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吴敦义跳过副主席指定人代党主席 台媒:令人纳闷

原标题:联合报:后吴敦义的国民党问题比想象复杂

2020选举失利后,国民党内掀起一波呼吁改革的声浪,台湾《联合报》17日社论指出,要重整国民党的组织和路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国民党中常会的结构已经相当扭曲,是国民党大脑失调的主因,也是蓝营政策论述因应迟缓的症结所在。

国民党中常会在场内外的抗议声中,送走了吴敦义,并意外产生了一个外界陌生的代理主席林荣德。原本由吴敦义亲批代理主席的曾铭宗,因缺乏中常委身份,资格不符,最后转任代理秘书长。从混乱的世代对骂场面,到党中央对组织及程序的潦草和无知,不难想象这些年国民党的螺丝已松脱到什么地步。青壮派固然满腔愤慨,但吴敦义走后,要重整国民党的组织和路线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令人纳闷的疑点有三:

第一,依惯例,党主席败选请辞,理应由副主席暂代。国民党有曾永权、郝龙斌两名副主席,吴敦义为何跳过他们,直接指定政策会执行长曾铭宗代理?

第二,中央党部并非“行政院”,吴敦义却自创“总辞”的提法,要率全体党务主管同进退,这岂非故意造成党部的运作困难?为此,代理主席林荣德还得打电话一一慰留他们。

第三,依国民党党章及“人团法”规定,代理主席须具有中常委身份,吴敦义却批示由非中常委的曾铭宗代理,且党内上上下下无人清楚,反而是民进党的柯建铭指出不妥。

由上述种种状况,可知近年来国民党不仅路线老旧、与社会脱节,更到了组织运作歪斜扭曲、难以正常运作的地步,遑论扮演“在野”制衡及战斗机器的角色。党机器功能错乱的问题,或许在吴敦义之前即已发生,但他上任后刻意培植亲信,排挤其他人马,使国民党的运作无法有效支持“立院”党团或执政县市长的需求;在不分区“立委”提名招致批评后,吴敦义又在选前最后一个月骤然任命形象有争议的张显耀等出任副秘书长。这些失误,都显示他受到包围而失去了耳聪目明。

对于这次选举大败,国民党青壮派提出了要求改革及世代交替的呼吁,包括多名形象派“立委”相继宣布辞去中常委,以示不满。相对的,有些未辞的中常委则反呛,认为此际辞中常委是“最不负责”的做法。在此过程中,蓝军内部才赫然发觉,这届中常委原应在去年11月即完成改选,却被悄悄推迟到今年3月举行。

国民党民代江启臣、蒋万安等人辞去中常委职务。

事实上,观察周三中常会的混乱场面,国民党若要顺利渡过这次败选后的盘整,进而推动彻底改革,那些已经宣布辞中常委的青壮派恐怕得重返战场才行。否则,政治菁英尽皆缺席的中常会,改组定位更容易偏斜错乱,无法力挽狂澜。原因很简单:改革需要的是参与,而不是抽离或疏远。代理主席林荣德能否顺利带领这两个月的过渡期,犹未可知;但他是企业界人士,而非熟悉政治生态的专业工作者,若没有青壮世代居间发声,未来两个月的变量恐难以想象。

不可讳言,目前国民党中常会的结构已经相当扭曲,企业及社团人士比重过高,具有民意基础的新生代政治人物反而挤不进去。久而久之,国民党中常会变成了企业界或地方人士争逐政治关系的会所,而非作为党内反映民意、沟通政策、发动攻守战略的场域。简言之,中常会的“俱乐部化”,是国民党大脑失调的主因,也是蓝营政策论述因应迟缓的症结所在。如果不能从中常会开始改革,后续的路线调整、接上社会脉动等等,都是空谈。

两年多来,吴敦义在“党产会”的铡刀下为党筹措财源,并非毫无功劳。但他身为党主席,把解决财务当成首要目标,却忽略更重要的政治战场及接地气、年轻化等兴革大计,仍难辞其咎。在后吴敦义时代,出现了林荣德的暂代,祸福未卜。重要的是,国民党的兴革,不能只有一群青壮世代在那里嚷嚷,而需要更多以这个党为念的不同世代加入行动。除了互呛,他们必须要能对话讨论,凝聚出新的主张。改革不必害怕呛声,怕的是寂然无声。

本文摘自台湾《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