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湾“时代力量”分裂 未来可能泡沫化

声称“第三势力”的台湾“时代力量”正在因为路线之争发生裂解,未来很难摆脱“小党泡沫化”的魔咒。

因2014年“太阳花学运”而崛起的“时代力量”,在2016年的选举中,有黄国昌、林昶佐、洪慈庸3人当选“区域立委”,另外因为政党票也冲破5%的门槛,也获得2席“不分区立委”,由徐永明、高潞‧以用担任,以致成为台立法机构内在民进党、国民党之后的第三大党,得以成立党团参与朝野协商会议。

 ▲林昶佐(右起)、洪慈庸、黄国昌、高潞‧以用、徐永明 

▲林昶佐(右起)、洪慈庸、黄国昌、高潞‧以用、徐永明

“时代力量”的崛起与民进党的提携有很大关系,2016年民进党在黄、林、洪参选的选区不提名,还表态支持黄国昌等,才让黄、林、洪3人顺利当选,“时力”因而又被称作“小绿”。

但是“时力”内部存在三股路线激荡,一派坚持“时代力量”是“监督不分蓝绿”的第三势力,不能沦为其他政党侧翼,前主席黄国昌、“立委”徐永明是“监督不分蓝绿”路线拥护者;另一派的立场是要顾全“本土政权大局”,应该把监督焦点放在国民党韩国瑜身上,支持民进党蔡英文,林昶佐、洪慈庸是“顾全本土大局”路线的支持者;“时代力量”现任党主席邱显智、秘书长陈梦秀夹在中间,似乎对柯文哲有所期待。

黄国昌、林昶佐都是在“太阳花学运”起家的政治人物,但是两人从政后渐行渐远。导致林昶佐退出“时力”的直接原因,与黄国昌前不久爆料蔡英文专机运送大量走私烟有关,岛内媒体更是猜测林昶佐出走是民进党在背后操作的结果。

 ▲林昶佐8月1日宣布退出时代力量。 

▲林昶佐8月1日宣布退出时代力量。

林昶佐1日参加“时代力量”决策会议,他要求“时力”确定挺蔡英文路线,但其他人却说支持者中有“柯粉”,要有所顾忌,于是林直接退席宣布退党,林退党后还接到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的慰问电话。

林昶佐1日中午宣布退党,同党“立委”洪慈庸下午也开记者会,称自己与林昶佐的目标一致,就是2020要让蔡英文当选连任,维持本土政权,她说她会继续留在“时代力量”,但如果“时代力量”还是裹足不前,导致国民党提名的韩国瑜有当选的可能,她也会义无反顾离开。

 ▲洪慈庸称自己与林昶佐的目标一致。 

▲洪慈庸称自己与林昶佐的目标一致。

分析认为,林昶佐和洪慈庸一前一后召开记者会,可以窥见民进党背后操作的痕迹。因为既然洪慈庸决定留下来,似乎没有必要专门主动召开记者会,这两人的动作很可能是早就已经先说好。林昶佐退出“时力”,另一位原住民“立委”高潞‧以用,因为助理涉嫌诈骗补助金,已被“时力”停权未来可能除名,将无法继续当“立委”,“时力”也已无递补人选。这样“时代力量”就剩下黄国昌、徐永明以及洪慈庸,根据台立法机构组织法规定,同党籍“立委”必须要有3席以上才能组成党团,洪慈庸声明自己留下,这代表黄、徐若因挺柯文哲而离开“时力”,“时力”立法机构党团就无法运作,党团解散的责任,就必须由黄、徐两人承担。

此次2020选举中,民进党“中常会”已决定礼让林昶佐、洪慈庸,在其选区不提名,因此两人挺蔡也就不让人意外。民进党对林、洪递出橄榄枝,林、洪便相继对“时代力量”党中央施压,一方面警告“时代力量”不要当“本土势力”团结的罪人,另方面也向爆料私烟案导致蔡英文形象受挫的前主席黄国昌施压。

 ▲黄国昌是“私烟案”的最初爆料者。 

▲黄国昌是“私烟案”的最初爆料者。

内部路线之争是与“时力”的支持者相关联的。台湾“绿党”长期民调发现,“时代力量”支持者分为“疼惜晚辈的绿营支持者”和相信“蓝绿一样烂的年轻知识分子”两种,因此“时力”为了同时讨好两群支持者,长期回避路线问题,几乎是玩两面手法。

而且“时代力量”支持者跟“柯粉”有 50 至 60% 左右的重叠,“柯粉”跟“(黄国)昌粉”更有高达 80% 重叠。也因此“时代力量”内部担心表态支持蔡英文会流失“柯粉”的支持,因而“时代力量”主席邱显智在2日回应林昶佐退党的记者会上,只表示“台派没有分裂的本钱”,表示强力慰留林昶佐,但就是绝口不提“支持蔡英文”。

“绿党”桃园市议员王浩宇断言,柯文哲一组党,“时力”的年轻支持者的选票就很快归向“台湾民众党”,未来“时代力量”的支持度会腰斩。

有分析认为,在“喜乐岛联盟”组党、从民进党脱党的苏焕智计划组党、柯文哲组建“台湾民众党”、陈水扁8月18日组建“一边一国行动党”等此起彼伏的一片组党声中,“时代力量”在喧嚣两年后陷入低潮以及“台联”早已沉寂无声无息的状况说明,在台湾“小党”往往难脱泡沫化的命运。

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