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吴敦义密底算盘遭党内强烈抵制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1月8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 距离“中选会”受理“总统”和“立委”候选人登记的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二日,只有十天时间。因此,在本周和下星期内,是最后冲击时间。 

目前,“总统”参选人已经明朗,循“被连署人”方式参选首次吃了“零鸡蛋”,只有循政党提名方式参选。在符合直接提名“总统”参选人的四个政党中,国民党和民进党已透过党内初选分别决定提名韩国瑜、蔡英文参选,但也有异常情况,就是直到如今两人都仍然未有决定其“副总统”搭档人选。按照《“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规定,“总统”参选人到“中选会”办理参选登记手续时,是必须连同“副总统”参选人一道办理的。因而无论如何,韩国瑜和蔡英文都要在这几天内宣布其副手搭档人选。

“时代力量”已经决定放弃提名“总统”参选人,亦即自己不推出人选,也不会将“门票”转让他人。剩下亲民党这张“门票”,昨日王金平证实,宋楚瑜曾经要求他作其副手,组成“宋王配”出选,但遭到坚持要选正的不选副的王金平的拒绝。不过,王金平仍然在回应媒体有关宋楚瑜已经声言即使是撕掉“门票”也不给他的询问时,还是笑着回答“你又知道他不会给我?”,好像还有机会。但从宋楚瑜的表态原意看,他是因为王金平仍然是国民党员,因而不愿再被国民党再给他扣帽子。此语当然有其道理,但其实他已不在乎,因此前几次参选“总统”,除了是与连战合作组成“连宋配”的那一次之外,都曾经被国民党指责“搅局”,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差在这一次。他真正在乎的,是亲民党能否继续生存下去。因此,他不顾自己已经七十七岁高龄及四次败绩,仍然要屡败屡战,明知不会胜选也要选,是为了亲民党的“立委”选情,不能让由他创立并曾经辉煌过的亲民党,从此泡沫化,成为三百多个“殭尸党”中的其中一个。 

在“立委”方面,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区域“立委”,除了极个别选区之外,已经分别透过初选或征召决定人选,剩下“不分区“立委”。其他的政党也在筹划中,台湾民众党和时代力量较为热闹,而其他的一些政党,则却较为“低调”。这些政党,除了亲民党和时代力量,因为符合《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有关提名“门槛”的规定,可以直接提交“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名单之外,其余政党要提交“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名单,就必须首先提名十位“区域“立委”参选人。而在只是有利于大政党的“单一选区两票制”之下,这些小党的“区域“立委”参选人根本不可能胜选,因而只是为了政党票的得票率,希望能够获得分配“不分区“立委”议席,甚至组成党团;即使是“不分区“立委”议席未能到手,也希望能够侥幸获得分配政党选举补助金。 

文章指出,日前最被聚焦的,是国民党与民进党的“不分区立委”提名名单。在民进党方面,此前曾经闹出个“苏震清风波”,但因为他本人被媒体披露的弊案仍然未能自清,因而是“理不直气不壮”,很快就平息下来。因而实际上的决定者蔡英文已经“定于一尊”,而民进党“不分区立委”提名委员会也由她幕后全盘操纵的情况下,相信相对地较为顺利地“出笼”。 

国民党那边厢则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方势力都意图往名单中塞人。日前传出一份由党主席吴敦义领衔的“不分区立委”名单,除吴敦义外,包括副主席曾永权、“立法院”党团总召曾铭宗、中常委姚江临、全国农田水利会会长林文瑞,以及台南市党部主委谢龙介在内的“六大老”在列。可见除吴敦义“挪火为自己煮食”之外,马英九、连战等都有“插一手”塞人。国民党组发会主委杜建德紧急出面澄清“绝无此事”,但人们仍然相信“无风不起浪”,因而台面下依旧暗潮汹涌。 

其实,目前国民党内的“乱哄哄”,归结为一点,就是在于吴敦义党主席,是否会“裁判兼球员”,也将自己排入“不分区立委”名单甚至是在“安全名单”的靠前位置内。本来,吴敦义前年参选党主席,就是为了以党主席之名参选“总统”。但奈何自己的民调一直上不去,尤其是在“韩流”要拱抬韩国瑜参选“总统”之后,感觉自己根本不可能赢得“总统”党内初选,才发出不选的明确信息。但却有意转战“立法院”,将自己明列“不分区立委”第一名,倘国民党议席过半,“立法院长”就笃定是自己的。吴敦义曾任三届“立委”,对议事程序娴熟,要当“立法院长”算是能够适任。而且在“全代会”打响“党主席保卫战”,删除党章中“总统”兼任党主席的条款后,由党主席兼任“立法院长”,虽然“吃相难看”,但毕竟可以使得“立法院”党团能够贯彻党的意志。 

显然,吴敦义是在为自己安排好“总统”大选后的政治出路。他与韩国瑜商定,“总统”大选由韩国瑜自行“搅搭”,他不介入,他只是操盘“立委”选举,这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私心自用安排。倘韩国瑜胜选,他作为党主席,“与有荣焉”,而且还可继续其主席任期,不用受到已遭废除的“总统”兼任党主席”条款的影响;倘韩国瑜败选,他因为不介入“总统”当选而可减轻作为党主席的责任,“稳坐钓鱼船”。倘能当上“立法院长”,就是在国民党处于在野状态下的最高公职位子。 

笔者曾分析,吴敦义要选“不分区“立委”,无可厚非,他毕竟为了操持这个风雨飘摇的党,尽了心力,在党产被蔡政府“冻结”后,每天一起床就要思考党工们的“吃饭”问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要想当“立法院长”,也难以指责。但是为了避免悠悠之口,尤其是为了激励斗志,应当将自己安排在第十五位的“安全名单边缘”位置,并打出“拯救党主席”的“告急牌”,最大程度地激发支持者的投票意欲,既能争取得票率(席位)的最大化,也能为自己博得好名声。 

但吴敦义不会这样想,担心“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甚至连比照四年前因为受到内外因素影响,选绩最差的只得十一席,都不愿也不敢承担,而是要把自己安排第八至第十名之间,极端的安全,笃定能当选。因为他自己也分析,国民党今次的“安全位置”,会是在第十四位至十五位之间。 

连胜文开出反对吴敦义列入“不分区立委”名单的“第一枪”,资深媒体人赵少康连日来也多次向吴敦义喊话,要他把自己排在不分区第十五名安全名单边缘,马英九和朱立伦则排在第十七和第十九名,发挥领兵作战和压阵催票的效果。如果吴敦义听了进去加以采纳,他愿意重返政坛,排在第二十一名。也有中央委员连署,反对吴敦义对自己的安排。据说,在十一月十六日中央委员会开会,对“不分区立委”提名名单行使同意权时,会有超过三十位国民党青壮代的中央委员,联手发动否决吴敦义列“不分区“立委”的同意案。这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