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大华网路报:郭台铭何不从萨长同盟得到启示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9月2日电/大华网路报2日发表点评文章说,郭台铭的成功历程是没有人可以否认的,其好强性格则是他自己不会否认的,所以他未能在国民党初选中胜出,自然会产生重大失落,此为人之常情。加上他曾建议在初选民调中加入手机民调而未获采纳,那么他对国民党中央的不满、对初选结果的不服气,也都在所难免,亦可被理解。 

然而,游戏规则既然定了,自己也参加游戏了,纵使输了且心有未甘,总不能掀桌砸场,这是基本的信用与人格问题,何况作为备受称颂的国际级大企业家和罕见被授予的中国国民党荣誉党员,又曾明确表示愿意支持初选出线的党内同志。 

文章说,郭台铭的初衷为何呢?不就是下架蔡政府、捍卫“中华民国”、提振台湾利益吗?如果他决定自行参选到底,最可能的结果就是由此造成蓝营分裂,导致他与国民党提名的韩国瑜双双落败,这就违背他的初衷了。因此,郭台铭在关键的此时此刻,就不能不以其胸襟、气度、智慧来考量大局。 

日本江户时代末期,如果不是萨摩藩和长州藩组成同盟,那么专横滥权腐败的德川幕府就不会被迫“大政奉还”,以扶国家于将倾、拯民众于困苦。萨、长两藩原本是水火不容的,而郭台铭无论和国民党或和韩国瑜根本就不存在此种状况,焉有不能携手之理。 

1863年8月18日,对京都拥有相当控制权的长州藩,遭到萨摩藩结合会津藩逐出京都,史称八一八政变。长州藩遂对萨摩藩恨之入骨,藩内无不斥为萨贼。1864年7月8日,一批长州藩藩士在京都池田屋旅馆又遭到会津藩所支持的新选组武士砍杀,是为池田屋事件。同年8月20日,长州藩为申冤而出兵京都,在京都御所的蛤御门和萨摩藩、会津藩战斗败北,是为禁门之变或蛤御门之变。 

可见长州藩连遭惨重打击。但还不仅如此,禁门之变后,以萨摩藩藩士西乡隆盛为参谋的幕府军队十五万人向长州发动讨伐,迫使该藩三名家老切腹自杀及折毁藩内重镇山口城。后来萨摩藩也认为必须推翻幕府,才能挽救日本,于是邀请同为最大势力之一的长州藩结盟。尽管长州藩曾饱尝萨摩藩苦头,终因有共同理念而合作,联手在戊辰战争中击败幕府,促成大政奉还,开启了引导日本走向了强盛的明治维新。

文章说,如今和韩国瑜一样诉求捍卫“中华民国”的郭台铭,双方之间没有萨、长那种深仇大恨,更无不可合作之理。那么当年以中间人身份促成萨长同盟的土佐藩脱藩藩士阪本龙马于今何在呢?这应该就是去年十一月九合一选举中展现不满蔡政府失能失德的主流民意。唯有在此民意下韩郭携手,才能再续九合一的动力,郭台铭的理念也才能透过国民党重新执政而实现。这比讲究分配权力名位的郭柯合、郭宋如何、郭柯王又如何,或比郭台铭独立参选,都来得正派和正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