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台媒:国民党研议九二共识须郑重谨慎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月15日电/在九二共识遭到蔡英文和民进党的极度抹红下,此一作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成为国民党内部青壮世代的检讨目标。 

大华网路报今天“点评”专栏说,如果变成国民党主流的青壮世代能够提出有效可行的新版九二共识,也就是既符合“宪法”,又能促成两岸对话,还足以争取多数选民,那就确实高明。从蔡英文执政以来的情况来看,他们就迄未拿出有效可行的两岸主张,所以国民党势须谨慎从事,以免最终与化解不了两岸僵局的民进党走到一起。 

若问九二共识有没有意义及功效,其答案绝对是肯定的,包括辜汪会谈、“连胡会”与国共和解、马英九时期八年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马习会”等,无不都立下历史丰碑,亦均为民进党无法达成的。民进党既无化解其执政后的两岸僵局之力,唯有抹红抹黑、妖魔化九二共识,摧毁国民党的两岸路线优势。 

因此,究竟是九二共识本身错误,抑或国民党自信不足、论述不力、宣传不够,应该才是首先必须厘清的问题。否则丢弃既有的可行之道,未来的新主张又得不到大陆正面回应,那么台湾所面临的两岸对立、国际空间萎缩、在区域经济整合中被边缘化等重大“国安”问题,就变成朝野均一样束手无策。届时选民将无从择优决定,朝野一样空洞,这其实正是民进党抹红策略的目的。 

国民党内部有谓九二共识是二十八年前的东西、不合时宜,像极了蔡英文说的九二共识“活在过去”、“跟过去脱节”,但是蔡与民进党有提出来不是活在过去、跟现实不脱节、又能实现两岸对话、确保台海稳定的政策吗?当然没有。国民党青壮世代如何创作比上一代灵活新颖,比民进党高明务实,且能继续开启两岸新局的论述,显须避免躁进心态。  

九二共识产生于什么年代,实非重点,关键乃它是从“宪法”中找到的答案,而“宪法”的存在年限更为久远,莫非更应变动?世界各国“宪法”比“中华民国宪法”更长久的比比皆是,均与年限无关,而是是否具有价值。至于双边关系,无论是中日建交公报、中美建交公报等等,均比两岸双边的九二共识年代更早许多,直到现在仍在适用,除非双方都愿意重新构建新的政治基础,否则若有一方任意改变,双边关系必告逆转,三年半来的两岸关系便为如此。 

马英九执政期间,民进党籍的县市长可以不必认同九二共识而赴大陆为自己的县市争取利益,是因当局坚持九二共识,所以此刻当局否定九二共识,民进党人士遂遭大陆禁足。现在国民党籍县市长不必表态即可赴大陆为县市民争取利益,是因党中央坚持九二共识,一旦党中央有变,党籍地方首长如何继续发挥既有的两岸关系强项,也是不能不慎重考量的问题。 

进一步言,九二共识的行之有效并非这四个字的表象而已,也就是说,如果不采此四字,而仍能展现其核心意涵,大陆应无不予正面回应之理。严肃的挑战是该核心意涵乃依据“宪法”的一个中国原则,那么焉知民进党就不会抹红任何从“一中宪法”而出的两岸关系新纲领?终究还是需要自信充份、论述强劲、宣传广泛。此系技术问题而非原则问题。 

台北市长柯文哲独树一帜地不提九二共识而能与大陆交流合作互利,在于他虽零碎仍颇具明确地指出,“两岸一家亲”、“双方不是国际关系”、“一个中国不是问题”等等,惟如此还是免不了被民进党抹红。何况人才雄厚的国民党总不宜采取完全不具系统性的柯文哲言论模式。这成为国民党青壮世代理论构建的艰巨任务,而不是当对方进攻什么时,自己就弃守什么。 

从过去的经验看,民进党把国民党的党产当成政治提款机,国民党无党产后,民进党透过执政把国产当自己的党产用;民进党要求党政军退出媒体,国民党退出后,民进党就进去了;民进党主张政党退出校园,结果又是国民党退出、民进党进去。当前,国民党对九二共识的立场切忌重蹈覆辙,未蒙其利先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