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聂哲渊看国民党:老干无新枝、新陈不愿代谢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桃园11月19日电(记者 黄文杰)中国国民党20全党代表聂哲渊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他同情国民党2020候选人韩国瑜,韩的敌人并不是民进党,一开始都是国民党。不分区名单当然会影响选情,“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但是韩若2020不幸败选,归咎于不分区提名,更会被人瞧不起,只有勇于承担,如果把失败归咎某个人或某件事,失败挥之不去。 

聂哲渊,国防管理学院专科班毕业、两届龟山陆光里长、龟山里长联谊会总干事、桃园市“救国团”龟山区团委会会长等职务,去年转换跑道,代表国民党参选市议员落选。 

桃园龟山陆光新城为眷村改建国宅社区,多达1700户,住户4610人,包括洪秀柱、吴敦义、韩国瑜等人参选党主席或重大选举,都从这里出发,这里被视为蓝营重要票仓,长期在这里担任过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里长的聂哲渊,一路看着国民党起起落落,大选前剩下五十几天,接受中评社采访。 

“老干没有新枝、新陈不愿代谢,前呼忘记后拥,后浪推不动前浪”,聂哲渊先替现在的国民党,用四句话下了注解。 

聂哲渊说,历史就是一面镜子,古人说过,以古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们国民党虽有百年历史,但是百年不断犯错,连犯错也就是。国民党起起落落,失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为什么失败?可怕的是,失败原因又一再重蹈覆辙,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他同情韩国瑜,韩的敌人并不是民进党,一开始都是国民党,人家说“祸起萧墙”,我们军人出身,知道部队要攻打敌人,我们要有6倍的兵力,但是,敌人若来自内部的话,通常只要六分之一,可以把你击倒,这是很可怕的事。 

聂哲渊说,2016国民党大败,遇到空前挫败,一大堆人喊团结,所谓的团结,从来没有看过小兵对着大将军喊团结,都是大将军对着小兵喊团结,“团结”这个字眼,是上对下的八股说法,国民党永远不会记得,永远不知道分享跟合作,建议以后不要用“团结”两次,尽量用“分享”跟“合作”, 

他说,国民党最近骂民进党,公营事业有两千个多个职位,都给民进党自己人,不讲还好,一讲让蓝营基层惊讶,原来公营机构有两千多个职位,为什么蓝营基层都不知道?过去国民党还是长期执政,根本不懂得分享,难道只因为自己不是政二代,官二代,商二代? 

聂哲渊说,国民党这次不分区民代,说穿了就两个,一个是“钱”,一个是“权”,了无新意,看不到未来,感觉失败离我们越来越近。 

被问到,为何吴敦义主导不分区名单,不管外界的观感? 

他分析,吴敦义不是敢不敢,只因为吴敦义的生活圈、交友圈,就是跨不出去,不可能跟我们50几岁交朋友,即使认识也不敢跟我们推心置腹,只能在他的圈子找人,老一点怕被人嫌,只好让他自己的好友第2代或是好友裙带关系来当不分区。 

聂哲渊说,不要说国民党不分区名单这样,国民党的中常委也是这两个字,一个是“钱”一个是“权”,他感叹自己只是党代表,不是不去选中央委员,而是根本选不到,很明显没有“钱”跟“权”,韩国瑜也是如此。 

被问到,韩国瑜与吴敦义会携手打赢选战? 

“携手不可能的事情,不要分手已经不错了”,他说,韩国瑜既然是2020候选人,必须自己去承担,不是政二代、官二代,商二代的话,要承担这些跌跌撞撞,不分区名单,当然对选情有影响,连3岁小孩都知道,影响可大了,很多人对国民党的失望,以前就有了,现在不分区是导火线,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被问到,如果韩不幸落选,是否可以怪罪不分区? 

聂哲渊说,如果是这样,瞧不起他(韩国瑜),应该韩国瑜在抢大位,就要自己承担,他在2016国民党惨败就说过,如果把失败归咎某个人或某件事,失败挥之不去,如果我们把成功希望,放在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情,成功会越来越远。 

他说,吴敦义是吃定国民党长久以来的领导阶层,从中央委员会中常委,环环相扣,国民党真要彻底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