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盖民调”策略成功?韩国瑜"逆转胜"尚有三大关键

原标题:“盖民调”策略成功?韩国瑜“逆转胜”尚有三大关键

台湾2020年选举情势变化之迅速,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去年“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原本外界以为蓝营2020选情选情相对顺遂,未料韩国瑜确定为国民党主将后却一路被动挨打,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信心爆棚。然而,从11月底韩国瑜剑走偏锋,宣布不甩民调以来,风向转变,其气势渐长,蔡英文如今内心发虚,忙乱抓瞎。

离投票还有20多天,一切尚在未定之天。韩国瑜能否实现“逆转胜”,尚待进一步观察。

盖民调!险招避害

此前,台湾所有几乎民调数据都显示,韩国瑜支持度落后蔡英文。

问题是,不少民调呈现蔡英文大胜韩国瑜20%甚至30%以上;“蔡胜韩500万票”的离谱说法也在网路和电视节目中大行其道。这给外界形成一种错觉——具有“执政”优势的蔡英文,连任几无悬念。

韩国瑜造势气氛“强滚滚”,民调却惨兮兮,两者反差极为强烈。不少机构平时根本不做民调,如今突然来凑热闹频发民调,数据毫无公信力。因此,韩国瑜阵营质疑,这是蔡当局垄断收买媒体导致的结果,故意以民调“恶意带风向”。

这样的民调,对韩国瑜阵营极为不利,士气被打击,“势”难拉抬,立场摇摆者提前转向,“西瓜偎大边”。为防止“民调危害”进一步扩大,扭转被动局面,11月28日,韩国瑜作出一项“前无古人”的决定,号召支持者接到民调电话时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等于提前“盖民调”,此一全新“策略”震动台湾政坛。

平实而论,不甩民调算是剑走偏锋的选举战法,属险招。正面看,这是放烟雾弹,避免被民调带风向,以稳军心;从负面看,有人会认为,因为你民调落后才使出这招,进而导致支持者信心更加不足,选情越加艰困。

但不管怎么说,韩国瑜此前已是民调受害者,“盖民调”可避免“韩粉”灰心丧志,巩固基本盘,“避害”是看得见的。至于负面效应,一样看花两样情。

此招让民进党靠民调“带风向”的招数几乎失灵,力挫蔡英文此前一路领先气势。现在岛内民调发布明显减少,即便有民调出炉,讨论焦点也是在探讨拒访率、不表态率有多高,而不再是韩国瑜输多少。这反证“盖民调”策略的成功。

蓝整合!一致对外

岛内有舆论认为,蔡英文和民进党目前表面上选情稳定,其实内心发虚。有三个事例可窥其端倪:一是蔡英文请出陈水扁时代的民进党“军师”、以“割喉战”知名的邱义仁重出江湖,掌管兵符;二是美国从此前一面倒支持蔡连任,到现在蓝绿双方押注;三是民进党最新表态,拟强推备受质疑的“反渗透法”,幻想通过强化“主权牌”、“恐吓牌”来固票。

所谓美国从转向到“两边押注”,“证据”包括近日不但美国亚太助卿史达伟称“不会称台湾为国家”,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也表态,“如果民进党继续执政……将使台湾民众对未来失去信心”;此外,具有美国政府背景的《美国之音》网站日前在显著位置转载韩国瑜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内容,并大幅报道韩妻李佳芬在美参加侨社造势活动等。

由此判断韩蔡选情呈胶着,不无道理。否则,蔡英文何必要请出邱义仁,何必强推“反渗透法”,在两岸关系上冒大风险;美国在此时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转向”?

韩国瑜能扭转先前被动局面,“盖民调”策略成功,以致风向逆转当然是关键之一,但国民党内部加速整合,一致对外御敌也是得要原因。

蓝营整合加速的最明显观察指标,是12月8日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正式担任韩全台竞选总部主委,以及掌握全台最大票仓的新北市长侯友宜同台公开“挺韩”。第二天,台中市长卢秀燕也接任韩国瑜台中竞总主委;紧接着,彰化县长王惠美也宣布接下彰化县竞总主委。“朱侯归队”、“秃子汉子燕子合体”,“中彰投”区域成功整合,展现蓝营团结气势,给韩国瑜选情注入兴奋剂。有分析指出,蓝营各要角诸侯纷纷归队,其实有一个主要原因,即大家“嗅到风向”,目前风向已经对韩国瑜有利。

有关“朱立伦能帮韩国瑜多争取到200万选票”的说法尚待检验,但“朱侯归队”的正面效应显而易见,不只减少内耗,稀释包括不分区名单带来的负面影响,重燃蓝营支持者的希望,国民党也可以腾出更多精力一致对外。近期爆发的“卡神”杨蕙如“网军案”,虽然民进党千方百计试图转移焦点,但国民党能团结一致穷追猛打,各方力量分进合击,让韩国瑜选情加分不少。

逆转胜?三大考验

相形之下,蔡英文和民进党近期则处于防守态势。“卡神”杨蕙如“网军案”受重创,并持续发酵,暂时仍看不到停损点;原本民进党想藉由《给台湾人一封信》文宣操作“落跑韩国瑜应向高雄人道歉”话题,未料被韩阵营反操作成“高雄人凭什么要向台湾人道歉”,激起高雄民众对蔡英文和民进党的不爽;此外,农业领域云林“花生之乱”,也引发中南部民众对蔡当局政策尤其是农业政策不满。

离最后投票只剩20多天,蓝绿任何一方都没有百分百胜券把握,一切皆有可能。对韩国瑜而言,虽然风向与气势对自己渐趋有利,但想要最终实现“逆转胜”,冲刺阶段尚须跨过几道考验。

第一,如何进一步整合泛蓝内部,激起泛蓝危机意识,使泛蓝支持者手中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票”最大比例、最大可能集中投向韩国瑜。毕竟,2020“大选”三咖督,亲民党候选人宋楚瑜参选所分裂的绝大多数还是泛蓝票源。

第二,能否从大方向、大政策方面释出更多更细腻的政策主张,进一步消解中间选民、知识经济选民对韩国瑜“不专业”的刻板印象,进而获得他们的理解、肯定与支持;同时,减少犯错,尽可能防止授人以柄,避免被恶意议题操作。

第三,如何想尽办法重新唤醒台湾民众对蔡当局执政这三年多所累积起来的“痛苦记忆”与“相对剥夺感”,让“讨厌民进党”情绪再次迷漫全台。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去年席卷全台、无坚不催的“韩流”或将重现。

总之,2020鹿死谁手,就看各方在最后冲刺阶段所展现的能耐了。

来源: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