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当局“中共代理人修法”为何急踩煞车?媒体解读

原标题:“中共代理人修法”为何急踩煞车?

台湾方面海基会秘书长姚人多日前表示,台商对“中共代理人修法”的关切,当局相关单位都听进去了,台商可以放心;民进党立法机构党团总召柯建铭随后也指出,党团内部对此项修法看法不一,有待召开党团大会讨论,凝聚共识。这些说法跟民进党当局先前急于修法的态度,显然完全不同,究竟原因为何?未来会如何发展?自然值得深入探讨。

蔡英文在今年一月及三月,先后提出“四个必须”、“三道防护网”及“七项指导纲领”;随后台立法机构又强行通过“国安五法”修正;今年七月她又宣示,立法机构本会期要通过“中共代理人”的修法,摆明要将“抗中保台”当成2020选举的主轴,因此外界普遍认为,“中共代理人修法”将是本会期朝野攻防重点。谁也没有想到,民进党在立法机构开议前夕,竟然政策大转弯。

按照民进党团书记长李俊俋的说法,民进党团并非不讨论“中国代言人”,而是因为本会期是预算会期,又遇上选举,时程非常紧凑,估计实际开会只有两个半月,可能来不及处理“中共代理人修法”。柯建铭则说,党团内部对修法的看法有差异,行政部门也另有不同意见主张,所以要开党团大会凝聚共识。

这些说词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过去三年多来,民进党在立法机构,挟其多数优势,想要通过什么法案,就通过什么法案,既不管程序正义,也不论是否预算会期,怎么会突然就没有时间对“中共代理人修法”?再说,蔡英文提出“中共代理人”构想之初,台行政机构和民进党立法机构党团,不是都异口同声认为有迫切必要性吗?怎么时隔不到两个月就意见分歧呢?难道两岸局势缓和了吗?可见民进党的转变另有隐情,这些只不过是借口托词而已。

民进党所以急踩煞车,大致不外三个原因:

第一、“中共代理人”法案本身争议很大,不但舆论抨击,连绿营内部也有微词。像是陈水扁时代曾任考选部长的林嘉诚就明白指出,“中共代理人”法如果立法不当,对于民众免于恐惧自由、台商限制,均不可不慎;而且谁是“中共代言人”?规范哪些活动?哪些应该信息揭露?哪些活动可以法律限制?都应该厘清。

台军方智库也认为,“中共代理人修法”虽有正当性与必要性,但在两岸特殊情形下,“外国代理人”几乎等同于“中共代理人”,如何认定委托代理关系、资金对价关系、以及界定“危害国家安全、主权”等,都是立法相关难题,如果无法克服这些困难,“可能流于以国家安全为名内容审查,干预言论自由的批评”。这都证明“中共代理人”法,不仅没有政党共识,而且本身在法理就有争议。

第二、避免台商反弹,影响选票。大陆最大的台商社团“全国台湾同胞企业联谊会”上个月以措辞强烈声明,谴责民进党制造“绿色恐怖”,特别是“中共代理人”法案,内容模糊不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鉴于大陆台商一百多万,连同家属数百万,如果群起反弹,将对2020选举蔡英文的选情极为不利。

第三、担心中国大陆可能采取强烈手段反制,影响台湾经济。据业者估计,陆客自由行取消加上团客紧缩,今年可能减少一百万人次,观光产值将损失三百五十亿元新台币,影响二百万观光从业人员。如果“中共代理人”法通过,中国大陆可能采取更强硬的手段,对台湾经济造成严重冲击,进而影响选情。

显而易见,避免影响蔡英文选情,才是民进党改弦易辙的主要原因。预料在选举之前,“中共代理人”法应该会暂缓,但不会撤回,“抗中保台”依然还会是民进党选战的主调。

来源:央视(作者汪诞平为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