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选党主席有限制 张亚中:应开放党内普选

105666498

张亚中接受中评社访问。(中评社 张嘉文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1月15日电(记者 张嘉文)中国国民党2020大选双输,党主席吴敦义表达请辞意愿。曾参与国民党2020党内初选的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13日表态要参选国民党主席,但由于国民党主席选举有限制资格,需曾任中央评议委员或中央委员等,因此张能否参选仍有疑虑。对此,张亚中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现在选“总统”,只要年满四十岁就可以申请登记,但国民党却为党主席的参选条件设下框架,现在国民党组织改造的首要之务就是推倒权贵结构的腐朽高墙。

张亚中认为,未来党主席、中常会、中央委员的选举,都必须由党员直选产生,而每一位党员均有成为国民党主席、中常委、中央委员的被选举权。党代表与中央委员、中常会应以“一条鞭”的方式产生,均由党员一次性直选。

根据国民党主席选举办法 第三条规定:本党党员,曾任中央评议委员或中央委员,经具党权之党员百分之三以上连署者,得申请登记为本党主席选举候选人。

国民党这次大选再败,党内改革声四起,中常委、党籍“立委”江启臣、蒋万安以及市议员徐弘庭相继请辞,并呼吁中常委总辞,成立临时决策委员会推出代理主席等等。

张亚中表示,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发展,国民党决策机制的改革的确已经刻不容缓。国民党的结构改革,必须先确立一个原则,即国民党是党员的党,是基层庶民党员的党,不是中央委员的党,也不是中常会的党,不是党主席的党,更不是用制度来保护权贵与既得利益的党。

张亚中说,国民党是个百年政党,有其传统,但也有包袱,“党员、党代表、中央委员、中常委、党主席”是国民党内部的权力金字塔体系,看起来似乎是由下而上,没有问题,但在实际运作时,问题却层出不穷。参选党主席必须要具有中央委员或中评委的资格;党内派系、地方政治家族及“换票联盟”左右了中央要员选举;中常会政治功能性不彰,甚至被职业中常委所把持。

党的组织系统看起来井然有序,但所展现出来的却是暮气沉沉。在这种制度下,党员可以参加大选初选,但如果没有当过中央委员或中评委,就无法参选党主席。年轻及优秀的社会人士,由于没有政治背景或政商关系,最多选个党代表,也就无法再更上层楼而止步了,对于参选主席增添了很多限制。

张亚中指出,如果比较现在的中常委组成方式与功能,与以往两蒋时期已是天渊之别,中常委所制造的媒体新闻性已经远大于其应有的决策功能性。

张亚中说,改造国民党,就必须贯彻国民党是一个属于全民、而非权贵或既得利益者相互包庇分赃的政党,未来党主席、中常会、中央委员的选举,都必须由党员直选产生,而每一位党员均有成为国民党主席、中常委、中央委员的被选举权。

党代表与中央委员、中常会应以“一条鞭”的方式产生,均由党员一次性直选。最高票多少名担任中常委,次高票多少名担任中央委员,再次高票多少名担任党代表。如此可以避免党内派系、地方政治家族及“换票联盟”把持,可以让更多优秀青年及社会贤达进入党的决策体系。

中常会应有政治功能性,而不全然是代表性的组合,因此中常会的代表必须有其功能代表性。组成基本上应包括:党员直接票选出来的中常委、“中央政府”官员代表、“立法委员”代表、地方首长代表、地方议会代表、青年代表、社会贤达代表等七大区块。如果中常委为35名,则每一个区块平均为5名。若在野时,“中央政府”官员的名额平均分给其它区块。

张亚中认为,国民党未来的党内机制能否做到公平、公开,也是民众检验其是否值得信赖的重要指标。党员名册掌握在少数人手上,连署受制于党工,参与党员缺少公开传播理念管道,都是国民党老化、封闭的主要原因。

而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方法就是国民党必须在党主席及“党代表、中央委员、中常委”等一次投票方式上,率先推动“网路投票”。透过现代化的网路平台,运用数位化的优势,让整个选举机制公开、透明。目前的网路科技已经可以完全处理投票问题,这也是国民党彻底变革的必要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