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从特朗普谬论看台湾民主走回头路

105489675

特朗普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7月18日电/美国特朗普总统日前在推特大发谬论,剑指“某些民主党女众议员”,批评“她们都来自一塌糊涂的国家,政府腐败又失职。”他还强调“美国可是世界上最强大、最棒的国家,”“她们为何不回去自己的国家,改善那里的种种问题,再回来告诉我们如何做?” 

大华网路报今天专栏文章说,相信绝大多数的人会为特朗普的言论感到不可思议,因为美国一向以“民族大熔炉”自傲于世,问题是,特朗普为什么会这么大胆,或者说冒天下之大不韪?  

特朗普是精明的生意人,更是政客,他的算盘打得比任何人都精。特朗普如此充满种族歧视的发言,如果放在过去,那可是严重的政治不正确,政治前途必然断送无疑。但是自从特朗普上一次参选总统之后,即不断挑动白人至上的潜意识,把它从原来潜藏在心底的意识,变成公然大胆的话语,并且藉此赢得总统大选。换句话说,特朗普已经创造了另一种的政治正确,因为这种政治正确才是他的政治资本。  

特朗普已经把种族主义的魔鬼释放出来,可以想见他要再度利用这个魔鬼打2020的选战。老实说,这是美国民主自内战以来最大的危机,也难怪哈佛大学两位教授要写“民主如何死亡”一书,提醒美国民众危机当前。他们写这本书可以说是用心良苦,在导言中有这么一段话:“现在美国政客把对手当敌人,恫吓自由媒体,威胁拒绝接受选举结果。他们企图弱化我们民主的制度性缓冲,包括法院、情报单位与伦理机构。”看了这一段话,读者大概有一种错觉,这不也是台湾正在上演的情况吗?  

特朗普利用的是种族主义,把种族主义当政治资本;民进党利用的则是转型正义与恐中症,也将其当政治资本在挥霍。在转型正义的掩护下,民进党成立“促转会”及不当党产委员会清算反对势力。在恐中反中的掩护下,民进党以“国安”为名修订“国安”五法,并且还准备制定中共代理人法。除此之外,台湾民主应有的制度性缓冲,包括司法、监察、“中选会”、通传会、及情报机关等等,也都成了民进党鹰犬。  

“中研院”院士、政治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吴玉山出席“台湾与民主的距离”研讨会时指出,看待蔡政府许多作为,不是担心走回威权体制,而是担心落入威权体制和自由主义民主中间的灰色区域,可以称为“竞争性的威权主义”或“非自由式的民主”,其内涵就是指表面上有多党竞争、规律选举、当选人执政,基本上符合民主选举的条件,但政治自由却受实质限制。简单的说,只有符合民进党意识型态与利益的,才享有各种的自由,这样的民主,顶多也只能算是半个民主。  

台湾民主走了这么长的路,在民进党全面执政之后却开始走回头路,真的是历史的大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