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其实是民进党勾结外来势力干预选举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1月27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民进党当局在为了选举利益而大打“反中守台”牌的过程中,老是喋喋不休地指称中共介入台湾地区的大选,近日更是利用“王立强事件”大做文章,除了是在开动所有舆论工具起劲地贩卖“芒果乾”之外,还出动了“国家机器”,拦下准备出境离台的向心夫妇并进行侦讯,还要向几家电视台进行查询,一时间整个台湾地区的上空“高天滚滚寒流急”。其实,从整个事件看,美国和澳洲等反华国家,才是真正地介入台湾地区的大选,而且还是与民进党当局密切合作。而且,美国和澳洲也是介入了中国香港特区的区议会选举。 

实际上,最近以来,美国抛出的许多议题,在客观上都是发挥了介入台湾地区和香港特区的选举的作用的。比如,在台湾方面,美国颁布的系列反华法律,以及向台湾当局出售武器等,都是有利于民进党的选情的。而在香港方面,美国某些高阶官员频密会见香港反对派的头面人物,扬言修改《美国––香港政策法》,撤销香港的单独关税地位,也是在明目张胆地支持暴力示威者,并在香港区议会选举日的前夕,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法案”,更是要支持泛民参选人。 

至于所谓“王立强事件”看,现在看来是“五眼联盟”干预台湾地区和香港特区选举的“杰作”。实际上,王立强以从媒体上抄来的各种资料,拼凑起来并添盐加醋,将自己装扮成“中共间谍”,向澳洲当局寻求“政治庇护”。但王立强的“情报”毕竟太假,不为澳洲情治机构置信,更没有多少“油水”可捞,但也却要利用其“残余价值”,“死马当作活马医”,配合“五眼联盟”围剿及遏制中国崛起的共同战略,联手编造了一出大戏,在台湾地区的大选已经经过“总统”和“立委”参选人进行参选登记程序,即将进入竞选宣传期待关键时刻,及在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的前一天,而重磅”抛出王立强的“新闻”,意图“一箭三鵰”,一是台湾大选,二是香港区议会选举,三是配合“五眼联盟”年围遏中国政策。

民进党当局也积极参演了这出大戏,单是从澳洲媒体的“曝料”录影节目中,竟然有采访台湾地区“外交部”副部长徐斯俭的镜头,就已知是民进党当局与五眼联盟”相互配合。而且,因为从澳洲“曝料”团队专门到台北采访徐斯俭的安排中,得知了王立强“叛逃”的情况,并了解王立强的“上司”向心夫妇经常到台湾地区进行商贸投资活动,民进党当局也就乐于参与其中,并要利用这个机会,借力使力,加大力度,意图重演“两颗子弹”,就在澳洲媒体按既定计划“曝料”的前夕,设法与向心夫妇有生意交往的地产商人,召其到台湾而进行诱捕,力图将捡到的“枪”的枪膛口径加大。 

也就是在“五眼联盟”抛出“王立强”案之后,时,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也紧随着提出《反渗透法》草案,并要在本周五强行径付二读,以作配合,及将“王立强事件”的利用价值最大化。 

民进党当局抛出的《反渗诱法》草案,其前身是“中共代理人法”。本来,民进党当局考虑到蔡英文的民调高企,胜券在握,为了避免过犹不及,弄巧反拙,而且在技术上,可能在本届“立法院”届期结束之前未能完成立法程序,而成为废案,因而宣布搁置。但正在此时,接到“王立强事件”的讯息,为了利用其价值,加强贩卖“芒果乾”的效益,有意再次抛出“中共代理人法”。不过,倘是如此,反而痕迹太露,因而改以抛出《反渗透法》,并以图更全面一些。不过,因为都是从《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政治献金法》、《公民投票法》、《政党法》及《游说法》等各现行法律中抽调出来,而使其没有较多的“新意思”。 

这就反证了民进党当局,是与“五眼联盟”干预台湾地区的大选,压制国民党的选情,是密切配合的。实际上,王立强“曝料”的以巨款捐助韩国瑜的高雄市长选举,及资助台湾地区四家电视台,以在选举期间发挥作用等,对韩国瑜及国民党“立委”的选情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因此,大肆散播所谓“中共干预台湾选举”谰言的民进党当局,才真正是与“五眼联盟”勾结,干预台湾地区的选举。而美国和澳洲等“五眼联盟”成员国,才真正是在介入台湾地区的大选。 

当然,民进党党团趁着“王立强事件”,抛出《反渗透法》草案,也有其内在的需要。其一,是争取民进党能够像二零一六年那样,做到“总统”和“立委”双赢,达成“总统”胜选和“立委”过半之目标。实际上,虽然从目前的民调看,蔡英文可能会赢,但民进党“立委”选情却难以达到过半之目的。在此前的四年间,民进党实现了完全执政,虽然也以“转型正义”等籍口,推动了大量摧毁国民党的法案,但仍未能完全如意,并受到国民党的抵制。如果今次大选的结果,又是像陈水扁时期那样,“朝小野大”,国民党及其盟友掌控“立法院”,民进党当局就将会更是无法“为所欲为”,推动旨在完全剿灭国民党,有利于民进党实现长期执政的法案。因而就要藉着“王立强事件”,推出《反渗透法》草案,力谷“立委”选情。 

实际上,本来社会上“讨厌民进党”的氛围尚未完全消散,因而国会过半”或许是“不可能任务”。尽管近日民进党的民调有所上升,甚至直迫国民党,但由于有一边一国行动党、喜乐乌联盟、台联党、绿营等小党分食民进党的“立委”票源,民进党的“立委”议席未必能过半。因此,民进党要千方百计地提升自己的“立委”得票率。而以《反渗透法》结合“王立强事件”来炒作,就是方法之一。 

其二,民进党在推出“中共代理人法”后,获得“天然台独”青年的支持。但在宣布搁置“中共代理人法”后,引发这部分选民的不满;正好这时一边一国行动党、喜乐乌联盟、台联党、绿营等“独派”小党也登记报名参加“不分区立委”选举,民进党内部民调发现,部分“天然台独”青年选票可能会流失到这些小党。因此,必须设法稳住这部分选民。但重提“中共代理人法”,可能“功利性”太明显,因而就另行搞出个《反渗透法》草案。但尚未完成,就发生了“王立强事件”,民进党党团要借力使力,“趁热打铁”,就抢先推出。因此,不但是国民党“立委”感到急促,不符以往民进党党团提出法案的规律,而且也有不少人指出,《反渗透法》的条文内容较为糟蹋,明显是“急就章”。 

更有一个可能,就是连蔡英文也对自己的“高民调”放心不下,担心会是“虚火”,心中仍然不踏实。因而就利用“王立强事件”,再次贩卖“芒果乾”,以推出《反渗透法》草案,对“反中守台”战术“加辣”,使得“高民调”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高得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