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重启特侦组会否成为“七伤拳”?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2月26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正当王金平“归队”,郭台铭也应允为国民党“立委”候选人站台,初步展现蓝军大团结之际,韩国瑜提出重启特侦组的政见。这本来是一个好议题,不但可以籍此已经呈现“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现象的民进党的气焰,而且也有利于韩国瑜聚拢原本对他不屑的“经济蓝”和“知识蓝”的民气,为了“下架蔡英文”的大局,而从“含泪不投票”改为“含泪投票”。但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这个主张也可能会是“七伤拳”,重新勾起王金平心中的痛,及重新挑起国民党内本土派系对“马王政争”的不满情绪。虽然王金平表态说是应当交由由下届新“国会”决定,但由于王金平也曾说过《反渗透法》应交由下届新民意决定,可见他是将特侦组与《反渗透法》等量齐观的,充分反映了他对“重启特侦组”议题的不满和不快,或会会影响他为韩国瑜站台。实际上,昨日王金平就转軚说,不一定会与韩国瑜站台“同框”,“韩王合”可能会流产。

韩国瑜为了在“总统”大选投票日前的十几天内急起直追,将选情锁定在三十万至五十万票的差距间作最后一拼,近日招数尽出。而他提出的“重启特侦组”,就是一记重拳,因而此语一出,赢得蓝军一片喝采。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虽然特侦组也侦办过马英九的“特支费案”,但毕竟是马英九最后被法院宣判无罪定谳;而特侦组却更是侦办了陈水扁,导致他被判决有罪定谳,铛鎯入狱,虽然目前是保外就医,但仍然是负罪在身,而且还有多宗遭特侦组起诉的贪腐案仍然是在审中或待审。更有趣的是,“独派”及部分民进党人提出的“特赦陈水扁”诉求,已经如同金刚箍那样,捆在蔡英文身上,令她进退两难,这让国民党人感到无限的爽快及惬意。

实际上,民进党再次执政之后,分赃政治现象极为严重,人人吃香喝辣,其中必有贪腐猫腻。韩国瑜在电视政见发表会上,就指控民进党政务官贪腐现象极为严重,因而再次提出重启特侦组的主张,让直接隶属“检察总长”,成员是全岛最精英的检察官,调查对象是“总统”政务高官的贪渎,以及重大经济犯罪,曾经专捋虎须,侦办李登辉的“国安密帐”,陈水扁的扁家四大案,高院法官集体收贿案,林益世收贿案特侦组,再显战功。 

不过,特侦组后期尾大不掉,权力太过扩张,并间接导致“马王政争”,并引带出关说疑云、监听“国会”疑云和泄密疑云等三大疑案,马英九的声望从极高峰跌至谷底,国民党内部分裂,加上翌年发生的“太阳花学运”,导致国民党从此走下坡路,也给民进党翻身机会,国民党终于先后败走二零一四年的“九合一”选举和二零一六年的“总统”、“立委”大选,葬送了国民党的政权。马英九本人也因此而被以“泄密罪”起诉,虽然最近经终审定谳无罪,但在一审时判决他无罪的台北地方法院法官唐玥,却遭到“监委”陈师孟“追杀”,要调查他在审理马英九过程中的“自由心证。

王金平本人在“马王政争”中,最后虽然保住了国民党籍,因而也连带保住“不分区“立委”及“立法院长”,但最后还是失去坐了十六年的“立法院长”龙头宝座,成了阳春在野党“立委”,今次选举更是因为要参选“总统”,及国民党也不可能再次为他修订党内初选规则,而没有再被提名参选“立委”,将失去政治舞台。

更难堪的是,就连蔡英文,也“酸”了“马王政争”一把,昨日在电视政见发表会中,批评韩国瑜这两场政见发表会,听来听去都只有一个政见,就是重新成立特侦组。她要提醒台湾人民,特侦组是因“马王政争”最后才被废除的。当时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把王金平“院长”拉下来。她还呛声说:“什么叫东厂?这就是东厂”。

蔡英文将特侦组形容为“东厂”,显然是采取了“连消带打”、“以毒攻毒”的战术。实际上,导致民进党在去年十一月的“九合一”选举中大败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促转会”的所作所为,被视为“当代东厂”,从而成为形成“讨厌民进党”社会氛围的重要元素之一。而在近日,民进党籍“监委”要调查法官唐玥的滥权行为,也被批评为“新东厂”。但意想不到的是,竟然这么快就被蔡英文抓住话题,以“东厂”来反制韩国瑜“重启特侦组”的主张,并顺道挑拨正在“归队”的王金平,勾起他对“马王政争”的痛苦回忆。 

王金平当然不快。虽然是“站在矮台下”,在“总统”门票”和“立委”两头落空,并已经失去当初“选到底”气概之下,而不敢对韩国瑜提出重启特侦组,及被蔡英文重提的“马王政争”,公开表达异议,但也搁下了一句交由下届新“国会”决定。而他日前在谈及对蔡英文下令要抢在年底前通过《反渗透法》时,也是表态留待明年新民意决定。因而他几乎是把特侦组与《反渗透法》等量齐观,都“不是好东西”。既然整个泛蓝阵营都在反对《反渗透法》,那么,在王金平眼中,泛蓝阵营也不宜提出重启特侦组。

实际上,与特侦组密切相关的“马王政争”,勾起了王金平心中的痛。不过,现在的情况尚好。其一、王金平还是“忍”了。毕竟,韩国瑜的输赢关系到他政治仕途的最后一程,如果与韩国瑜闹翻,就要背负导致韩国瑜败选的原罪,即使是韩国瑜胜选也将分不到一杯羹。其二、当初跟随王金平的地方派系势力,其实早就已被韩国瑜收编。因而从王金平的反应看,还算是理智的。他并未未直接反对,更不顺从及回应蔡英文的挑拨离间,而是说留待下届新“国会”处理,并没有全盘否定韩国瑜的主张。至于不会与韩国瑜“同框”站台之说,可能只是一时气语,在大形势之下,相信在最后关头,他还是会“硬着头皮”站上辅选台。因此,他对蔡英文的挑唆,以一句“我个人没有这么伟大!”,“四两拨千斤”地顶了回去。

其实,当了十六年“立法院长”,加上“立委”资历则是具有三十多年立法经验的王金平,更是深明“重启特侦组”的难度极高。实际上,对侦控陈水扁的特侦组极为不满的民进党,在二零一六年民进党实现“完全执政”后,随即主导

修订《法院组织法》,规定在二零一七年元旦正式废除特侦组。深受“马王政争”之苦的王金平,并没有跟随国民党党团为特侦组的存续“保驾护航”。而韩国瑜提出重启特侦组,就必须要有法源依据,再次修订《法院组织法》,恢复设置特侦组的条文内容。现在看来,在明年一月的“立委”选举中,国民党将难以取得过半一下,要修法将很困难。

因此,王金平为了“顾全大局”,没有公开向韩国瑜唱反调。何况,他所说的由下届新“国会”决定,也绝对有其道理,因而本届“立法院”即将结束,根本没有讨论修法重启特侦组的时间和空间。

但有趣的是,尽管马英九也是“特侦组”的“受害者”,却是支持重启特侦组,并否认特侦组因“马王政争”而废除。他的不计前嫌,可能是从辅助韩国瑜的大局出发,并感到民进党重新执政后,存在着许多贪腐的迹象,因而需要重启特侦组进行侦查。即使是表面清廉的蔡英文,如顺藤摸瓜地清理起来,也难保“常在河边站,哪能不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