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赖粉发起2020连署 亲赖人士驳蔡赖配

105504480

游盈隆在脸书发文,以法国名剧《等待果陀》、好莱坞电影“冲出封锁线”为例,说明赖清德陷入两难的处境,该如何选择。(照片:游盈隆脸书)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8月5日电/支持赖清德参选2020连署意向书活动3日在高雄火车站展开,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已低调返台。对于传出“蔡赖配”、“苏嘉全礼让“立法院长”、“列不分区“立委”等说法,亲赖的民进党台南市党部主委黄先柱表示,这些说法都是有人在放话,根本没有先与赖谈过,不过是为了选举而消费赖清德。 

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则在脸书发文,以法国名剧《等待果陀》为例,指出漫长而无意义的等待最终仍徒劳无功,赖清德会是果陀吗?他也以2001很受欢迎的好莱坞电影“冲出封锁线”(Behind Enemy Lines)为例,谈到指挥官雷斯理莱加特陷入两难,究竟要违背上级命令去拯救误入敌方军事区美国海军飞官上尉克里斯伯奈特,还是眼睁睁看其被害? 

根据台媒报道,黄先柱表示,对于“蔡赖配”等消息要确定当事人同意,再放消息,但如果连谈都没有谈,只能叫做“放话”,这种选举操作只能说是“消费赖清德”。他还批评,民进党想要打击假新闻,但自己却也在放假新闻,实在无法理解。 

赖清德在初选落败后,就到日本散心,一直到最近才返台。昨天除了在台南观赏U12国际少棒锦标赛,也出席友人的生日宴会,而在他出国期间,有赖粉发起“挺赖反蔡”连署,还希望他出来选“总统”,挺赖动作未停。 

对此,黄先柱说,以赖清德的个性,既然在初选中落败就不可能会再出来选。但很多挺赖的人在情感上仍然无法接受其他的人出来选,所以也没办法阻挡。 

他认为,由于初选从一个月拖到三个月,基层早就已经分裂,如今要整合非常困难。 

“支持赖清德参选第15任“总统”连署意向书”活动发起人林惠娟表示,民进党2020初选全民调受到质疑,挺赖人士深感赖清德必须站出来,对抗国民党候选人,守护台湾。 

对于外界质疑连署活动是在制造“分裂”,林惠娟说,“每一票”决定台湾未来,而不是“一票”定台湾生死。活动志工无政党色彩,是因为中间选民太焦虑才跳出来,选票是由人民决定,而非推出某一候选人,无所谓“分裂”问题。林惠娟说强调,尊重赖清德做最后决定,支持者会一直等待着。 

连署活动将至9月10日达到“中选会”基本门槛为止。下一站8月10将在屏东火车站,8月11日台南安平老街。 

游盈隆3日在脸书发文指出,偶而网路巡礼一番,挺赖的声音的确三不五时还是会出现,而且坚决“挺赖反蔡”还大有人在。这说明不少赖粉仍在痴痴的等。面对蔡赖配,赖清德可能会有很多顾虑,其中之一就是如何面对一路走来死忠支持者感情的顾虑。尤其,赖清德是一个罕见的笃实忠厚的政治人物,面对类似的“雷斯理困境”,他会如何做选择呢?令人充满好奇。

以下为游盈隆脸书全文: 

又见“等待果陀” 

今天我问一位赖清德的铁粉,“挺赖选“总统”的人还不散去吗?”他说:“越来越多”。 

最近,偶而网路巡礼一番,挺赖的声音的确三不五时还是会出现,而且坚决“挺赖反蔡”还大有人在。甚至已经有赖粉主动发起连署呼唤赖清德选“总统”,声音此起彼落,这说明不少赖粉仍在痴痴的等。 

“艾斯特拉冈:算了,我们走吧! 

佛拉季米尔:我们不能。 

艾斯特拉冈:为什么不能? 

佛拉季米尔:我们在等待果陀。 

艾斯特拉冈:唉!” 

这是法国名剧“等待果陀”中的对白,叙述的是剧中两人无奈的等待果陀,漫长而无意义,最终仍徒劳无功。 

赖清德会是果陀吗?恐怕没有人知道。 

蔡赖配的传闻,初选期间是蔡阵营想“赶鸭子上架”的选战伎俩;初选后,转为消遣、消费、消磨赖清德的花招。等到722“总统”特勤天量走私香烟丑闻曝光后,“总统府”事后的“超买说”引起社会哗然,重创蔡英文形象和选情后,蔡赖配的念头或许又会浮现在操盘手的脑海。赖清德仍然是一个重要的棋子。 

这让我想起一部2001很受欢迎的好莱坞电影,“冲出封锁线”(Behind Enemy Lines),剧中男主角是美国海军飞官上尉克里斯伯奈特(欧文.威尔逊演),在执行空中侦察勤务时,误入塞尔维亚非军事区,拍摄塞尔维亚部队大屠杀回教徒的现场,尸体堆积如山的骇人景象,却深陷敌方阵地,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当他呼叫部队指挥官雷斯理莱加特(金.哈克曼演)时,却让指挥官陷入两难困境,究竟是要冒违反上级命令去营救伯奈特,还是眼睁睁看伯奈特被害?天人交战的结果是,基于自己和部属坚定抢救子弟兵的信念,莱加特将军不顾自己的前途,亲自指挥营救伯奈特的行动,并成功救回伯奈特。 

事后,雷斯理莱加特将军被调离原战斗单位,军方本安排他回华府任行政职,但他基于对忠于他部属的尊重,选择光荣退伍。 

面对蔡赖配,赖清德可能会有很多顾虑,其中之一就是如何面对一路走来死忠支持者感情的顾虑。尤其,赖清德是一个罕见的笃实忠厚的政治人物,面对类似的“雷斯理困境”,他会如何做选择呢?令人充满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