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蔡英文政大教职假的?林环墙提5大证据

105619217

学者林环墙3日凌晨在脸书提出5大证据,质疑蔡英文于政治大学教职可能都是假的。(林环墙脸书)

105619221

学者林环墙把1983至1990与蔡英文有关的政大、“教育部”公文收发等资料汇集制表。(林环墙脸书)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2月3日电/蔡英文“论文门”争议不休!虽已多次澄清,并召开记者会秀出当年论文原稿,仍无法平息质疑。旅美学者林环墙今天凌晨在脸书再度提出5大证据,从“教育部”论文封存一路质疑到政大教职,怒呛政大、“教育部”出来面对,勿因一人成为整个“论文门”共犯结构,更崩坏台湾文官制度。 

林环墙表示,他支持贺德芬教授在公听会所做的呼吁,蔡英文应该将她的人事档案立刻解密。在动用“国家机器”封存直接证据的违法安排下,蔡英文以刑事起诉贺德芬教授,彭文正教授,以及本人,这不仅仅是一个最高权力者的诚信沦丧,更是侵犯被起诉这三位教授的基本人权,以及严重破坏台湾民主法制的根基。 

林环墙脸书全文如下: 

#论文门_政大副校长疑虚构了蔡英文人事聘任的两个时间点 

11月28日“立法院”公听会政大副校长王文杰透露了可能是虚构的两个时间点,与许多人(包括彭文正教授,欧崇敬教授,及本人)所掌握的时间点明显冲突。我们呼吁政大与“教育部”:不要封存蔡英文人事档案,不要成为整个蔡英文论文门的共犯结构,以及不要崩坏本应严守中立的台湾文官制度。 

王文杰副校长在公听会透露了应是虚构的两个时间点: 

1)他说,蔡英文是于1984年8月1日直接以政大副教授聘任,没有所谓“升等”的情形。 

2)他又说,蔡英文在当时是先聘后审,后来审查通过后,“教育部”于1986年1月15日函覆检送蔡英文的副教授聘书。 

在此,本人要沈痛地指出,王副校长在公听会里为何要编造一个故事,虚构了两个时间点,企图呼应前大法官刘铁铮9月21日的公开函,以遮掩蔡英文论文门所曝露的诸多破口。 

第一,如果1984年8月1日是蔡英文初聘到政大的时间点,那么她是如何可能担任林桓硕士论文的指导教授?不要忘了,林桓在论文的序言里明确地说,他是在1984年春天通过论文口试! 

第二,政大于1983年5月23日收到一份来文字号“留2823”有关蔡英文央他人推荐的求职公文。经由国家发展委员会档案管理局的机关档案目录查询网(利用进阶搜索): 

https://near.archives.gov.tw/ 

大家可找到这份公文的案由内容有下面两个关键词: 

关键词1:“留英学生蔡英文” 

关键词2:“请惠予优先延揽见覆” 

非常清楚,自蔡英文于1982年11月10日退出伦敦政经学院(LSE)的硕博士学程后,她即丧失英国学生签证身份,必须最迟两个月内离开英国。也因此,她在1983年5月23日已托人推荐至政大谋教职。 

为了对照方便,本人把1983至1990与蔡英文有关的政大/“教育部”公文收发等资料汇集如附表,而表内的每一份公文也有单独的照片档。所有这些资料全取自上述的机关档案目录查询网。 

第三,在收到5月23日“留2823”公文后,政大约隔了一个礼拜而于5月31日发出一份发文字号“政人1123”的人事公文。这份公文也查到两个关键词: 

关键词1:“留英学生蔡英文女士来校任教案” 

关键词2:“法律” 

我们虽然看不到公文全文,但由上面两份公文查到的关键词研判,政大发出“政人1123”公文应是聘任蔡英文为1983年8月起担任“客座教师”的人事派令。如此的人事安排,蔡英文才有可能以“客座教师”的身份去指导林桓的硕士论文,不是吗? 

第四,上面提到,在公听会里,王文杰副校长说,“教育部”于1986年1月15日函覆检送蔡英文的副教授聘书。但是,在机关档案目录查询网,我们找不到这份有关“教育部”在1986年1月检送副教授聘书的公文。我们在1984-1985年间可以找到三份(见附表)攸关审查客座教师蔡英文副教授资格的公文(政人3057,英代新,台审44264),但接续这三份公文后,就没有下文。难道蔡英文的副教授资格当时没有被审查通过? 

第五,在机关档案目录查询网里,本人找到一份令人惊讶的人事派令公文。如附表所示,这份公文的发文字号事“政人1032”,是当时政大于1990年5月9日发出。本人查到这份公文有下面四个关键词: 

关键词1:“蔡英文” 

关键词2:“法律” 

关键词3:“专任副教授” 

关键词4:“聘书” 

综合这四个关键词,我们研判,1990年5月9日“政人1032”这份公文就是蔡英文的政大法律系专任副教授聘书。那么王文杰副校长所提“1986年1月15日”发放副教授聘书的时间点是从何而来?又如何解释蔡英文在1986年6月的法学评论里仍然自称“客座副教授”而不是“副教授”? 

我们支持贺德芬教授在公听会所做的呼吁,蔡英文是应该将她的人事档案立刻解密。在动用“国家机器”封存直接证据的违法安排下,蔡英文以刑事起诉贺德芬教授,彭文正教授,以及本人,这不仅仅是一个最高权力者的诚信沦丧,更是侵犯被起诉这三位教授的基本人权,以及严重破坏台湾民主法制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