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国民党主席补选江启臣或被看高一线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1月31日电   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台湾地区真是随时都会有选举。在过了农历新年,就有两项重要选举将要进行。其中一项是“立法院”正副院长选举,由于民进党占有“立委”议席过半的优势,因而这场选举是民进党的主场。目前,曾任“行政院长”和民进党主席的游锡堃,正在频繁活动,到处拜码头,看来其参选并当选“立法院长”已无悬念。而现任副院长蔡其昌则可笃定连任,从而组成“堃昌配”。正好一位是“正国会”精神领袖,一位是“新潮流系”骨干,在民进党内取得派系平衡。另一项是国民党主席补选,有郝龙斌、江启臣、张亚中武之障等宣布选。另外,可能还将会有一场选举,如果“高雄市长罢免案”能够成立,而且经投票获得通过,就得进行高雄市长补选。 

国民党主席的补选将在三月七日与国民党中常委选举同日举行。按照选举日程安排,昨今两日国民党中央受理参选人领表,参选人需缴交二百万元的选务费,国民党中央组发会也将提供党员名册,供参选人征求连署及拜票使用;二月三日至四日受理参选人登记;二月十二日举办党主席补选候选人政见说明会;三月七日进行投开票。 

根据《国民党主席选举办法》规定,曾任中央评议委员或中央委员的国民党党员,经具党权的党员百分之三以上连署者,得申请登记为国民党主席选举候选人。而经组发会盘点,截至本月十五日具有党权的党员约有二十五点八万人,因而连署门槛约为七千七百五十一。不过,按选举办法规定,只要在二月二十三日前缴交二零二零年党费的党员,就具备此次党主席补选的投票权,因此实际的投票人数及连署“门槛”还将会再增加。 

这次国民党主席补选,本来不少人看好朱立伦,而且国民党在“总统”大选失利后,“世代衔接与团队翻新”的呼声高涨,但他却以“改造一定在我,改选不必在我”的理由而弃选。由于他曾在党主席的任内的二零一六年“总统”大选中,先后“怯选”、“换柱”,最后亲自出马参选,但却空前大败,可能是心中有愧,估计也是看不好国民党的前景,因而弃选。不过,他却反过来鼓励曾经支持他再度参选党主席的“立委”江启臣,代表年轻世代出来承担,促使江启臣慎重考虑以青壮世代“任务型主席”出马竞选,利用剩下的主席任期进行任务型改革工作,并大量引进青壮世代成员进入党务决策系统,在最短时间回应民意对国民党翻新的期待,重振国民党的声望。 

因此,在昨日国民党开始受理参选人登记时,江启臣就像在“立法院”每个会期开始时,“立委”们抢头香报到登记那样,抢先进行党主席补选登记,以示“一马当先”。

这次国民党主席补选,虽然有四人宣布参选,但由于张亚中、武之璋未曾出任过中央评议委员或中央委员,不符规定,因而形成郝龙斌、江启臣对决的态势。与马英九、朱立伦及连胜文等中生代纷纷表态支持江启臣的情况相反,不少人劝说郝龙斌放弃参选。如曾多次在各类公职选举中“让贤”的前台北县长周锡玮昨日就表示,他支持江启臣这样的年轻人出来改变一下国民党过去的思维与框架,所以他自己不会参选,更希望党内在这阶段不要变成代言人或跳脚石或绊脚石,多给党内年轻人机会。他也建议郝龙斌等过去当过主席、副主席的人别出来参选,并请郝龙斌能多思考,打破框架,给年轻人新机会。 

六十七岁的郝龙斌是典型的党务技术官僚,而非可以率领国民党进行改革的政治家。应当说,国民党今日之所以落到此田地,郝龙斌也应负上一定责任。实际上,他参与并主导劝说郭台铭“入局”以“阻瑜”,客观上造成国民党难以团结,是国民党输掉“总统”大选的其中一个原因。 

郝龙斌惹议之处,是在任新党召集人(当时新党还是柔性政党,不设党主席等刚性组织架构),竟然出任陈水扁“内阁”的“环保署长”。这与国民党的关中,虽有任期保障,却毅然辞去“考试院”副院长,形成鲜明对比。另一宗让传统泛蓝人士扼腕的事例,是在新党召集人任上,当时台湾社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氛围仍很浓厚,但他却突兀地提出“一中两国”,比李登辉的“特殊两国论”还走前一步。 

四十七岁的江启臣则是国民党中生代的代表,及台中市丰原出身的实力型政治人物——台中市地方派系势力“红派”的代表。他的学经历亮丽,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的国际关系博士,曾在马英九时期出任“行政院新闻局局长”,有“少年胡志强”之称。后为参选“立委”而辞职,接过其岳父刘盛良在台中市“红派”的政治资源,连续三届当选。尤其是在这次“立委”选举中,民进党和“独派”卷土重来,气势汹汹,连颜清标的儿子颜宽恒都抵挡不住败下阵来,但江启臣仍能胜出,可见他在台中市的地方派系势力中,具有较高的地位。 

最让人赞道的是,在“九合一”选举前夕,江启臣与卢秀燕同时宣布参选台中市长。江启臣不但拥有地方派系势力的丰厚政治资源,而且获得前市长胡志强,前“内政部长”李鸿源、前“交通部长”叶匡时,前“立委”杨琼璎、时任“立委”林为洲、颜宽恒、马文君、许毓仁及数十位蓝营议员的力挺。当国民党公布台中市长党内初选民调结果,他以零点六个百分点之差输给卢秀燕,尽管在误差范围内,但他大方宣布尊重民调结果与提名机制,并当场承诺辅选。虽然有许多基层支持者仍有不满情绪,认为采全民调方式并不能营造蓝营团结,何况差距这么小,在误差范围内,且民调在台湾易成操弄工具,但他却没有任何怨言,全力为卢秀燕辅选,俾卢秀燕得以高票当选。有人认为,这是韩国瑜的功劳,其实主要还是依靠江启臣的地方派系势力。 

对于江启臣参选国民党主席,舆论较为看好,认为是首位站出来展现改革决心的青壮派代表,他所高喊的改革,代表国民党结束过去大咖大老少数领导多数的时代,进入以聆听民意为主的青壮派世代。而他本人也宣称,他的参选,“不是大位目的的争取者,而是改革任务的执行者”,并提出五点改革方向,包括世代传承,必须大量起用在前线具有民意敏锐度的青壮世代,担任党内核心职务,参与党内决策过程,及深耕在地,倾听人民声音与扎根,人才为主、数据为辅,蹲点艰困选区,向选民展现扎根地方的诚意与决心等。 

但江启臣倘能当选,将会遇到许多艰困。他能否具有魄力和能力领导国民党改革,是首要问题。如果他能像台中市长选举时那样高风格,礼聘郝龙斌出任副主席,协助他处理党务,相信大有裨益。至于国民党每月三千万元的财务缺口,幸亏他有个财力丰厚的前“立委”岳父刘盛良“罩住”。实际上,吴敦义就曾向刘盛良“度水”支付党工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