”,给他们认为因为争议性较大而比较“好打”的韩国瑜,也让韩国瑜的初选民调能有超常的表现。不过,在明年一月投票时,这部分“支持度”将会流失,不是流给蔡英文,就是“益”了柯文哲——假如他也宣布参选的话。 

其三、正因为吴敦义主席强调初选的公正公平性,而为撤清韩国瑜“五点声明”中指责的“权贵”,而拒绝了郭台铭提出的“纳入手机”诉求。这正是郭台铭民意支持度大量流失的重要原因。因为支持郭台铭的选民,大多是年轻人、专业人士、经济选民及知识阶层,他们已经不习惯使用座机,而且下班迟,夜间应酬活动多,难以接到及回答民调机构的询问。当然,在民进党“总统”党内初选已经纳入手机的情况下,“不纳入手机”就有可能为郭台铭日后倘果然脱党参选提供了具有一定正当性的藉口。 

但由于即使是纳入手机,其计分比例较低,对民调结果并未能构成最主要的成分,对提升郭台铭民调的帮助不大。由于韩国瑜与郭台铭的差距较大,--即使是撤除手机,也难以说明是“不公平”,因而同样也是削弱了郭台铭脱党参选的正当性。相反,如果两人的民调差距仅有三几个百分点,在误差范围内,郭台铭还是有理由的。但目前的情况,无法为郭台铭脱党参选提供必要的正当性,难以获得选民们的同情。 

朱立伦说,韩国瑜赢了,国民党还没有赢,这句话凸显了国民党二零二零年“总统”大选时或将会发生的尴尬状况。因此,在国民党中央和韩国瑜方面,应当努力促成“韩郭配”,防止分裂。这一点,民进党有其值得学习的地方,当年民进党与苏贞昌在党内初选中斗到见骨见血,谢长廷胜出后,本来是计划由叶菊兰作其副手的。但陈水扁为避免民进党分裂,委托“谢系“立委”卓荣泰跑到美国,劝说苏贞昌,合组“谢苏配”参加二零零八年的“总统”大选。虽然当时因为“大气候”——陈水扁执政失当及贪腐案发,民进党输了,但却维持了民进党的基本盘。 

郭台铭与韩国瑜搭配,正好可以补强韩国瑜的支持者缺乏青年选民、经济选民及中产选民的不足,两者可以互补。而且,也是应对柯文哲当有效办法。实际上,柯文哲是否出选,关键是看国民党推出哪位参选人。倘是韩国瑜,他必然将会参选,因而他认为韩国瑜争取不到青年选民、经济选民及中产选民的选票,而这正是他的强项,因而可以“截胡”。倘郭台铭补强韩国瑜,柯文哲就没戏可唱了。 

这又是国民党可以学习民进党的另一个优点,那就是赖清德虽然在竞选过程中,与蔡英文产生不少龃龉,但一旦有了结果,赖清德就“愿赌服输”,即使是有许多人为题打抱不平,但他也是摸摸鼻子“认怂”了。不过他仍然拒绝“蔡赖配”,民进党人又自动为他安排出路,“立法院长”苏嘉全主动提出放弃参选,腾出“立法院长”的位置,并主张安排赖清德在“不分区“立委”名单的第一名,为他参选“立法院长”架梯子。倘郭台铭也能有赖清德的气量,就真正是他所宣示的“忠诚国民党员。何况,在初选过程中,郭台铭并没有与韩国瑜撕破脸,仍然存在着合作的条件。 

但韩国瑜本人却可能会遇到较多的麻烦,这也正是民进党认为他“好打”的原因。其一、是如何应对“落跑市长”的质疑。当时不少人投票给他,是冲着“高雄发大财”这个远见愿景的。现在高雄尚未发大财,就就“见异思迁”了,失去参选“总统”的正当性,可能会在高雄大失票。 

其二、是辞职参选还是带职参选。为了避免“总统”、高雄市两失”,当然是带职参选。当选了“总统”才辞去高雄市长之职,起码可以进可攻退可守。而且,也可避免高雄市长补选与“总统”大选较接近,甚至是同日进行,对他的“总统”选情造成负面影响。但带职参选可能会有强大的压力,会遭到民进党的攻讦,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的选情。 

其三、带职参选,可能会绊手绊脚,只能在周末及节假日参加拜票造势活动。但可以在竞选期正式开始后,请假参选,就任朱立伦当年参选“总统”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