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中评社10月30日专访张善政重点整理

105594843

张善政10月30日接受中评社专访。(中评社 资料照)

中评社台北11月11日电(记者 张嘉文、郑羿菲)中国国民党2020参选人韩国瑜确定将由“国政”顾问团总召、前“行政院长”张善政担任副手,今天上午将举行记者会正式宣布。他在10月30日接受中评社专访时对韩的选情相当有信心,侃侃而谈韩流2.0,他当天也对中评社说,韩国瑜挑副手绝对要有加分效果,蔡韩民调有可能再拉近一点。 

张善政也提到:跟韩国瑜认识、互动是从去年帮他辅选后开始,在之前跟韩国瑜只碰一次面,2016年农历春节前,在“行政院长”任内到北农视察,那时候韩是北农总经理接待他,就这样。 

他表示,跟韩的互动也是就最近这样的观察,很多朋友问他,为什么要帮韩国瑜?他说,因为下架蔡英文最优先,我们要搞清楚目标优先顺序,因为他本来也准备要参选,后来觉得在两岸这么紧张的氛围下,大家都会关注两岸,非两大党的人,大概很难选。当初要选,就是因为蔡英文太烂不能让她再当,他不选了,但心中要把蔡英文拉下来的意愿还是很强烈,当然现在最有希望把蔡英文拉下来就是韩国瑜。 

以下是张善政10月30日接受中评社专访的重点回顾: 

中评社问:韩国瑜较有优势的族群、地区到底在哪里? 

张善政答:军公教应该是大部分支持韩国瑜的;基层民众很支持他,有朋友讲,常坐计程车会问司机,八成司机会支持韩,这种数据就可看出来,所谓的庶民挺韩。而农民,因为他当过北农总经理,非常了解农民,支持他的比例蛮高。应该反过来讲,哪一块不支持他,就是年轻人,这块正在努力。 

很多人说知识蓝、经济蓝不支持韩,但有朋友说,我们某某大学问了,都支持韩,怎么会不支持韩,大学教授也是,教授怎么会不是知识蓝?经济蓝也是很多产业界的人,因之前跟郭台铭在选的关系,我去了解产业状况,说大概都很支持韩,所以业界也很多人觉得支持韩的比例不低,原来我以为郭台铭是业界的,所以产业都会支持郭,但看起来不是那样,所以经济蓝跟知识蓝支持韩的比例,远比外界讲的多。产业界不支持韩是个错觉,大概是说因为韩是草包所以这些人不会支持他,但这块我接触的,没有不支持。

所以非常清楚重点就是年轻人,这块会开始努力让年轻人知道,谁当 选对年轻人比较好。 

中评社问:那地区呢?若以北中南这样分的话。 

张善政答:现在已经很难讲,以前说南部比较倾向支持绿的多,现在看起来不会,有些特别的地方像台南,或许是绿的大本营,可是高雄、屏东如果是农业县,农民支持他的比例还算不错,现在不敢讲,因为他的支持民众分布太奇怪,跟过去政治人物不一样,我不是选举专家,只能用个人接触感觉来讲。 

中评社问:现在推出的青年政策能帮韩国瑜吸引年轻人吗? 

张善政答:年轻人有几块,一块是在学的,韩讲得非常清楚,因为他太太在云林经营学校,所以对教育特别有感觉,像双语教育,他到高雄已开始做,所以他说国政虽然依赖顾问团,但教育方面一个是双语,一个是游学或是交换学生,这两块他很坚持,这部分“国政”顾问团支持本来就没问题。我自己有小孩,我就非常支持韩国瑜的双语教育,小学就开始学英文。 

对于在学的年轻人,韩国瑜抛出双语教育和游学或交换学生。游学或交换学生对大学生是有吸引力的,我在东吴大学教课,校长非常自豪东吴有个计划,学生暑假“出国”去游学,要自己规划去哪个国家、去几天、学什么,写个企划来,入选的补助全额经费,让你“出国”去。校长告诉我,学生出去再回来,整个人都变了,私立学校可以做这个事,因不拿政府的钱,公立大学想做这个事,拿政府钱一定被人家骂。 

台湾大学校长管中闵说台大也在做这事,可是不能用政府的预算,管上任后推动希望出航奖学金,向校友们募款,让学生可以“出国”交换一学期或一年。学校都开始在做这件事,政府现在要帮你们,为什么大家要因为这来打韩国瑜?即便是台大想做这事都不能用政府预算,台大的机会就输给东吴,台大募款还比较容易,如果是其他公立大学,但没这么多资源的,难道学生“出国”游学机会就被剥夺了吗?政府预算可以做这件事,台大校长就可把募款时间花到其他值得的地方去。 

中评社问:这特别对于经济状况不好家庭特别受用。 

张善政答:有些毕业的年轻人还要还学贷款,对于就学贷款我们有很清楚政策,还没对外讲,譬如学贷利息全免,还款时间拉长,以及找到工作才开始还贷款,利息由政府补贴,学贷就不需要烦恼了。 

然后住的部分,都会区房子太贵,我们要找地改建,比如现在学校因为少子化空置、“国防”兵源缩减有些闲置营区,这些都可以拿来运用,降低土地成本,盖一些可能只租不卖,或限定在封闭市场出售的住宅,只有符合年轻人条件的才能买,若干年后若要出售,只能卖给相同条件的人,不会让这些房子进到炒房市场中。这些都还在规划,还不能百分百讲定,方向是这样。 

所以韩国瑜对年轻的政策,分成在学的、毕业后就业的,还有结婚成家的三部分,大概是这样子。今天不讲这么细,因为还没百分百确定。 

中评社问:有分析说,所谓“亡国感”让韩国瑜在年轻人支持度形成天花板,很难再冲上去? 

张善政答:我觉得倒未必然,有的年轻人看蔡英文在呛对岸很爽,有的人是极度讨厌对岸。有的只是骂一骂很爽,但也开始考虑长久下去能一直骂、吵架吗?我觉得这些是不同程度,有些铁板的当然很难改变,但我们希望用一些比较实务的青年政策,再加上包括我们觉得芒果乾喊得爽归爽,可是也会面临压力,有一天两岸越来越紧张,严重的话年轻人搞不好要去打仗,稍微好一点也是发展空间被压缩得非常小、台湾经济好不了,就业发展就跟着好不了。程度有别,它一定是光谱分布,铁板那块我们动不了,可是非铁板的,我们还是希望他们可以回归理智,总不能呛20年一直呛下去,还是得面对现实,虽然对岸对我们,年轻人觉得有敌意,但我们也不需要把敌意拉到极端、剑拔弩张,我们不是亲中,但我们是要和中,比较回归理智不要诉诸情绪。 

中评社问:就您的观察,韩国瑜去年风迷全台的韩流还在吗?这次大选是否能再造韩流2.0? 

张善政答:应该有可能,当然韩流的成员会换,去年的确有些人支持韩国瑜现在比较不支持了,网路上都看得到,因为他对高雄市民的承诺什么的都会有,他现在这一波必须号召另外一批跟过去完全不一样的韩粉,我相信他会塑造的,因为他去年选举毕竟只有在高雄 ,虽然有帮另外一些县市辅选,但是他的接触面没有这么广,现在每个县市去跑,接触面比以前广很多,这时候当然有机会让更多人看到他的作风行不行,有机会。 

中评社问:想请院长分享“国政”顾问团跟韩国瑜的配合上、相处上,有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小故事? 

张善政答:我跟韩国瑜认识、互动是从去年帮他辅选后开始,在之前我跟韩国瑜只碰一次面,2016年农历春节前,我在“行政院长”任内到北农视察,那时候韩是北农总经理接待我,就这样。 

我跟韩的互动也是就最近这样的观察,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帮韩国瑜?我说,因为下架蔡英文最优先,我们要搞清楚目标优先顺序,因为我本来也准备要参选,后来我觉得在两岸这么紧张的氛围下,大家都会关注两岸,非两大党的人,大概很难选。我当初要选,就是因为蔡英文太烂不能让她再当,我不选了,但心中要把蔡英文拉下来的意愿还是很强烈,当然现在最有希望把蔡英文拉下来就是韩国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