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王金平告别44年“立委”生涯演说(全文)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0月25日电(记者 倪鸿祥、黄筱筠)中国国民党不分区“立委”、前“立法院长”王金平今天下午在“立法院”院会,进行44年“立委”生涯的告别演说,他以念稿方式,花了约30分钟,念完全文近6千字的讲稿,细数他担任17年“立院”院长主持议事的理念。

今年78岁的王金平,1975年在第一届“立委”增额补选时高票当选,34岁是当届最年轻“立委”,历经严家淦、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六任执政,是现任最资深“立委”,也是史上任期最长的“立法院长”,连任5届共17年。王金平办公室强调,王只是向“立法院”告别,不是要裸退。

王金平日前表态参选2020到底,“立法院”今天进行第9届第8会期最后一天的施政总质询,王金平排在压轴登场。他依过去惯例事先拟妥质询稿发表讲话,让“行政院长”苏贞昌坐着聆听内容。

下午到场聆听的蓝委几乎都是王金平的好朋友,包括亲民党秘书长兼党团总召李鸿钧、国民党“立委”廖国栋、郑天财、罗明才、以及台中大甲镇灁宫董事长颜清标的儿子颜寛恒等。

王金平以“国家为重,国会为主”为题,发表30分钟谈话,以下为全文:

主席、苏院长,各部会首长、列席官员,本院同仁,大家好。金平今天以“国家为重,国会为主”为题向“行政院”提出质询。因受限于时间,“行政院”无法以口头全盘回应本席论述,因此请“行政院”以书面回覆即可。

选举有输赢,“国家”要尊严

政治可以是艺术但绝对不是魔术。

法律可以论情理,但绝不能破底线。

司法管辖权,就是代表“国家”行使“主权”。

不论以任何理由,放弃司法管辖权,就是放弃主权,就是践踏“国家”尊严。

在台湾有人提出“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忧虑。但是我们的“总统”、“立法委员”,早已由公民直选产生。我们要有信心,“今日台湾,才是明日香港”追求的目标。 

金平当然了解忧虑的背后,是担心明日主权的沦丧。因此司法管辖权,绝不能臣服于政党利益之下。不论顾主权的口号有多响亮,此刻是付诸行动,想方设法,让犯罪嫌疑人来台接受司法审判的时候。捍卫代表主权的司法管辖权,是全民共同的责任,谁要放弃它,我们就下架他。

法治是民主的基础,没有法治就没有民主。金平重申:别忘了!选举,胜负不是一切,还有“国家”尊严、“国家主权”必须捍卫!

选举求胜负,“国会”要共识

选举与“国会”是落实政党目标的两大场域。

“国会”是由代表不同政党、选区、背景的成员组成,将社会多元各方的主张,透过各党派间的合纵连横、相互妥协寻求共识;或用表决、杯葛等方法得到结果。不到最后关头,不轻言诉诸表决,也不轻言放弃妥协。

不管委员来自再小的党派,也仍然是人民一票一票选出的代表。或许不是社会的主流主张,却也是部分国民应该被重视、尊重、接纳的意见。

零和的表决不应是常态,妥协的共识才是“国会”的价值。尤其在撕裂、对立、壁垒分明的台湾,我们应该让社会看到,“国会”可以经由妥协寻求共识,不必是不惜一切拚输赢的冲撞,如此,野心家才少了操弄的空间。

政治场域,各司其职

候选人,当然求当选。选举操盘手,也以当选当作唯一的目标。“国会”党团干部,以落实政党主张为任务。而“国会议长”的重责大任则是调和鼎鼐,综合各党派意见、凝聚共识,顺利通过议案。各有角色,各司其职。

金平自“民国”64年首度当选“立法委员”,44年来,先后以不同的角色,担任不同的职务,执行不同的任务,非常清楚“吃什么饭、诵什么经”,角色、责任、任务不能混淆。尤其是关系国家民主发展、宪政体制维护、全民福祉、政治社会安定、经济成长的“立法院院长”。

“国家”为重,“国会”为主

2000年第一次政党轮替,2002年“立法院”各党不过半,国、亲、新三党联合组成“立法院”多数的结盟仪式上,时任中国国民党党主席连战先生表示:

“今天中国国民党把王金平同志送给‘国家’,担任‘中华民国“立法院长’”。

“国家”为重、“国会”为主就是金平担任“立法院长”坚守的价值,也应该是尔后“国会议长”必须遵循并坚守的价值。超脱党派,以“国会”为主主持议事,以“国家”为重,捍卫民主宪政。

英国国会源自1707年,美国国会成立于1789年,法国第一共和“国会”成立于1792年,它们以数百年的时间奠基了“国会”文化。

中华民国37年行宪,38年播迁来台,直到“民国”80年第一届44年未曾改选的资深“立委”全部退职,第二届“立法委员”于82年2月1日就职,才真正开启符合现代民主“国家”的“国会”时代。至今也仅有26年。

相较于美、英、法老牌民主国家的“国会”,“立法院”尚属强褓婴儿期,较诸老牌民主“国会”的标准,及社会、人民对“立法院”的期望,“立法院”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间。毕竟满足人民、社会的期待,是我们必须不断鞭策的目标。

“国会”文化,创难毁易

自“民国”82年担任副院长,与刘松藩院长一起在无前例中探索前进,建立符合真正民主“国会”的模式,以走出威权体制的运作。经由6年经验的总结,于民国88年元月份通过“国会”改革五法”,并在同仁支持下,于同年二月担任“立法院长”,前后一共17年。23年间,在“国会”改革五法的基础上,点点滴滴、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建立的“国会”文化,却是“创难毁易”。在告别“立法院”的前夕,金平愿以23年擘建“国会”文化的实务经验,加上三年多来,坐在后排委员席,观察体会的心得,做一次真诚的报告。

跨越千禧,开创新局

1999年出任院长,正逢千禧年。上任之时,自许“跨越千禧开创新局”的宏愿;2000年适逢“中华民国”首次政党轮替,也是“国家”首次面对朝小野大的挑战。2002年“立委”选举结果,各党不过半。国民党,行政、立法两权皆输,必须联合多党才为多数,对出任院长的金平,都是艰难的挑战。

“国家”为重、“国会”为主的价值,让金平深知,既是中国国民党党籍“立法委员”,更是“中华民国”“立法院长”,一切考量以“中华民国”为重,以“立法院”为主,金平才能在惊涛骇浪的政局中,稳住“国会”的方向舵,让“立法院”成为解决问题的中心,不是制造政局动荡的场所。也深知唯有在动荡险恶的政局中,建立的“国会”文化,才能经得起时代检验,以流传百世,尔后“国会”运作是政党操纵的傀儡?或是“国会”主权的捍卫者?春秋之笔,才有评鉴的标准。

金平期许,四大保证

金平期许务实的“国会”运作必须:

一、保证政权无论如何转移,“国政”运作无碍。

二、保证多党、多方、多元利益交征下,寻求可被接受的最大公约数,发挥议事的效能。

三、保证朝野激烈的攻防中,坚持程序正义、法治原则。

四、保证议事再大的纷争、朝野再大的冲突,不但不能妨碍法律、预算、议案的产出。而且产出后,不会有无休止的法理宪政争议,及社会抗争。

真正的“国会”,才算真正的民主“国家”

执政者最想控制,也最想摆脱的,就是代表民意的“国会”。来自四面八方,代表不同区域、各方利益的“立法委员”组成“国会”,很难有单一的意见,也不容易形成一致的共识。党同伐异、对立冲突的特色,提供有野心的执政者,以议事不彰否定“国会”;以议事杯葛、冲撞、败坏社会风气为理由,污名化“国会”;再进一步以党政运作一体化为由,企图染指“国会”、架空“国会”;更甚以利益分配,软化“国会”等,不一而足。

“立法院长”应以捍卫“国会”自主权为己任,绝不容行政、司法、监察、考试等权,假藉任何名义侵犯立法权。金平任内遗憾之一,就是针对319枪击案,“立法院”依法通过真相调查委员会,却遭受当时的执政党行使所谓“行政抵抗权”全面抵制。执政党委员失去了“国会”自主的自我期许,反与执政的行政权唱和,自失立场。“立法委员”要以捍卫“国会”尊严为己任,才有自主的“国会”,才是真正的“国会”。

尊重少数为前题,服从多数的意义才彰显

金平十七年的心得,落实民意的真“正国会”,必先以“尊重少数”为前提,多数为力量的最终表决才具有正当性、合理性。议案通过的合法性才受尊重、肯定,才具有执行及被遵守的稳定性。

在议会,多数是实力、是力量,不是绝对的真理,凭藉多数就以为可以为所欲为,绝不是议会政治的真谛。

真正的民主“国家”,没有永久的执政党,也没有必然的在野党,风水会轮流转。今天的多数如何对待少数,难保翻转之后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不尊重少数,一味仗势多数,以大压小,以强凌弱,以多胜少。对今天的多数党及他们的支持者,可能大快人心,得意一时,日后都要付出对立、撕裂、不稳定的代价,冤冤相报何时休?这不是真正的民主“国会”。

假若议会一切以多数至上,多数就代表一切,就是真理。如此,反映民主“国家”的多元议会,就被否定、摧毁,民主多元就失去了意义。最后只剩徒具“国会”的形式,我们就没有资格说是真正的民主“国家”。

“国会”文化三要素:尊重、包容、接纳

尊重少数;包容多元;接纳建设性的不同意见,展现民主“国会”的重要价值,也是落实民主“国会”必须建立的传统。

2016年,执政党完全执政以来,为了贯彻党意,而凌驾民意,府院伸手主导“国会”的运作,已明显伤及民主“国会”的价值,置“尊重、包容、接纳”的“国会”价值于不顾。协商徒具形式,凭藉绝对多数,如坦克一般,一案又一案地辗过去;党产条例、转型正义、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前瞻预算等案,完全忽视“尊重少数、包容分歧多元、接纳建设性异见”的“国会”文化。

随着法案一一通过,政治对立、社会分裂、世代冲突等,民怨不断累积,反映在2018年的地方选举结果,执政党被社会反噬,吃了败仗;理应反省,改弦易辙。但面对2020的大选,又骄傲地喊出“国会”要过半的诉求。这固然是政党的权力,但人民的感受却是既未痛改前非,更忘了昨日之痛,恐非民主之福。

2008年,国民党在“立法院”是绝对的多数,金平又是国民党籍的议长。但金平更深刻明白建立“尊重、包容、接纳”的“国会”运作文化,及建立“国会”运作制度化,长治久安的重要性。为此在“朝野协商”、“不动用警察权”,及“处理太阳花学运太温和”三件事上,或有苛责于金平,尤其是部分蓝军的支持者。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金平藉机再次重申“朝野协商是重要且必要”、“坚持“国会”自主、“国会”尊严、绝不动用警察权”,及“太阳花不流血的和平落幕,是我们对下一代应负的责任。”

朝野协商是法律赋予“立法院长”的职权,是责任也是义务。因此被号称为乔王,实至名归,金平欣然接受。

没有协商的“国会”,不会有具效率的成果产出;没有协商的“国会”,只有杯葛表决的冲撞,没有妥协共识的空间;没有协商的“国会”,少数党、在野的意见不受尊重,不被接纳,党同伐异下,再好的意见也被牺牲。表决的形式民主之外,协商经由“尊重少数、包容多元,接纳异见”的过程,更能体现实质民主的真意。

协商体制,可修不可废

协商的方式、程序可议、可修,绝不可废。协商不成,付之表决,表决才有正当性、合理性。

政治无他,耐烦而已,所有参与协商者,都是劳心劳力的无名英雄。有时还得承受“密室协商”、“黑箱作业”的指控。过往熟悉朝野协商的媒体朋友必定知道,参与协商的委员、助理,各单位的行政人员,共聚一室、共谋共议、互有取舍、各有妥协。少了议场唇枪舌战的精彩画面,少了个别委员可突显个人特质的机会。但就议事的效率,及对“尊重、包容、接纳”价值的落实,朝野协商,是“国会”实质民主的体现与成就。

“国会”没有朝野协商,“国政”无法顺利推动

朝野协商绝对是值得肯定的制度,细数17年中,由本人主持协商,有纪录的就有799次。随议事进行不顺时,中途停下协商者,更不知有多少。以每年总预算少则2、3千件,多则高达5千多件的删减与主决议案为例,没有协商,就无法处理。包含创建新法247案在内,合计共3566案的法案,没有协商,绝无法顺利三读通过。17年间,朝野再如何的恶斗,最后依赖协商,总能顺利通过预算及法案,让“国政”顺利运作。

金平担任院长期间,议场内经历无数次的朝野冲突、不理性杯葛,甚至已达违规违法程度。偶而个别委员因临场情绪、对金平有不理性、不礼貌的言行,事后都有真心的道歉,我不放在心上。金平念兹在兹者是“国会”的自主、自治、自律。有委员、政党的自律,才更能突显“国会”的自主与自治。

委员事,由委员解决

金平深信“国会”自主、自治、自律的前提下,“立法委员”的事,由“立法委员”解决。绝不能、更不应有动用警察,进入议场维持秩序的荒谬。“立法院”是人民选出的“立法委员”,组成的“立法院”,院长是委员共推,主持议事的主席,没有人有权力,以任何的理由、名义,进入议场干预甚至剥夺“立法委员”行使职权。冲突再厉害,杯葛再严重,委员行为再脱序,大不了休会协商,事缓则圆,再议就是。不动用警察进入议场干预议事,执行秩序纠察,是身为院长绝对必须坚持的黄金法则,不容破坏。

不动用警察权,不仅是“国会”自主、自治、自律、尊严等法理问题,也是现实上的不可行。抬出去,却挡不住委员再进场;再进,抬或不抬?一群警察围着主席台,下面乱成一团,委员与警察冲撞,主席宣布议决,这样的画面绝对是民主宪政的闹剧。

学运和平落幕,无愧于心,无憾于历史

因为太阳花学运,无法审议通过服贸协议,对两岸交流是一件遗憾的事。但是让太阳花学运不流血、和平落幕,也让我们这一代政治人物,无憾地面对下一代。二次大战之后,各国攻进官署的学生运动,最后都以流血冲突,甚至付出生命代价而终结。学生运动或许被镇压了,后遗症、后续发展的遗绪,总得让国家社会,至少付出一代人的代价,有时也未必能弥平。就以香港连续4个多月的街头抗争为例,何时休,不知晓,香港社会将付出什么代价,不可知。可知的是至今仍看不到和平落幕的希望。

太阳花学运占据“立法院”议场,最努力想方设法解决的人,就是担任院长的金平。现实上,除了警力以强势的武力,可能造成流血冲突之外,已无法动用优势多数警力,以和平的方式,攻进城堡式的议场内,把人拉出的时候,只有以时间换取解决的空间。此时不流血、和平落幕是唯一解决之道。

金平不是引发学运问题的人,金平是解决太阳花学运问题的人。金平再重申一次:“金平不是引发太阳花学运问题的人,金平是解决问题的人”不论世人如何评价,不流血的和平落幕,让我无愧于心,无憾于历史。

“中华民国”“立法院”是“国家”政治宝地

“立法院”既是代表多元、多方的个别委员所组成,不同调是自然的常态,共识的凝聚是智慧、修为的结晶。百年修得同船渡,大家有幸成为“立法委员”,之间纵有党派的不同,却是同一屋檐下的同仁。再多的争辩、冲突,皆因公心,事缓则圆,事过无恨,同心相处,共建“中华民国”“立法院”的政治文化,这是全体委员共同的责任。

“中华民国”的“立法院”,是“国家”的政治宝地。

一、“立法院”是“中华民国”培育政治菁英的摇篮,是县市长、“直辖市长”,部会首长,院长及“总统”的培育地。

二、“立法院”是民主发展的指南针,“立法院”坚持“国会”自主、自治、自律,就让政治野心家无隙可钻,保住“中华民国”是真正的民主宪政体制的国家。

三、“立法院”是保持宪政体制合法、合理、公正运作的监督者、制衡者,有尽责的“立法院”,才有上正轨的“国家”发展。

“国人”对“立法院”有很深的期待,“立法院”尚有很大的努力改进空间,金平人生44年的岁月在“立法院”,说以“立法院”为家亦不为过,告别“立法院”的前夕,虽有不舍,但这就是人生。只要“立法院”持续守护民主、反映民意、监督政府、制衡行政,继续培育对地方有贡献的县市长,参与“国政”的部会首长、院长,带领“国家”的“总统”,我心足矣!

本会期是第九届“立法院”最后一个会期,金平有幸担任“立法委员”至今,已经四十四个年头。今天是金平最后一次站上院会的质询台,过去四十多年在“立法院”的一切,仍历历在目。

在这个神圣的“国会”殿堂,金平与台湾、与人民共同从威权走向民主、走过风雨飘摇的年代、经历台湾经济起飞、举世称羡的辉煌时期。四十四年过去,从三个“国会”到“立院”唯一;从第一届到第九届;从万年“国会”到全面改选;从一党独大、多党分立到两大党分庭抗礼。金平在这里见证了台湾民主的成长,也见到“立委”们始终为“国”为民监督政府、为民谋福的不变。

本届“立院”即将进入尾声,我的“立院”生涯也到了要离别的时候。在座“行政院”官员、“国会”同仁,以及关心我的“全国”人民们,金平笫一次到“立法院”报到,受到“国会”庄严肃穆所震慑,心中油然而生的使命感至今不曾忘记。

44年的“立院”生涯,每一个职位、每一个法案、每一次“国家”进步的阶段、每一位同仁热忱奉献的身影、每一张民众引颈企盼呼唤公平正义的脸庞,金平不敢忘、也不会忘,这些是金平最珍贵的人生资产。44年在“中华民国”未来的长远发展只是沧海一粟,但金平能将此生精华岁月奉献于此,已然无憾。

各位同仁、各位官员、各位亲爱的台湾人民,离开不必伤感,但祈愿“立法院”持续进步、“中华民国”屹立不摇、永续发展,成为世界民主“国家”的典范。珍重再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