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时代杂志专访 蔡:美对台支持有史以来最强

105656306

蔡英文接受时代杂志专访,1月9日出刊。(中评社 资料照)

中评社台北1月9日电(记者 黄筱筠)蔡英文去年10月接受美国“时代杂志”(TIME)专访,被问到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的谈判中曾说过,所有事情都可以讨论,包括美国承认“一中政策”,是否担心特朗普在和中国进行贸易协商或其他协议时以台湾为筹码?蔡英文说,现在美国国内不论是哪一个党派,不论是在国会、行政部门,或者是不同的政党,对台湾的支持都是有很高的共识。我们当然会很仔细的去观察美中之间的谈判过程,但是我们也有信心,就是美国整体不论是行政或立法部门,对台湾的支持是有史以来最强的。 

蔡英文去年10月间接受“时代杂志”(TIME)专访,该刊于今年1月9日刊出相关报导,针对当前国际局势、台美关系、两岸关系等议题,专访问答内容如下: 

问:在特朗普“总统”当选后,您打电话恭贺他胜选,后来演变成一个外交事件,也对双边关系造成一些影响。请问您是否后悔当初打了这样的一通电话呢? 

蔡英文:当初打电话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也就是当一位友好国家的元首当选的时候,我们打电话去致意及恭喜。我想我们现在看到两岸关系上的转变,真正的问题是在于中国在这个区域的战略企图心越来越强。还有再加上美国跟中国之间在这个地区的冲突。另外,当然还有您现在看到正在香港发生的一些事情。 

所以对于中国来讲,它所谓的台湾问题,就变成它在处理其所面临的区域或国际问题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我们以前看到所谓的两岸关系,现在确实已经是区域问题的一部分,也是一个全球的问题。 

问:特朗普总统在与中国的谈判中曾说过,所有事情都可以讨论,包括美国承认“一中政策”。特朗普“总统”以善于交易和谈判闻名,您是否担心他在和中国进行贸易协商或其他协议时以台湾为筹码?

蔡英文:首先,我要厘清的是,美国的“一中政策”跟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是不一样的东西。现在美国国内不论是哪一个党派,不论是在国会、行政部门,或者是不同的政党,对台湾的支持都是有很高的共识。支持台湾不仅是一个经济贸易的问题,支持台湾更是一个民主自由,还有这个区域战略的问题。 

我们当然会很仔细的去观察美中之间的谈判过程,但是我们也有信心,就是美国整体不论是行政或立法部门,对台湾的支持是有史以来最强的。 

问:中国的崛起对于区域、对于国际社会,不管是在双边贸易伙伴,或是在国际体系里面,都是显而易见的,您认为北京的崛起对于民主所造成的威胁有多大? 

蔡英文:其实我们在过去这段时间,越来越可以看得出来,中国对这个区域、甚至全球的企图心是越来越强,也试图用它的经济实力来支撑其政治上的扩张计划。因此我们也看到它其实在每一个国家,都试图用直接或间接的方法,试图去影响决策者的决定。 

问:近来台湾想要向美国购买超过价值20亿元的军售,想必您认为中国的军事威胁真实且严重? 

蔡英文:中国军事的能量持续在强化,也越来越有向外扩张的意图。不仅是台湾,我相信整个区域其他国家都有开始注意到这个发展,也开始有一些担心。 

所以,一方面,我们有一些“国防”武器或是设备已经有些老化,我们也必需让“国防”很多的设备能够现代化。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让“国防”可以更符合现代的军事冲突,或者是说我们所遇到的军事挑战,做相对应的调整。 

问:在您的第一个任期内,7个“邦交”国不再承认台北政府而转向北京。您担心台湾陷入全面的外交孤立吗? 

蔡英文:我们的“邦交”国其实是我们整体对外关系的一部分,除了“邦交”国之外,我们还有很多对外关系,比如跟主要国家、民主国家之间的合作关系,或者是贸易、投资往来,或者是在共同价值的护卫与追寻上面,我们都有越来越好的一个共识,因此我们相互之间的合作也越来越多。即便是在我们的“邦交”国家,我相信还是有很多“邦交”国家,是基于共同的理念与价值来支持我们,而不会因为中国经济利诱而转向。 

问:今年1月,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目前,香港正针对“一国两制”执行情况恶化进行激烈抗争。台湾和香港的情况显然大不相同,但是,您是否认为,目前香港发生的事情对台湾人民传达了一个讯息:北京政府的提议不可相信? 

蔡英文:今年初习近平主席提到“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时候,当时台湾社会对这个讲话的反应,其实是满强烈的,也就是说,我们对于所谓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不仅对这个方案本身没有办法接受,其实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中国是不是可以信赖。 

我觉得在香港这一段时间,从今年稍早3、4月一直到现在的发展,显现出中国在国际承诺下,维持香港“一国两制”的承诺,遭到香港人的质疑,对中国的可信赖度,确实在台湾人的心里大打折扣。 

问:但与此同时,香港的困境似乎与您竞选连任的声望提升同时发生,是否可以说,您在香港抗争中意外获益? 

蔡英文:我想我们应该不要做这样的解读说香港的情况是不是有哪一个特定的政治人物受到利益或者是不利益,我想我们应该要这样来看这个现象,也就是说,当香港的事情持续在发生的时候,台湾的人民需要一个很坚定的领导者,能够为台湾坚持台湾应该坚持的事情,而且能够很清楚地讲出台湾人的心声。

问:竞选活动受到假讯息还有民粹式语言的影响,其实似乎是全球化的现象,美国、英国以及许多其他国家也都有遇到这样子的状况。民粹主义崛起,假新闻攻击,还有恶意势力对媒体的影响,这些对于民主“国家”造成的威胁,您是否感到担忧? 

蔡英文:确实假讯息或者民粹主义对于执政者的挑战是非常大,在去年的地方选举里面,我们就明显地感受到民粹主义跟假讯息对于我们整个选举结果的冲击。 

但是我们在检讨上一次的选举之后,开始强化了政府的沟通能量。包括我们用社群媒体来强化政府讯息的传送,同时用很快的速度能够把错误的讯息排除掉。我们也让政府机关用比较浅显易懂的语言,甚至有时候用图画、图文,来让整个政府的讯息可以更快地流通,而且更清晰地流通。 

事实上,民粹主义跟假讯息两者也是实质相关的,因为假讯息可以激发更严重的民粹主义。而且民粹主义也会让民众去选择相信错误的资讯。所以台湾社会的民主成熟度,就变成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在上一次选举之后,台湾的民众开始感受到,上个选举确实有一些事情让我们感到不安,对台湾的民主制度也是一种挑战,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愿意站出来协助政府来澄清很多的假讯息,对台湾民主来讲,确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说,你有你的人民来参与,共同处理这些假讯息的问题。 

问:目前看来,台湾人一方面也希望可以跟北京及中国拥有更好的关系,但是同时又希望能够保持“国家”的自主、“主权”,以及现有的生活方式。如果考量北京对您的政党的反感,您认为您是否是能够执行这个任务的最佳人选? 

蔡英文:我想,这两个确实是台湾人民都想达到的目标。但是,如果两个是不可以兼得的话,我想台湾人选择的是让我们“国家”的民主自由能够不受侵犯,我们的主权也不受侵犯,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要维持跟中国的关系,必须要来自于台湾人的自信跟台湾人的实力,我们才有那个条件跟中国坐下来谈,谈出一个双方可以改进关系的方案。 

所以我觉得真正的问题就是我们是不是够团结,我们的实力是不是够强,这样子我们在谈判桌上,或者我们跟中国坐下来谈的时候,我们才会找到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当然,北京最想看到的是,台湾是一个分裂的社会,台湾的经济跟各方面的发展迟滞,让他们在形塑双边的关系上,有一个比较好的着力点。 

但是从现在来看,台湾人对于台湾的主权、民主自由这件事情上,其实意见还算蛮一致的。 

在我们执政的这几年,经济还有很多社会各层面的发展,都持续在进步当中。 

问:就社会层面而言,在您的执政下,台湾成为亚洲的第一个同婚合法的“国家”,台湾人民要向世界传达什么讯息? 

蔡英文:台湾基本上是一个华人社会,所以也有一些华人的传统,尤其是保守的传统。但台湾也是一个移民的社会,所以在移民社会里面,你可以看到包容、开放的精神。 

所以看到像新的议题,比如说同婚议题,在台湾的社会里面其实进行了很多的辩论,还有很多的挣扎。不同世代的人、不同信仰的人、不同价值观的人,对这件事情都有不同的想法跟看法。 

台湾在这个议题上,争论了大概两、三年,但在大家共同经历了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之后,我们总算有一个方案出来,现在台湾的社会也都大致可以接受,这显现出来台湾人是开放的、是包容的,同时,台湾的民主制度也是够成熟的。 

问:随着香港现在的情势变化,自由受到侵害,您是否认为,台湾经济会因此获益?让目前在中国投资而仍希望留在大中华圈内的外商、媒体转移基地到台湾来? 

蔡英文:其实,现在我们看到了美中的贸易战也好,或香港的情势也好,已经引发了一些投资案转向到台湾来,尤其是在中国的台商,开始把他们的投资转回来台湾。从今年1月到现在,我们所收到台商回到台湾来投资的申请,已经超过6,000亿台币。 

事实上,我们也看到很多的订单现在都转到台湾来。台湾越来越是下一个世代的通讯电子产品,及很多高阶产品,最安全的生产地,所以外商也在这里增加投资;另外一方面,很多在创新产业里面的新的公司,也都在台湾陆续地设立起来。 

台湾的言论自由应该是亚洲数一数二的,这是亚洲最自由的地方之一,对媒体来讲,是一个最好的环境。另外就是,台湾其实是一个非常舒适、适合居住的地方,所以,我们欢迎国际媒体利用台湾做区域中心,他们会觉得这是一个很舒适、很自由的“国家”,对于媒体的运作也充分尊重“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