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北市第五选区 绿白缠斗蓝军林郁方拼回锅

105579721

林佐佐是现任台北市中正、万华区“立委”,这次选举将再度面对林郁方。(中评社 黄筱筠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0月26日电(记者 黄筱筠、郑羿菲)2020台北市第五选区(中正、万华)“立委”选举由于蓝绿差距不大,战况激烈。中国国民党提名的参选人林郁方与退出时代力量的现任“立委”林昶佐已经是第二度对战,加上有台湾民众党主席、台北市长柯文哲加持现任该区市议员徐立信加入,形成台北市的激战区,能嗅到浓浓火药味。 

该选区目前可能会有四组参选人,包括现任“立委”、退出时代力量、目前无党籍的林昶佐、中国国民党前任“立委”林郁方、台湾民众党徐立信,及新党发言人王炳忠。 

根据“中选会”2016年公告,台北市第五选区选举人数248868人、投票数170046,投票率为68.33%,其中林昶佐2016年以得票82650、得票率49.52%胜过林郁方的得票76079、得票率45.58%;而徐立信2018年在该选区第一高票黑马之姿得票24287、得票率13.56%当选为台北市议员,地方实力不容小觑。 

现年68岁,曾任第三、五、六、七、八届“立委”的资深老将林郁方,2016寻求连任第九届“立委”时,被时代力量新人、重摇滚歌手出身的林昶佐击败,2020卷土重来,取得国民党提名,争取重返“立法院”。林郁方过去的招牌是一头白发,这次参选染了黑发,显得较为年轻,显示压力很大。他接受中评社访问说,这次选举因为气氛跟2016大环境不一样,加上徐立信民众党的选票与林昶佐有重迭,而王炳忠不见得选到底,因此,他认为这次有机会反败为胜。 

林昶佐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原本选情比较单纯,加入徐立信确实比较复杂,但如果只有他们跟林郁方比,林郁方过去做了“立委”20年,很多新旧可以对比的地方,无论是“立院”认真度、地方案件他都亲力亲为,都可以拿出来做比较。 

林昶佐也说,选民很清楚过去他当“立委”4年,有多少案件试过去将近20年都没解决,是我们上任后才解决。包括:政府争议案件、土地都更案等,他亲力亲为程度,是帮每一户都更户和“国防部”谈,现在只剩下个位数户数。这个选区有很多闲置空地都十几年,像鬼屋,有枪击要犯躲在里面,都是我们完成处理,案件高达20、30件以上。 

徐立信接受中评社访问指出,他的优势就在于扎实的邻里服务,当选后还扩大到14个行动服务处,不少民众都给予好评,且也向他反应,林昶佐选上后,3年多来并没有在地方上勤跑,而林郁方则是脱离地方经营3年多,被提名了才回来经营。 

徐立信说,他知道国民党组织动员、宣传车等都已经开始运作,但中正、万华区还是有中间选民存在,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柯市长在中正、万华分别得33748票、43379票,而国民党的丁守中仅得33896票、38520票,这就能证明此区还是有一些人跨越了年龄、年金、党籍等问题的中间地带。 

林郁方接受中评社访问时声音沙哑,可见再度回锅参选压力不小,他也不愿意透露选举策略,但他表示现在固定行程是早上送车,很多的里、社团都会举办旅游行程,早上6点钟出车,虽然很辛苦,但也是一个机会,一车至少有40人,就是拜票很好机会。 

林郁方说,他从来没有在选区看过王炳忠,因此王的实力如何他不知道,王也不会参加社区活动,也不知道最后他会不会选。 

林郁方分析自己的选情说,林昶佐上次支持来源有三个领域,一个时代力量,一个民进党,第三股力量是柯文哲。4年前是柯力量最大的时候,柯只帮林昶佐一人站台,现在林昶佐只剩下民进党,时代力量把他当叛徒,认为林昶佐“船沉了就跳走了”,而柯文哲又提名徐立信,因此,他认为自己这次很有胜算。 

他也说,上次选情对国民党非常不利,有四个因素,包括:取消军公教年终慰问金,让军公教失望透了;第二是副手参选人王如玄买了不少军宅,但是都合法,只是观感不好,却被林昶佐要求他要负责;第三是国民党“换柱事件”导致很多人无法接受,很多人拒绝出来投票,选民认为林郁方不会落选,不出来投票反而让他落选;第四是周子瑜事件,让民进党有炒作空间,选民把愤怒转移到国民党身上。 

林郁方表示,这选区国民党2020参选人韩国瑜效应很强,“韩粉”动员力也很强,虽然民调看不太出来。但韩国瑜两方支持者,一方军公教,另一方低收入本省人、摊贩打零工的人,这些人对民进党过去有期望,但是现在很失望。 

林昶佐提到,他虽然在“外交及国防委员会”,但选民会很清楚感受到,他们不只关心“外交国防”,无论民生、经济、托育、长照、减税方面都关心。与过去林郁方相比,例如提案立法,林郁方在“立法院”20年提案量39个,他们才4年就已经41个。他平常很努力,尤其又是艰困区,得到托付会格外珍惜。 

林昶佐说,这个选区多了徐立信,整体上就会比较复杂,徐选市议员是第一高票,我们当然会感受到徐的实力,也确实对选情有影响。他自己希望选举上步调不要改变,他们也没有资源两面作战,但徐过去长期站在理念对立面,反太阳花、反观厂工人,过去也是国民党籍,也长期在国民党团队,虽然他现在挂台湾民众党,但还是希望选民清楚知道徐的理念是与他不同的。 

他也说,中正、万华区有不少国民党籍里长,但他相信这4年来的互动,这些里长点滴在心头。会勘时,以前也没看过每次都“立委”自己来,这些里长都会知道,他把他们的事情都当一回事。他相信很多里长都希望我们连任,很多案子是要跨任期的,换人可能又要中断。 

虽然他是艺人出身,但林昶佐说,很多婆婆妈妈还是都叫 Freddy老师,但不会像4年前觉得他不专业,现在也认同他是政治专业工作者的身份。林郁方最近跑得比4年前勤快,常常都会遇到,显然林郁方这次压力也很大。 

徐立信对中评社说,中正、万华选区是很传统的社区,观念比较保守,年长者居多、人情味重较惜情,因此对于蓝绿的观念非常根深蒂固,第三势力要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比较困难一些,尤其国民党在中正、万华扎根许久,组织动员能力很强。他之所以在2018年能够以第一高票当选市议员,主要是在地民众看到他从2014年之前就在菜市场摆摊作法律服务,因此不少民众给他掌声、支持。 

徐立信也说,未来他还是会透过扎实的邻里服务去争取支持,从第一次参选开始,各界就不看好他没有政党提名的背景,预估他只能得1、2千票,但他获得了9千多票,而2018年选举就获得2.4万票,差了1.5万票,各界开始以“黑马”形容。 

他强调,“历史若照大家所预料的,就不会有创造性的历史,就像三国演义曹操拥大军,最后仍被孙权、刘备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