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造假扭曲真相 谁说不能批评媒体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月2日电/大华网路报今天专栏文章说,2020的“总统”大选,只举办了一场“总统”辩论会,在辩论会上,韩国瑜批评了三家媒体没水准、没良心、可怜。如此露骨、大胆的批评,可谓台湾自有“总统”选举辩论以来首次所见,因为媒体顶着无冕皇帝的桂冠,根本没有候选人敢于如此公开得罪媒体。韩国瑜的批评的确是一着险棋,有人认为他不尊重新闻自由,有人认为他失礼、失格。然而,韩国瑜之所以对媒体如此直白地批评,相当程度反映了当前台湾媒体的堕落。 

当然,如果媒体果真客观、中立,韩国瑜的批评等于是自掘坟墓,但所谓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韩国瑜只是说出了不少人对台湾媒体堕落的不满而已。老实说,自台湾解严,开放报禁之后,民进党一直鼓吹党政军退出媒体,国民党最后也真的退出媒体,但媒体并没有因此而提升为严守新闻伦理的第四权,反而民进党进来填补真空。尤其是蔡英文2016年执政后,媒体姓党的情况愈来愈严重。 

首先,不少媒体几乎成了民进党政府的传声筒。

其次,不少媒体用更多的时间在监督批评在野党与韩国瑜,却用力护航执政党与蔡英文,简直不可思议。可以说,媒体本来是人民的看门狗,却变成了执政党的看门狗。蔡英文的博士论文,疑点重重,直到现在,都还拿不出一纸可信的毕业证书、一本可信的博士论文。面对如此严重的诚信问题,亲绿的媒体却几乎全面噤声。  

第三,“总统”辩论会上,这些提问的媒体,不仅没有人提问蔡英文的博士论文,也没有人提问杨蕙如的网军案,更没有人问及反渗透法。杨蕙如的网军案已经有相当具体的事证,证明与民进党及蔡英文有关,这是关系台湾民主品质的大问题,但诚如韩国瑜所说,这些提问人竟然关心八卦甚于这些问题。更离谱的是反渗法这个重大议题,社会有不少批评的声音,认为此法违反民主,是专制独裁者对付异己者的武器,但民进党及蔡英文却将此法径付二读,更强令在十二月三十一日通过。这些参与提问的媒体人,如果不是刻意掩护,又怎么会对这个重大宪政问题视若无睹呢! 

最后,这些媒体已不再以报道真相为己任,而是为了巴结执政者,甚至于造假、扭曲真相。例如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高雄的罢韩游行,亲绿媒体为了创造人山人海的印象,将照片进行处理;又例如某记者质疑“内政部长”睁眼说瞎话时,三立电视台的报道竟称该台湾记者有北京口音,这种低劣恶质操作手法竟然可以在新闻中出现,可见该媒体新闻部从上到下是怎样的一种心态。 

这样的媒体,难道不该批评吗?如果我们社会都不谴责这样的媒体,那就只能看着台湾民主被活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