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刘性仁语中评:处理陈同佳案须去除政治操作

105577776

中国文化大学国发大陆所副教授刘性仁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杭州10月23日电(记者 张爽)中国文化大学国发大陆所副教授刘性仁对中评社表示,蔡政府处理陈同佳的态度令人完全不解,理不出个头绪,既没有办法体现主权,也无法达成尊重人权,更无法伸张正义。蔡政府在陈同佳案上的逻辑错乱,正好凸显台湾一遇到大陆就变得荒腔走板、左支右绌。处理陈同佳案,第一步恐怕必须去除政治因素及政治操作、抛开意识形态。 

刘性仁说,陈同佳案引发香港反修例运动全面展开,引发香港动荡不安,陈同佳杀害女友潘晓颖在台湾证据确凿,如今却变成司法人球,无法处理,怎对被害人潘晓颖家属交代?如今陈同佳自己有意来台接受审判,局势发展出现重大变化,然而民进党当局却不接受,以动机论和阴谋论拒收陈同佳;而反修例者所提出五诉求,看似也与原本导致抗议者所反对的修例导火线无关,究竟什么才是我们所在乎的价值?是人权?是民主?还是政治?拒收陈同佳对照与要求在海外诈欺犯回台受审、要求英人林克颖撞死台送报生回台受审,蔡政府态度截然不同,所带出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刘性仁说,香港方面说法因为香港人陈同佳,在台湾杀害了同为香港人的潘晓颖。随即在东窗事发前逃回香港。由于犯罪行为与地点均在台湾,依香港法律无法追诉杀人罪。香港方面纯粹是要解决问题,伸张正义,而且还是在当事人陈同佳主动提出要到台湾受审。香港执法、检控、司法机构保持政治中立,完全按所得证据行事,对于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的说法,包括所谓的调查不足、漠视追诉其杀人罪行的情况、香港有司法管辖权而不应用等,特区政府表示深切遗憾。 

“台湾陆委会的说法是针对陈同佳杀人案双方应建立司法互助合作机制,方能根本解决问题。但港方根本就不回应台方多次司法请求,更于去年11月拒绝台方“法务部”等机关共同参与沟通;台方会在对等、尊严及互惠的基础上,积极迅速提供相关证据,配合后续追诉,也希望港府迅速务实面对台方的请求,共同实现司法正义,还给被害人公道。”刘性仁介绍,台湾“法务部”的说法是三原则两方案,三原则为:第一,台港双方均拥有此案司法管辖权,基于加害人与被害人均为港籍,且陈同佳目前仍在香港羁押中,在羁押期满前,港府应本于职权追诉杀人犯行,以维正义,考量到港人港审与审判的优先性与便利性,应由香港政府优先审理。第二,司法没有空窗期,无论是“中华民国”政府或香港特区政府,均应负起责任。香港政府更不应让犯罪嫌疑人任意游走,以免产生串供或湮灭证据之虞。“中华民国”政府会透过正式的司法互助方式处理本案,绝对不会私了,更不会有拒收问题。第三,“中华民国”政府从未放弃管辖权,绝不卸责。过去“法务部”跟陆委会多次去函港府,索取本案相关事证,但遭港府置之不理。“中华民国”政府愿在司法互助的前提下,全力提供相关资讯,并派员协助。 

“两方案则是考量到港人港审与审判的优先性与便利性,以及家属心情,香港政府应优先审理本案,“中华民国”政府司法单位愿意提供相关事证,以供审理。香港政府有无管辖权一事,应由香港法院作出正式裁定。若本案经香港法院裁定无管辖权,“中华民国”政府愿意针对本案与香港政府共同讨论后续处理。在司法互助的前提下,陈同佳因涉及杀人重罪,不应纵放,港府应于他另案执行期满时立即逮捕,以伸张正义。”

刘性仁表示,对于蔡政府的拒收,马英九发表声明指出,蔡政府以政治考量处理陈同佳案,证明蔡政府重视选举算计,更胜于人权保障与正义伸张。一个被我检察官通缉的香港杀人犯,要来台湾投案却被拒绝,蔡英文嘴巴高喊主权,实际上却放弃司法管辖权,证明蔡政府重视选举算计,更胜于人权保障与正义伸张。“台港签订司法互助协议,与陈同佳投案不抵触”;吕秀莲表示,蔡英文上任时高喊司法正义、司法改革口号,自诩为民主的巨人,但现在却不答应陈同佳来台,民主与法治是一体两面,司法主权就等同国家主权,要堂堂正正接受对方来台,接受司法单位调查。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认为,蔡政府完全在利用香港反送中事件来增加“总统”大选与“立委”的选票,何来护台湾主权之有?并批蔡政府不该自我阉割主权,杀人就该回台审判。香港政府欲将嫌疑犯送回台湾,没想到陆委会却出现这种自我阉割主权的言行,甚至干预司法独立性,至今他想不通是为什么。就连台北市长柯文哲也看不懂民进党在干什么,表示选举到了,大家都抓狂起肖。无论蓝绿白都对蔡政府的作法不满与不解。 

刘性仁说,针对陈同佳案,蔡政府的回应与作法,不只蓝绿白都不满,也有太多的疑问。第一个不解是,蔡政府自我矮化主权及管辖权,陈同佳杀害女友既然其行为地与结果地都在台湾,台湾当然拥有司法管辖权,审理此案正好凸显主权及司法管辖权;第二个不解是,台港要司法互助,但又不接受陈同佳来台;港府本欲透过修改《逃犯规例》来解套,并将陈嫌移交台湾,却因“反送中”事件撤回修例,进而失其法源依据。现今陈嫌自愿投案,本可伸张正义,照理台湾方面应在其到案后积极侦办,但蔡政府却以想像中的阴谋为由,拒绝犯嫌投案受审,实在令人不解;第三个不解是,挺反送中者对陈同佳来台的态度暧昧,难道不希望案子水落石出,让陈同佳伏法认罪吗;第四个不解是,台司法体系如何拒绝受理?“法务部”依地检署之要求,请陆委会转知港府,请求引渡。因无法引渡,地检署发布了通缉令。迄今年港府打算修改引渡规定,让此类犯罪嫌疑人有机会送回台湾审理,台“法务部”表示乐见其成,足见台湾司法机关乐于将犯罪者绳之以法,但如今蔡政府作法与过去主张大不同,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性仁说,那么多的疑问,都只能从政治动机思考来揣测,否则完全无法理出个头绪,一切都和蔡政府对大陆的“阴谋”有关,因为绿营认为如果让陈同佳入境,恐会让台湾陷入一中框架;试问台湾有什么理由“不收”陈同佳的投案?从人权角度来看,在台犯罪的被害人有权利要求将犯罪者绳之以法;从正义及合法的角度来看,犯罪地点发生在台湾,所有的证据资料也都在台湾,司法系统也发布通缉令,那么台湾为何不能够收陈同佳?移民署能不发陈同佳来台签证吗?如果嫌犯陈同佳自己愿意到台湾受审,本身就是承认台湾的司法权与法律体系,蔡政府何乐而不为。但是蔡政府却以危害“国家安全”为名,拒绝陈同佳入境?这种逻辑错乱,正好凸显台湾一遇到大陆就变得荒腔走板、左支右绌。 

刘性仁对中评社说,蔡政府处理陈同佳的态度令人完全不解,理不出个头绪,既没有办法体现主权,也无法达成尊重人权,更无法伸张正义。反修例的港人和台湾抗议者,是否都应当撇开政治因素,让司法应有作为、有所作为,台湾不接受陈同佳,香港无法处理陈同佳,陈同佳这个烫手山芋,究竟该如何处置?如何才能替潘晓颖讨回公道?第一步恐怕必须去除政治因素及政治操作才行,抛开意识形态,而真正的司法正义与公道何在?主权、司法及人权在陈同佳案中的角色及立场恐怕非常讽刺与矛盾,抗议送中的民众又如何看待陈同佳呢?潘晓颖的公道与司法正义又该如何彰显呢?潘晓颖家属的心灵创伤又如何能得到平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