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华府在选前关键时刻强调“台湾非国家”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2月4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后才没几天,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伟达前日在出席一个智库的研讨会时强调指出,美方将信守《台湾关系法》与美中三个《联合公报》,且不认台湾为“国家”。 

这对正在为选举利益而起劲地贩卖“芒果乾”的蔡英文及其管治团队,不啻是一个清晰而有力的警告,当然也会令到他们颇为错愕。因为就在半年之前,当史伟达获委任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消息传到台湾时,民进党当局和绿媒还弹冠相庆,庆祝华府对中团队又增添了一位“鹰派”,这将会对正在以违背三个《中美联合公报》精神的“中华民国台湾”为主轴参加“二零二零”大选,并密谋在选后推动“台湾成为正常国家”的民进党极为有利。但史伟达的清晰表述,不啻是猛刮了民进党一巴掌。 

但蔡政府却仍然是要“死鸡撑饭盖”,其“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史达伟的说法并非是示警台湾内部的“独派”势力,“这部分是过度政治解读”,并强调台美关系目前是前所未有的友好,相关言行与事件都反映台美关系的深厚,不需要特别将一句话放大,框进台湾内部的选举中,她相信这并非史达伟的本意,也不需要做过多政治解读,也不认为史达伟的说法是对台美关系释出警讯,“至少“我方”没接获相关警讯,我们目前是正面看待台美关系”。但欧江安也不得不表示,台湾会跟美方进一步沟通,厘清史达伟的意思为何。 

史伟达在台湾地区选举活动的关键时刻重申美国关于“台湾非国家”的重要政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能是史伟达有的放矢,针对蔡政府及民进党在选举过程中的某些超脱三个《中美联合公报》的言行,提出警告。 

其一、由于在陈水扁的“总统”任期后段,大搞“废统”和“入联公投”等分裂活动,被华府视为“麻烦制造者”,因而对曾经为李 

登辉拟制“特殊两国论”,并由李登辉向陈水扁推荐出任“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要代表民进党参加“总统”选举,是颇为不放心的。为此,蔡英文专门跑到华府,作出了“遵守“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承诺,并在败选二零一二年的“总统”大选后,检讨两岸政策。而在二零一六年当选“总统”后,在“五二零”就职演讲中,再次作出了“遵守“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承诺。此后,在她的头两年任期,虽然拒绝承认核心内涵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但却也推行“不挑衅,不刺激,零意外”的大陆政策。这就让华府放心下来,可以腾出精力处理其他更紧迫的问题,包括反恐、朝核及中东问题等。 

但蔡英文在争取连任的过程中,却被中美贸易战、美国支持香港“反修例”示威事态等蒙蔽眼睛,错误判断形势,以为美国已经改变对三个《中美联合公报》的态度,因而以为可以将当初对华府作出的郑重承诺抛诸脑后,并可以为所欲为。因此,就有“脱轨”的迹象,包括推出系列恶化两岸关系,可能会挑起台海危机的法案,也包括提出有悖于三个《中美联合公报》精神的“中华民国台湾”等口号,带有分裂的倾向。美国虽然极力防堵两岸统一,避免“太平洋第一岛链”出现缺口,及统一后的中国更为强大,但更反对“台湾独立”,避免在东亚再烧出一个“火头”。蔡英文犯下的这个错误,让华府美国感到有必要敲打一番。当然,现在还只是警告而已,尚不至于抛弃。因为相对而言,蔡英文的对手韩国瑜,竟然取消双方原已商定好的前往华府接受“面试”之行,被华府认为是“不尊重,唔俾面”,不值得支持。但蔡英文如继续滑下去,比起美国的全球尤其是亚太战略布局,韩国瑜的“不尊重”就只是“小儿科”而已,还是会抛弃蔡英文的。 

其二、蔡英文居然提名《正常国家决议文》的主导者及“正常国家促进会”的精神领袖游锡堃为民进党“不分区“立委”的参选人,并将其安排在“安全名单”内,而且还规划他参选“立法院长”。而《正常国家决议文》的十项任务,有应以“台湾”的名义加入包含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应积极与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并致力于“台中关系正常化”;尽速制定一部台湾“新“宪法”,破除“宪法一中”迷障;应明订台湾“国家”名称与“领土”范围,以符合“现状”,并彻底摆脱“中华民国”体制的后遗症;积极推动“台湾”正名,全盘检讨法律体系、政府机关与公营事业的名称与法律用语,特别是在国际组织与正式“邦交”关系,应以“台湾”作为文件与活动的名称……等等分裂国土的内容,与三个《中美联合公报》所揭橥的“一个中国政策”完全背离。 

更引起华府警觉的是,游锡坤不久前出席“台湾国家永续发展”论坛致词时竟然声称,二零零零年之后台湾已经有意识要变成“正常国家”,但喊了快二十年都没有前进,因为美国没支持没办法前进,但是现在情势不一样,二零二零年要是选得好,我们要力促“台美建交”。按照游锡堃的这种思维定势,他倘能当选并出任“立法院长”,必定会全力推动将民进党《正常国家决议文》法律化,这就是“法理“台独”,是连华府也不能接受。因此,史伟达的“台湾非国家”之说,也是对游锡堃的警告。 

还有另外一个与“台湾非国家”无关的因素,让华府也看不下去。当年美国因为不满国民党政权实施“戒严体制”,大搞“白色恐怖”,因而暗中支持进行“反独裁,争民主、争人权”斗争的民进党。而现在民进党却是“好了疮疤忘了痛”,在掌权后,也仿效起当年迫害他们的国民党政权,打着“转型正义”的幌子,大搞“绿色恐怖”,实施“东厂”式的管治,重新型塑“小心匪谍就在你身边”的社会氛围,并追剿国民党党产,赶尽杀绝,企图实施一党长期执政,与老美所尊崇的西方所谓“普世价值”背道而驰。这样的民进党,也已不值得支持了,因而也有有必要对其敲下边鼓。 

蔡英文们以为,中美之间的贸易和政治博弈,可以让民进党从中掺上一腿。殊不知,美国对中国固然是有意识形态及利益之争,但在反恐的全球战略上,美国还需已经成为第二大国的中国的协助及支持。何况,所谓民主、人权、法治等议题,并不是特朗普最着重的。实际上,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研究学者的卜睿哲日前就指出,“香港的示威者似乎也不瞭解特朗普总统这位美国最高的抉择者,他其实一点也不关心民主、人权和法治,他只是在与中方的交易中采取选择性绥靖的手法。”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他曾经多次访问过的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