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富权:蓝绿政客尽现丑陋众生相

中评社香港2月7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在中国国民党“七人小组”的积极沟通协调,及大陆武汉台商徐正文的热心联络运作之下,二百七十四名台商及其家属以“春节包机”方式,自费乘坐东方航空公司的班机顺利返台。这本来是美事一桩,就连蔡英文也予以好评并表达谢意。但讵料突然风云变色,因为蓝绿各方政客的搅局,而导致后续的班机嘎然停止,九百多名被困在湖北的台胞及其已经取得台湾地区居留权的大陆配偶,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在明日之前全部陆续返回台湾。眼看明日就是“春节包机”实施期的最后一天,过了明日之后,他们的返台就必须以“两岸协商”的方式进行协商了。而在目前蔡英文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制度性联络机制“停摆”的情况下,他们将返台无期,等于是蔡政府以政治挟持滞留于湖北省的台胞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看来,有必要将“春节包机”是实施期限延后,但以运用于接载滞留在湖北的台胞为限。 

这场风波,暴露了蓝绿政客的丑陋众生相。首先,是陆委会以政治化的手段处理人道及人权问题。本来,陆委会是意图籍着接返滞留在湖北的台胞的机会,促成两岸“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协商,至少也是海峡两会的协商,甚至是采用“撤侨”的模式,以凸显两岸关系是“国与国关系”的。但由于国民党“七人小组”启动“国共平台”与中共中央台办沟通并达成默契共识,武汉台商协会副会长徐正文以“湖北台湾同胞返台后援会”会长的名义对滞鄂台胞进行联络,成功将第一批滞鄂台胞接回台湾后,虽然蔡英文予以正面评价并表达谢意,但苏贞昌和陆委会却粗暴阻扰后续的几个“春节包机”航班执飞。尽管其籍口多多,但归根结底就是陆委会主委陈明通的一句话,不能绕过“公权力”。也就是说,还是要藉此,“挟迫”对岸恢复两岸协商谈判,及恢复马英九时期陆委会与国台办的制度性联络机制。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陈明通在台湾大学任教授时,曾经多次到过大陆,并与国台办官员及涉台学者专家有频密接触交流,应当明瞭大陆方面的对台政策。既然如此,他在蔡英文拒绝承认“九二共识”的背景下,即使是面对滞鄂台胞返台的人道及人权问题,仍然坚持要以“公权力”协商处理,就等于是“不准”这些台胞返台,剥夺他们的基本人权。 

陆委会的阻扰,还体现在“技术”层面上。就是籍口第一批返台人员中,有三人并未在名单上,而且不符合内“临时出差到大陆、长期用药、年长年幼者优先”的条件,甚至还透过媒体放风说,“有数十人并非是台湾籍,安排者塞了中国籍配偶、家人,看到名单傻眼!”另外,更是抓住返台台胞中者有一人测出了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来大做文章。 

其实,大陆方面在这批台胞登机前,已经进行过三次测温。因而其中一名在返抵台湾后才测出阳性者,应是所谓“隐性患者”。这也正是这次疫情的一个重要特点,这能批评大陆方面“故意放行”吗?台湾方面不也是在机场测温,但入境过关之后才发病的吗?难道“卫福署”的工作人员也是“故意放行”?

从情况看,相关组织工作有些紊乱。一方面,台湾当局根本不可能派出人员前往武汉进行登机的组织工作;另一方面,滞鄂台胞都急于返台,但基于逗留地分散,通讯、交通等条件不便,难以精准到好像正常班级那样核对,并完全做到“优先者先行”。既然按照国共双方的默契共识,在二月八日之前,陆续以八个班机将九百多人都接回台湾,即使是“优先者”未能乘搭第一班机,也可乘搭以后的各班班机,也就是相差一两天的时间而已,争论谁先随后其实是并无多大实质意义,尤其是在疫情灾难的“兵荒马乱”时期而言。 

台湾当局曾经以第一批返台者中有数十名非台湾居民大做文章,甚至还说是“偷渡”。但陆委会法政处长蔡志儒昨日在出席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时澄清,他们都是陆配,多数是跟着先生或带小孩回来,并也都具有台湾地区的居留证。而且他们本来也在返台调查登记名单中,因而他们本来就可以回来,但回来后必须配合居家检疫十四天。蔡志儒的这个澄清,是实事求是的,但也反衬了最初的说法,是多么的不顾事实,甚至悖逆人性。 

“卫福部长”陈时中的表现,更是令人莫名其妙。他在谈到第一批返台滞鄂台胞中,有一人被确认为新型肺炎的患者时,竟然多次哽咽落泪。表面上,是“悲心大发”,但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不是“立委”等民意代表,而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的指挥官,主帅在战场上没有流泪的权利。实际上昨日就有“立委”批评他此举是造成人心慌乱。 

国民党“七人小组”与中台办达成以“春节包机”的方式接回滞鄂台胞的默契共识后,具体的实务操作,由湖北省和武汉市台办,及当地台商协会出面进行。徐正文藉着本身也是武汉台商的关系,及熟悉武汉情况的有利条件,以个人身份打出“湖北台湾同胞返台救援会长”的旗号,进行联络协调,这是个人的热心行为,无可厚非,其实更应该表彰。 

但问题是必会混乱,难以做到精准。而且也不排除他也混杂着要为参选国民党中常委“拉票”的私心。实际上他已经前往国民党中央领取参选中常委的表格。但他在第一批滞鄂台胞返台后,就忘乎所以起来,发表了一些超逾个人权责的话,让民进党当局抓住了“把柄”,大肆批评。而国民党中央也连忙与他撇清关系,宣布对他实施“停止党权”的处分。 

看来,徐正文是无法参选中常委了。这除了是他在领表时,没有按规定递交相关证明文件,因而被宣布不具参选条件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被国民党作出了“停止党权”的处分。因为既然已失去党权,就没有资格参选中常委了。而且在停权期间,也没有资格在党主席补选及中常委选举中,行使投票权利。 

但国民党中央因此而宣布不再介入此后的以“春节包机”方式接回滞鄂台胞的行动,却让人感到莫名其妙。国民党中央可能以为,其责任只是与中共中央台办达成相关共识,余下的具体操作实务,不关其事,实际上国民党中央昨日就声称“七人小组从未干涉包机乘客名单”。在徐正文受到责难的情况下,这岂非是要把接回滞鄂台胞的后续事务的主导权,“拱手相让”给陆委会,从而让国共两党在此议题上的初心“破功”? 

其实,“七人小组”成员中的大陆事务部主任周继祥,早在李登辉时期就是海基会的主任秘书,马英九时期也曾任海基会副董事长兼副秘书长,参与两会协商实务,并曾在国民党第一次在野时,将陈明通奉陈水扁之命撰拟的《“中华民国”第二共和“宪法”(草案)》送交国台办“参阅”。既然这么有人脉关系,是应当而且能够扛起这个责任的。这不但是为滞鄂台胞的健康福祉,也是其个人展现其才能的最佳时刻。