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美观台选后:中美经贸协议对台湾有何意涵?

105668808

美国智库研讨台湾选举影响与意涵 中评社记者 余东晖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华盛顿1月17日电(记者 余东晖)尽管华府观察大多相信美中之间不太可能真有第二阶段经贸协议,但许多专家承认,在美中经贸谈判中,特朗普有可能将台湾当作筹码。美方专家也认为,美台之间不太可能在特朗普任内达成自由贸易协定。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16日举行“2020年台湾大选影响与意涵”研讨会,由美国在台协会(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主持,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莱特(Thomas Wright)、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戴杰(Jacques deLisle)、淡江大学战略所副教授黄介正、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共同主任孙韵等与会研讨。

正值中美15日刚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特朗普称很快会展开第二阶段谈判。中评社记者问:实施第一阶段协议和展开第二阶段谈判,对美国的对台政策和手法会否产生影响? 

最近访问过台湾的莱特表示,不觉得美中之间会有第二阶段协议,如果有他会感到惊讶。他承认,华府圈中确有担心美中经贸谈判到一定时候,台湾可能被特朗普当作谈判筹码,把美国对台政策与他想跟中方达成协议的愿望联系起来。他指出,考虑到特朗普的思维方式,这当然是在可能的范围内。但他不觉得这真有可能发生,因为华府其他人不这么看待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如果特朗普这么做,会面对共和党内和国会的“逆火”。他表示,不觉得特朗普若考虑其最主要的优先,会愿意在这方面投入政治资本。

与之相关的问题是美台自贸协定(FTA)。华府学界和国会呼吁特朗普政府与台湾展开FTA谈判的声音不小,但莱特认为,不太可能在特朗普任内会有这种协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特朗普的谈判思维和手法。

莱特分析,特朗普喜欢“狮子大开口”,以最大限度的要价作为谈判施压筹码,这对谈判取得进展很具破坏性;而且特朗普热衷于领导人之间一对一的谈判,要由他亲自达成协议。在特朗普与蔡英文无法直接对话的时候,不知道美台FTA谈判如何进行。因此他相信,美台之间展开FTA谈判最快也要在2021年美国新政府产生之后。 

戴杰指出,美中贸易战的现象之一是短期内帮助了台湾经济,研究显示台湾从中受益较多。他不觉得美中之间会有第二阶段协议,也不觉得第一阶段协议意义重大,但承认实施美中第一阶段协议有助于减少美中“脱钩”风险,这使情况更复杂化。中美“脱钩”短期内似乎有利于台湾,因为一些在大陆台商会回流,但未必保证一定会落定。有些人在观望,一旦中美解决问题,就回大陆;一旦解决不了,则跟着“新南向政策”走。所以这里有许多意涵需要观察。

曾警告台湾可能遭受特朗普对华开打贸易战“友军炮火”打击的卜睿哲指出,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议题并不包括技术管制,若特朗普政府对华技术管制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关切台积电与华为的关系,可能会冲击台湾政治经济的核心,其影响有待观察。

对于美台经贸关系中的难题美猪、美牛问题,担任韩国瑜竞选顾问的黄介正指出,既然民进党政府大赢,问题就要由他们解决。他指出,美猪、美牛一直是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TIFA)会谈取得进展的路障,更不用说双边贸易协定(BTA),台湾需要解决这个长久以来的问题。

黄介正指出,不管明年1月谁当美国总统,美猪、美牛还是台湾手中的“烫手山芋”。既然蔡英文获得高票,有很大的授权,如果蔡不做,未来领导人不会比她更容易解决问题,因此这是一个机会,蔡英文要尽快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