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柯文哲组党消息透露时间很诡异

星岛环球网消息:自台湾去年“九合一”选举之后,柯文哲将会组党的消息一直不绝如缕,但却也是未能获得证实,而且柯文哲本人还说过,他本人极为讨厌政党恶斗,青年选民和中间选民也正是因此而成为他的忠实支持者,因而他几乎成了“第三势力”的精神领袖,并因此而在两次台北市长选举中,都是以无党籍的身份参选,就是要搭台北市的精英选民讨厌政党恶斗的便车。但是,很奇怪的是,包括柯文哲支持者在内的人们,却又认为,柯文哲倘要“更上层楼”,将必然会组党;即使是从要为自己在两任台北市长任满后不能再参选争取连任后,他的市府团队成员的出路着想,将他们拱进“立法院”,也必须组党。这似乎是很矛盾,但从发展前景着眼,却并不出奇。何况,柯文哲自己也曾经说过,为了避免自己也掉落政党恶斗的泥淖,他倘组党,就将会是柔性政党。

因此,当昨日下午传出柯文哲正式组党的消息时,人们已经早有心理准备。但时间点却是颇为诡异,因为是在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昨日下午提前结束欧洲之行返台不到四个小时,就传出柯文哲已经完成向台内政部门登记创设“台湾民众党”前置作业的消息。而推算起来,在消息传出之前,柯文哲的贴身幕僚、台北市政府顾问蔡壁如前往台湾内政部门完成登记,并预告将于八月六日举行创党大会,邀请内政部门人员前往列席并进行审查的手续,很可能是与郭台铭返台入台之时同步进行。

柯文哲团队选择这个时间点透露组党信息,虽然也有着“私烟事件”对蔡英文形成一定的打击,已经决定拒绝与蔡英文合作的柯文哲,有着“趁佢病,攞佢命”的快意恩仇感觉,但这并非是主要动因,而是针对国民党人都希望能够拉回郭台铭,并认为郭台铭不会脱党参选2020,也不可能与柯文哲合作,有九成机会与韩國瑜合作,而成为国民党内的“主流党意”,而韩國瑜也为郭台铭“度身定做”副手条件的态势。因此,柯文哲团队选择因为参与国民党党内初选失利,而当即出外散心并沉淀思考下一步动作,神隐了十多天的郭台铭,一旦返回台湾的时机,就当即透露组党讯息。这几乎等于是以“代替决定”的手段,用组党的行动,主动创造与郭台铭商谈合作的机会,甚至是软性“胁迫”郭台铭参与其组党计划,让郭台铭缺少思考与韩國瑜合作的时间和空间。

柯文哲所成立的政党,取名为“台湾民众党”。这是将近一百年前蒋渭水在台湾地区成立的第一个华人政党的党名,带有向蒋渭水致敬之意。而且,安排在八月六日举行第一次党员大会,当天既是蒋渭水的诞辰纪念日,也是柯文哲自己的生日,因而具有继承蒋渭水意志的含意。尽管蒋滑水的后人虽不高兴,将之视为“往脸上贴金”,但蒋渭水已经逝世八十八年,其所创立的“台湾民众党”也已解散八十八年,即使是曾经纳入“知识产权”的保护范畴,也已经脱离了保护期,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来作为新政党的称谓。

柯文哲将“台湾民众党”定位为“柔性政党”,有利于争取郭台铭的参与,当然也有利于国民党的浅蓝党员和民进党的浅绿党员“共襄盛举”。这是因为,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组织架构,是严格按照“群众—阶级—政党—领袖”理论的“列宁式政党”亦即“刚性政党”模式建立的,有着严格的党员登记制度及多层次的组织架构,其党员不得具有双重党籍。而“柔性政党”没有党员登记制度,亦即没有固定党员,其组织架构及党纪也比较松散,所有民众都可以自由选择参与,不会因为同时参加其他政党就被开除党籍,就像美国的两大政党,及台湾地区的新党初始时的那样。实际上当时新党就是考虑到,其主要支持者都是国民党员尤其是军公教人员,但又担心参与新党活动将会受到李登辉当局的党纪惩处,并影响其升迁机会,将新党设定为“柔性政党”就可避免其支持者遭到此种尴尬处境。因此,将“台湾民众党”的性质定位为“柔性政党”,就可让声称自己是“忠诚国民党员”的郭台铭,可以放心参与其活动。

至于柯郭合作的方式,有多种说法或揣测。其中最主流的说法,是柯文哲眼看到韩國瑜正在遭受“落跑市长”批评的煎熬,担心自己参选2020,也将会面临同样的遭遇。那就不如退而求其次,等待2024。不过,他的台北市长任期到2022年12月结束,此时距离2024尚有一年多时间,倘缺乏政治平台就将无法继续聚拢人气,因而组党就是一个好办法。倘此,他将不会参加2020的“大选”,当然也可避免“柯郭配”或“郭柯配”,任其中一人都不愿出任副手的烦恼。而2020则由郭台铭代表“台湾民众党”参选,并与党主席柯文哲一道,催谷“台湾民众党”提名的区域和不分区“立委”的选情,争取拿下共十席及以上的“立委”,成为“第三大党”,并成立党团。实际上,在柯文哲和郭台铭合作之下,可能会获取百分之十五以上的政党票,拿下五席及以上的“不分区立委”议席,将“易过借火”。而在“区域立委”选举中,也因为“母鸡”够强壮,而带动“台湾民众党”提名的“立委”参选人亦即“小鸡”的选情,也将不成问题。倘此,“时代力量”及亲民党等小党的生存空间就将会被极度压缩,2020将会是国民党、民进党与“台湾民众党”的“三国时代”。

倘郭台铭当选并出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柯文哲就以“台湾民众党”主席兼任台北市长。但到2022年12月其台北市长任期过半,辞职无需进行市长补选,只是由台行政机构负责人委任代理市长时,就先行由郭台铭委任他为行政机构负责人,为自己一年多后参选2024垫高政治舞台。

现在柯文哲与郭台铭都有着要把蔡英文拉下台的共同目标,因而就为两人的携手合作提供了最便利的条件。而这个目标与国民党也高度契合,因而就奋斗目标而言,“柯郭合作”与国民党没有冲突。但郭台铭的离队,不管是胜选或是失守,都将会对国民党的继续生存发展不利。因此,关键是郭台铭的态度,这也正是郭台铭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但从现实看,尤其是台北市而言,并非国民党人都喜欢韩國瑜,其他“讨厌民进党”的人更是如此,反而对郭台铭有好感。这并非是出于郭台铭的国民党员背景,而是感觉到,郭台铭才是真正能让台湾人民“发大财”的人物,韩國瑜的“发大财”只是口号而已。即使是向大陆及海外推销蔬菜水果,在性价比方面,也与郭台铭的科技工业相距太远,低层次的商贸活动难以振兴台湾地区的经济。

这就要看,国民党如何出面劝说郭台铭,马英九如何亲自“解铃”。当然,郭台铭仍在“保持压力”,可能是制造“讨价还价”的机会,还有弯转。倘郭台铭婉拒柯文哲的合作邀请,已经洗湿了头的柯文哲,就要继续玩下去,自己亲自落场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了,同样面临韩國瑜“落跑市长”的尴尬局面。

来源:台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