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民进党将继续玩弄“韩国瑜牌”?

105668725

韩国瑜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月17日电/吴敦义“恋栈”党主席的理由之一,是希望能在御任党主席之前,领到国民党的政党选举补助金,清还完债务之后才辞职。但此举被人们认为是在籍故拖延,继续赖在党主席的位子不走。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国民党的债务并非是吴敦义一人所带来,而是蔡政府为了砍断国民党东山再起的财源,而发动“清查党产”的清剿之战,陆续冻结了国民党的大批党产以至存款,导致没有现款支应日常党务运作尤其是党工们的薪水,因而作为党主席,吴敦义只得四处借贷应对,因而国民党所欠下的债务,不一定要他个人负责。当然,他在党主席任内,是国民党财政最艰难之时,每天一睡醒想的就是筹款的问题。因而当党内外批评他私心自用时,就难怪他感到委屈。

今次“二合一”选举,国民党可以领取的选举补助金,除了是吴敦义在兹念兹的每年可以领取二亿三千六百一十七万五千二百元的政党选举补助金,还有“总统”的选举补助金,由国民党提名的韩国瑜获得五百五十二万二千一百一十九票,以每票三十计算,可以一次性地领取一亿六千五百六十六万三千五百元。昨日国民党副发言人黄心华向中评社表示,目前党部运作暂时没有问题,由于国民党这次大选能拿到一点六亿元旦补助金,加上每年二点四亿的政党补助,新主席的财务压力应该会稍微小一点。这就显示,由韩国瑜参选“总统”而产生的选举补助金,将是由国民党中央领取,而不是韩国瑜本人。

此也折射了韩国瑜已经吸取了教训,不再像高雄市长选举后那样,将选举补助金收归私囊,而是缴公——准确而言,是由国民党中央领取这笔选举补助金了。实际上,几天前当“韩粉”们正在鼓噪韩国瑜参加国民党主席补选,及人们观察韩国瑜如何处理选举补助金之时,韩国瑜就正式宣布,他既将不会参加国民党主席补选,也不会领取“总统”选举补助款。其竞选办发出新闻稿指出,韩国瑜是由国民党推荐参选“总统”的,因而将有推荐他的政党中国国民党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领取选举补助金,并非由韩国瑜本人领取。随后,韩国瑜本人也在脸书上强调,“一块钱也不会拿”,拿得到也会全部捐出去。 

文章说,韩国瑜的这两项表态,是明智之举。因为按照国民党依照党章规定的时程进行党主席补选之时,正是高雄市民团进行“罢免市长案”第二阶段连署之际,韩国瑜倘宣布参加国民党主席补选,可能导致他的宭境更糟,刺激更多的高雄市民参与连署,并在付诸投票时更多市民出来对“罢免市长案”投下同意票。

韩国瑜对领取选举补助金的处置方式,则是吸取教训。“九合一”选举后,“监察院”的《廉政专刊》公布,韩国瑜的存款比起二零零一年的申报,从二百四十四万元暴增到四千五百五十九万元。韩国瑜面对媒体询问时,最初澄清说大部分是来自“政党补助款”,后来又改口是“选票补助款”。他辩解说,最大的一笔就是选举之后的补助款,其余就是夫妻打拚,钱财乾乾净净,清清白白,没有不可告人之事”。

实际上,韩国瑜在高市长选举赢得八十九万二千五百四十五票,这笔选票补助款以一票补助三十元计算,应可领到二千六百七十七万多元。因而应是可以解释得到他的存款增加的原因,这也能证明他的存款来源是光明正大的。

但问题是,韩国瑜并没有像此前也曾参加直辖市选举的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那样,将市长选举补助金全数奉献给以各人名义成立的文教基金会,而是存进私人腰包。由于他不是以无党籍身份参选,而是由国民党提名推荐参选,将选举补助金当作个人私产的处置方式,怎样看都让人们感到“不舒服”。因此,民进党“黑韩”的一项内容,就是韩国瑜要籍着参选“总统”而实现个人“发大财”的美梦,将可能高达一亿元以上的“总统”选举补助金存进银行私人账户。

这项攻击对他个人形象造成不小的伤害,这也使他心生警惕,因而在选后主动提出,由国民党中央领取他的“总统”选举补助金。其竞选办的新闻稿也指出,依《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第四十一条,政党推荐之候选人其补贴费用,应由该推荐之政党领取;候选人竞选费用之补贴,应于当选人名单公告之次日起二十日内,由“中央选举委员会”核算补贴金额,并通知依连署方式登记之同组候选人,或推荐候选人之政党,于三个月内掣据,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领取。因而郑重声明,“总统”选举的补助款依照法规必须全部交由中国国民党全部领取,自己身为候选人不会拿到一块钱。而韩国瑜本人也强调,就算拿得到,也会全部捐出去,并指出其他选举期间的各项捐款,会将在近期内依法公布明细,最后他说道,“选举补助款和国民党主席一样,都不是我的心之所向”。 

但这就反衬了韩国瑜将高雄市长选举补助金存进私人账户的不智了。因此,民进党外围民团发动“罢免市长案”,指责韩国瑜撕毁其参选市长时作出的承诺,刚就任市长不久就心生异意去参选“总统”,固然是主流籍口,而韩国瑜将市长选举补助金化为个人私有,也将会是民团在进行“罢免案”连署及宣传时,提出的一个攻击籍口。

现在,民进党外围民团“罢免市长案”的第二阶段连署即将开启,而且很可能会成案,并于七月间进行投票,而且获得通过对机率也将会很高。

但正在此时,民进党反倒是并不热心了。蔡英文就放言,“罢免市长案”是民团搞的,是否通过就看韩国瑜自己的表现,民进党将顺其自然,不会积极参与。

为何会如此?其实可能又是“大军师”邱义仁的“逆悖之计”。因为他已经从国民党“总统”党内初选时,作出“韩国瑜比郭台铭好打”的判断,制定“有瑜点鱼、无鱼吃菜(蔡)”的民调教战守则,号召其支持者“灌票”给其认为因为争议性较大而比较“好打”的韩国瑜,让韩国瑜在初选中轻易胜出,后来更进一步操控网军假扮“韩粉”,极力排拒国民党支持者中的“非韩粉”,再加上采用贩卖“芒果乾”等战术,终于让蔡英文以大比数胜选中尝到“甜头”,计划继续充分利用韩国瑜这张“好打的牌”,让其在未来两年的市政经营中继续荒腔走板,展现“草包”本性,以争取在二零二二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在全岛“翻盘”,把四年前因“韩流”而失去的县市地盘,再夺回来。因此,民进党此时反而不太乐意看到韩国瑜被罢免了。

当然,还有党内派系斗争的因素。在高雄市长选举时,就有江湖传闻,“新潮流系”本意是由陈菊的大弟子刘世芳出选,但却被“新潮流系”所不悦的陈其迈“截胡”,因而“新潮流系”并不积极为其辅选。而倘韩国瑜被罢免,代表民进党参加高雄市长补选的,还将是陈其迈,“新潮流系”不愿“为他人作嫁衣裳”。须知道,邱义仁虽然已经淡出“新潮流系”,但毕竟他是“新潮流系”的“创流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