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柯粉”酝酿发动“投废票”运动?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1月29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开首便道,“‘恐中牌’与‘匪谍’齐飞,伪民调共假新闻一色”。这次“总统”与“立委”大选,可能是自一九九六年开放“总统”选举直接选举产生之后,最复杂最奇离的一次,各种千奇百怪的奥步手段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 

这不,近日又有“柯粉”因为对柯文哲弃选“总统”很失望,但鉴于民间对他二零二四年参选“总统”的呼声却很高,就要发起“废票运动”,要选民在选票上写下柯文哲,藉此预测柯文哲“二零二四”的热度。而柯文哲的核心幕僚、民众党“不分区“立委”第五名候选人蔡壁如本周一在接受广播专访时也表示,有民间“柯粉”发起“废票运动”,直接在选票上写“柯文哲”,虽然成熟的民主社会不应鼓励投废票,但她也会很想知道票投柯的无效票有多少,这次有多少人不满,可能就是柯文哲的支持者。 

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竟然是曾经计划将柯文哲培植为自己接班人的宋楚瑜。他在接受广播节目专访后,被问及柯文哲核心幕僚蔡壁如提及“总统”选举投废票一事怒呛,他不清楚某些人讲的话到底是否代表柯文哲市长,但选举用废票的方式不能解决问题,若要投废票,“干脆把民主废掉比较省事”,他并说“谁呼吁投废票,就应该投给讲这个要投废票的人、那个党,就投它一个废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在台湾讲民主,因为他根本不相信人民”。 

这可急坏了柯文哲,因而连忙撇清关系,声明“投废票”并非是自己的主意,也质疑这是蔡壁如“号召”的说法。他还指出,不用投废票,平常心就好,选票还是维持干净,二零二四年的事情不用在二零零零年就在烦恼,他倒觉得选票干干净净,不想投“总统”票就不要投,不要破坏选票,他也不认同这种方法可以当成测试人气的指标。 

文章续道,虽然老板为自己“挡子弹”,但却未见蔡壁如出来澄清;倒是因为这个“投废票”运动的传言牵涉到郭台铭,有人质疑郭台铭与柯文哲是否会支持“投废票”,而让“郭家军”的高虹安,代替郭台铭出面澄清,表示“郭台铭先生不选之后,其实有非常多的‘郭粉’,在九月中到九月底的时候,他们在社团里面就开始在讲,要在投开票所投票的时候,上面写上‘郭台铭’三字,就形成所谓的废票,但是我们并没有去鼓励这样的行为”。但高虹安也不讳言,部分“郭粉”的确有类似想法,但郭台铭并不支持。 

宋楚瑜对“投废票”运动的心中之痛,是有因缘的。那是二零零四年的第十一任“总统”选举,国民党与亲民党合作,合组“连宋配”。本来“连宋配”的选情被看好,绿营尽管搞了个“二二八百万人手牵手护台湾”活动,使得“陈吕配”的民调有所上升,但仍是不如“连宋配”。但也正在此时,曾经在马英九台北市政府出任局长级的几位官员,组织“废票连盟”,呼吁选民们在投票时投下废票,因而被视为是代马英九“出手”。 

因为当时有不少人分析,马家军是如此盘算的:如果“连宋配”胜出,由于连战说过只做一任,到二零零八年就是改由宋楚瑜“担纲坐正”,倘当选宋楚瑜在二零一二年就必定会争取连任,任期直到二零一六年,亦即马英九还要等到十二年后才可参选,届时“小马哥”已经变成“老马哥”,六十六岁了,而且在卸任台北市长后,失去政治舞台,因而相当不利。在此不利前景下,只能让“连宋配”落选,陈水扁得以连任并在二零零八年任满不能再争取连任时,自己才抢得先机参选。这样,马英九就只须再等四年,而不是十二年这么久。而他的昔日下属所搞的“废票联盟”,就是为了阻挡“连宋配”当选。 

果然,当年的废票达到三十三万多张,为前次“总统”大选的三倍多,亦即扣除了“正常”废票,有二十多万张废票是“废票联盟”的“成果”。而陈水扁仅是以不到三万票的微弱多数胜出。如果不是“废票联盟”在“发功,即使是有“两颗子弹效应”的因素,也应当是“连宋配”当选,台湾地区的政治发展史和两岸关系发展史,就将会改写。 

文章说,现在,“废票联盟”可能是网民们的一句戏言,但问题是,近年来的许多突发事件,都是由网络催发的,如“太阳花学运”,几宗抗拒拆迁的社运事件,还有洪仲丘事件引发的“白衫军”等。就是柯文哲自己在首次参选台北市长时,之所以能够在“蓝军铁票区”的台北市战胜连胜文,也是网路“空军”的攻势,与“太阳花学运”的效应在发挥加迭作用,将“空军”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陆军”选票。因此,宋楚瑜一听到“柯粉”要发起“废票运动”,而且柯文哲的核心幕僚还在公开“火上加油”,当然是火气不打一处来。 

倘若“投废票运动”的虚热不能浇熄下去,可能会激化宋楚瑜与柯文哲的矛盾。其实,宋楚瑜本来是与柯文哲的关系颇为密切的,柯文哲聘请宋楚瑜出任台北市政府的总顾问,而宋楚瑜也对柯文哲能够促成“上海之行”,出了不少点子,包括那句“两岸一家亲”都是宋楚瑜出的主意。因此,宋楚瑜曾经计划,将柯文哲培植为接班人。但后来因为柯文哲在没有事先知会宋楚瑜的情况下,成立了台湾民众党,宋楚瑜担心将会对亲民党的生存造成了冲击,因而开始对柯文哲生罅,并拒绝将亲民党参选“总统”的“门票”让给柯文哲。 

或许,宋楚瑜寻觅到的接班人,最终可能还是郭台铭。当然,这对亲民党更有利,一是亲民党的党务财政经费将不成问题;二是郭台铭与宋楚瑜一样,都是外省人,在反“独”方面的思维,比较接近,反而与自称“墨绿”的柯文哲,有一定距离。 

其实,今次选战最早带起“废票”这个话题的,还是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他在谈到有许多小政党要提交“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名单,争取政党票的得票率,就声言政党票投给小政党等于是投废票,因而他呼吁选民们不要将手中的政党票投给小政党。 

在技术上来说,罗文嘉之言确实是有其道理,但却也悖逆了多元民主党政治原理,这对党名有“民主”二字的民进党来说,简直就是对自己“争民主”初心的亵渎。不过,他说的是政党票,不是“总统”选票;而今“柯粉”提倡的却是对“总统”投废票,并不是政党票。因为民众党也有参加“不分区“立委”选举,而且还有机会成为第三大党,柯文哲及其幕僚们,又怎会自己“倒米”,“自废武功”地号召支持者对政党票投废票,令民众党的得票率未能跨过获得分配“不分区“立委”议席的“门槛”,或是虽然也能跨过“门槛”,但得票率却较低,无法凑足可以成立党团的议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